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乔夕月阿琰最新 乔夕月阿琰第005章

2021-07-22 21:00

野人首领霸道宠

推荐指数:10分

乔夕月阿琰是作者羽七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医学博士乔夕月穿了,还悲催的成为待价而沽的奴隶。更悲催的是:有人要她才是奴隶,没人要她就是饲料。这是个兽吃人、人吃人,就是她没饭吃的破远古。这个野人为啥抱她走?为啥要亲亲?为啥对她这么宠?小奴隶转身变成大神医,把整个部族推向巅峰。野人老公:生娃?听媳妇的。誓要把我媳妇宠成娃。

《野人首领霸道宠》 第005章 再挑剔就揍你 免费试读

阿琰听不懂乔夕月的话。但是看着那委屈巴巴的眼神,心疼的将她抱起来,忍不住亲了亲那粉粉的唇。

乔夕月怔了怔,心里忽然欢喜:阿琰很聪明啊,居然学会了用这样的方式哄着自己。

“我有点喜欢你了。”乔夕月趁着阿琰听不懂,小声的表明一点点心意。一双细弱柔软的手臂抱住阿琰的脖子,说:“你要学会对我好。”

“好。”阿琰开始学乔夕月的发音,而且他好喜欢用这样嘴唇相贴的感觉。

明明心脏会“砰砰”的乱跳,比他追赶野兽的时候还要紧张;可是又觉得好甜美,比吃了蜜糖的时候还要高兴。

这时,小麦子跪着把食物捧上来,然后又跪着退了出去。

阿琰抱着乔夕月坐下,就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头。

这个女人太瘦了,腰那么细,胳膊、腿也瘦的没有什么肉,他要让她胖一点。

起码要看到她脸色红润,也有力气奔跑才行。否则部落迁徙,她怎么能够跟得上。

“吃。”阿琰伸手拿起石片上的一块肉,送到了乔夕月的嘴边,说:“你是我的女人,以后你每顿都有肉吃。”

乔夕月一开始没看清那是块带血的肉,因为山洞太黑了,所以只嗅到一股子血腥味。

当那块又凉又软,还滑溜溜的肉沾到唇边的时候,她没忍住“呕”的一声差点吐出来。

“拿开。”乔夕月一手捂着嘴,一手推开了阿琰的手,缩在他怀里使劲儿的摇头。

“吃,长的壮实点。”阿琰不明白乔夕月的意思。

这块肉是野兽身上最好、最嫩的胸口肉,她为什么还不满意?

乔夕月勉强听懂了“吃”这个字,吓得连连摆手:“不吃生的,不要。呕。”

再次干呕,乔夕月只能一把推开阿琰,跌跌撞撞的从他怀里站起来就跑。然后蹲在山洞外,大吐特吐起来。

两天未进食,乔夕月的胃火烧火燎的疼,一阵阵的泛酸水,什么都没吐出来。

阿琰听见呕吐声愣了愣,下一刻喜上眉梢。

他快步跑出来,一把将乔夕月抱进怀里,大手放在她的肚子上。

乔夕月懵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连连摆手:“不是,你想多了。”

但阿琰已经欢喜的大叫,催小麦子快去把诺娜找来。

诺娜已经睡下了,被小麦子一路又拉又拽的拖到首领的山洞,这才明白阿琰要自己做什么。

“不用检查。”诺娜打个哈欠,摆了摆手说:“她不会怀孕的,起码现在不会。”

“什么?”阿琰瞪起眼睛,说:“可她刚才吐了。”

“首领,您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吗?”诺娜问。

“是。”阿琰点点头,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堆兽皮,说:“她很疼,有血迹。”

乔夕月:“……”没脸了。你们能不能听我说一句?我没怀孕。

“除非她和您在一起之前,有过别的男人。”诺娜说:“否则就算今天怀上了,也要下个月才有反应。”

说完诺娜打着哈欠又回去睡觉了。整个部落里,也只有她敢这样对首领。

因为她是部落里唯一的巫医。多勇士的孩子,都是她亲手接生的。而其中的一些孩子,将会成为部落未来的勇士。

“对了。”刚走出山洞的诺娜又回头,说:“或许她只是不爱吃肉。”

阿琰瞪着乔夕月,又看看放在石片上的肉,然后对小麦子说:“去拿一杯兽奶来。”

“是。”小麦子又跑了出去,因为太着急还绊了一跤。

乔夕月本来想要去扶,结果一抬头就看见白天那个凶巴巴的老女人又来了。

她赶紧后退,躲在了阿琰的身边。好汉不吃眼前亏。

“这么晚了,折腾什么?”阿姆走进山洞就瞪着乔夕月,又对阿琰说:“你不是想让她尽快怀上孩子吗?为什么她还站在这儿,而不是睡在你的怀里。”

“阿姆,她两天没有吃东西了。”阿琰心疼的看着乔夕月,说:“这样的话,她连这个冬天都活不过去。”

阿姆说:“她瘦的连一只黄羊都换不来。也只有你喜欢她那软绵绵的身子和白皙的脸蛋。”

其实阿姆从第一眼看见乔夕月,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天生的贱骨头。虽然她当时脸上有血迹,身上被捆着藤蔓,但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就很勾人。

当阿姆看到被洗干净的乔夕月,那么纤瘦娇小,皮肤又白又滑,小脸也非常好看,就知道阿琰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女人的。

而现在,又是这个女人折腾到半夜不睡觉,让阿琰为了她要这要那,简直就是个祸水。

“她死了也是天意。身子骨弱的女人,就不该浪费粮食。“阿姆用手里的权杖在地上一顿,对阿琰说:“如果你要做好龙卡部落的首领,就不能把心思放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阿姆,我喜欢她,我只要她。”阿琰说着,把乔夕月揽在了怀里,说:“我要给她温暖,让她撑过冬天,好好的活下去。”

乔夕月虽然一句也听不懂,但她看到阿琰当着老女人的面把自己抱在怀里,再看看他深沉而果敢的眼神,心里暖哄哄的。

不用听懂但也能明白,这个男人在维护自己。

“哼,一个女奴而已。”阿姆冷笑一声,说:“迟早你会腻的。”

阿姆是个女人,她懂男人看女人的眼神。阿琰虽然是自己生的,可他已经成长为最凶悍伟岸的男人,是龙卡部落最厉害的勇士和首领。

所以先顺着他吧,但这个女人……不能久留。

阿姆转身要走,正好看见小麦子捧着木头碗回来,碗里是白白的兽奶。

阿姆忍不住又转头看了乔夕月一眼,那眼神里有些意味不明的东西。

乔夕月的身子一缩。直觉告诉自己,这个老女人要使坏。

阿琰却没有注意到阿姆的眼神。他接过木碗送到乔夕月的嘴边,板着脸说:“快喝吧。再挑剔我就揍你。”

乔夕月确实饿了,接过木碗就“咕噜噜”的喝了下去。

虽然有点腥味,但总好过吃生肉吧。而且好像是刚挤出来的,还有点热乎乎的,胃一下子就舒服多了。

阿琰笑了,大手顺过乔夕月的头发,说:“乖,不要怕,我舍不得揍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