(免费阅读)祁越林半月小说叫什么 祁越林半月小说

2021-09-15 21:01

祁总,你离我远一点

推荐指数:10分

祁越林半月是著名作者三月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内容主要讲述祁越第一次见到林半月的时候,小姑娘自闭又带着不符年龄的冷漠。黑的透亮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厌世感,他不喜欢,却记住的当下那一刻的感受“有一美人,清扬婉兮。”很多年很多年之后。林半月站在他的对面,瞪着质问他:“祁越!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老早就对我不怀好意了!”祁越看着眼前已经成为自己妻子的人,调整了一下懒散的坐姿,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轻叩着膝盖,一双桃花眼微敛,藏不住的薄薄笑意:“不是,”“嗯?”“是见色起意。”“你!”林半月怒的要打他。祁越抓住她的手握在掌心,看着林半月:“也是深思熟虑。”

《祁总,你离我远一点》 第5章 免费试读

第二天上午十点。

林半月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昨晚的记忆慢慢回到脑海里。

猫女郎,小护士,再来一次......

林半月咬着唇,伸手按在自己的脸颊上,忍住大喊的冲动,深呼吸:“林半月你昨天是作了什么孽了......”

她,林半月整个娱乐圈最具魅力当家小花旦!昨天晚上居然向两个男人表白,而且都被毫不留情的被拒绝!这件事情万一被外面的人知道,她面子往哪搁?!

从浴室出去,林半月越想越气越想越恼,最后觉得胃都气疼了。

祁越的别墅她已经有很久没有在踏足过了。

昨天晚上的记忆到最后,她完全没有一点印象,也不知道祁越是怎么把自己带回他家的。

卧室里还是她以前常住的模样,甚至连摆在阳台桌子上的水壶都还装着水摆在原来的位置。

林半月看着这些东西,厌恶的情绪毫不掩饰的露出来,从卧室出去。

楼下,保姆阿姨正在做早餐。

听见脚步声,保姆阿姨连忙从厨房出来,走到林半月身边:“小姐,您醒了啊,您先坐一会,早餐马上就好了,我先给您把牛奶端来。”

林半月没有因为保姆阿姨的话停顿,也没有看保姆阿姨一眼,直接往外走。

保姆阿姨顿了一下,跟上去:“半月小姐,先生说让你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

林半月的动作因为保姆阿姨的这句话稍微停顿了一下,转头看了保姆阿姨一眼,很淡的勾了一下嘴角,伸手按下门把手:“祁越什么意思?休息一段时间的意思是想像从前一样把我关起来?”

“小姐。”林半月话落,打开门还没走出去,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便站在门口拦住她的去路:“抱歉,先生说让你这几天好好的在家里待着。”

“让开。”

两个保镖不动。

林半月终于看抬眼看他们,满脸的冷意:“我让你们滚开!”

“抱歉,小姐,这是先生的吩咐。”

保镖的态度让林半月心里压着的火,猛地就涨了起来,抬手把玄关柜子上摆着的一个青花瓷给摔在地上:“我在说一遍,给我滚开!”

花瓶碎在地上的声音让站在林半月身后的保姆阿姨瑟缩了一下,两个保镖却依然孑然不动。

林半月怒极,冷笑的看着两个保镖,点了一下头,:“行,不让是吧?”

说着林半月便转身快速往二楼书房去。

走到门口,她伸手去开门结果打不开,便用力的拍门:“祁越,你给我出来!”

“你出来!你有什么资格限制我的自由!”

“你给我出来!祁越!”

书房门被敲的“砰砰”作响,保姆阿姨一直跟在林半月身后劝:“小姐,您休息一下吧,先生不在家,要晚上才回来。我给您做了......”

保姆阿姨的话还没有说完,林半月忽然转头去祁越的卧室。

“小姐......”保姆阿姨立即跟过去,林半月已经摔了好几样祁越卧室里的东西:“小姐,您......您别摔了......”

“出去,别跟着我!”林半月随手又拿起一件东西砸在地上。

保姆阿姨阻止,但是根本阻止不了。

很快,林半月就把祁越的卧室摔的差不多。

保姆阿姨正想松口气,林半月又从祁越墙壁的暗格里摸出来一把钥匙。

“小姐,先生的钥匙不能拿的。”保姆阿姨急忙去拦。

“是吗?”林半月冷笑一下,盯着钥匙看了几秒,大步朝书房。

“小姐。”保姆阿姨晚了一步,林半月进去了,她只能站在书房门口着急的说:“先生不喜欢别人进他的书房,您出来吧。”

“他不喜欢别人进他的书房,我讨厌别人限制我的自由。”

“我只不过是在以其人之身还至其人之道而已。”

林半月说着已经打开书房门进去,并从里面把房门反锁起来。

很快,里面便传出来砸东西的声音。

保姆阿姨站在门外面劝了很久,一点回应都没得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摔东西的声音渐渐没有,最后只剩安静。

保姆阿姨渐渐有些担心,怕林半月有什么事,连忙去告诉祁越。

重新回来的时候,保姆阿姨带着两个保镖。

“小姐,您从早上就没有吃饭,现在已经快中午了,我给您做了您爱吃的菜,现在给您送进来好吗?”

保姆阿姨端着餐盘,话说完等了一会,依然没有得到回应。

两个保镖互相看了一眼,让保姆阿姨往后退了退“嘭”的一声,把门踹开。

书房里已经看不出以前的样子,所有能摔的能破坏的都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保姆阿姨连忙进去,林半月安安静静的背对着他们。

以为她气消了,保姆阿姨试着走进她,走了两步后,视线落到她垂着的手上,倒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抖:“血!小姐,你的手......”

林半月冷着脸慢慢转过身来,露出被玻璃碎片割伤的手腕,鲜血顺着掌心一直流到指尖滴在地上。

她不喜欢祁越。

她讨厌他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一副要教化她的样子,让她恶心至极。

“告诉祁越,要么让我走,要么让我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