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穿成大佬的豪门弃妇后宴清霍骁小说免费试读

2021-07-22 18:01

穿成大佬的豪门弃妇后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角色名是宴清霍骁的名称叫《穿成大佬的豪门弃妇后》,这本书是作者翼待时飞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宴清穿书了,成了总裁文里的恶毒女配。丈夫霍骁和妹妹宴翎青梅竹马,天生一对,作为两人的绊脚石,接下来,她会一路作死——被霍骁抛弃,陷害宴翎遭众人唾弃,献身男配被退货辱骂......最终达成绝症暴死人人称快的悲催下场。宴清:???冤枉啊,她可是原书男女主头号cp粉,女主超级亲妈粉!她这就和霍骁离婚,把狗男人送给女鹅,努力撮合他们在一起!如愿以偿离婚后......矜贵影帝手捧鲜花邀她共舞;国民爱豆人奶声甜向她表白;商业巨贾千金豪掷博她一笑。霍骁站在一旁捏着婚戒,看众星捧月般的前妻:“......”他现在求复合还有机会吗?

《穿成大佬的豪门弃妇后》 第2章 免费试读

高烧已退,深夜零点,宴清驱车开往帝景。

车水马龙,人潮熙攘,霓虹多彩迷人眼,烟城愈夜愈繁华。

想去见恩雅的刹那,宴清已做出选择。

男人变心,如大雁飞出关外,再难觅其踪影。

何况一开始霍骁的心就不在她这。

书里的宴清非他不可。

书外的她只是读者,局外人,霍骁与宴翎演好他们二人电影即可。

她不必蹚这趟浑水。

但不爱霍骁这事,只能她一人清楚。

她知道,越是对某人求而不得,在那人身前姿态便越发矮上半截,惹他轻贱。

她对霍骁的爱是无形的枷锁,锁得愈紧,他愈会铁了心要离开她。

正合她意。

所以,对霍骁痴情的人设,不能崩。

帝景,烟城知名娱乐会所。

103包厢。

“来了,之前怎么约你都不肯出来。”

宴清进来后,恩雅先上来热情抱住她,然后把身旁两人介绍给她认识,“陆喋,江子豪,公司刚签的两个新人,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宴姐好。”

两个男孩忙打招呼。

二十出头,嫩得掐出水的年纪,眼睛清澈,笑容明媚,肌肉漂亮,身材颀长。

声音又奶又甜。

扑通扑通,宴清听见自己的心在跳。

她轻咽口水,端庄克制地向他们点头,“你们好。”

好想给霍骁这狗男人戴帽子怎么办?

忍住,得加快和霍骁离婚的步伐,到时海阔凭鱼跃,任她这个单身小富婆如何逍遥......

“今天的事我都听说了。”恩雅打断她的绮思,“宴清,你还好吗?”

“我没事。”宴清脸微微泛白,垂下眼眸,一缕发丝捎到耳后,做足隐忍悲痛的模样,“我不甘心,我不会把霍骁拱手让人的,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让他爱上我......”

恩雅怒其不幸,摇头道:“我还以为你想明白了,怎么事到如今还执迷不悟......”

“你不是说有好本子给我看?”宴清显然不想多谈此事,打断她换了话题。

恩雅双眼一翻,丢给她一个剧本。

“《凤鸣江山》,狠辣乖张的女二,对男主求而不得,掀起一阵阵狂风暴雨。”

求而不得。

恶毒女配。

宴清眼皮狂跳。

她现在就在演这种角色,怎么拍戏还拍这种?

“我不要。”

宴清反手把剧本推回去,“我要演女一,演反派多不讨喜。”

“大姐,你三年前为了和霍骁结婚,不声不响退了圈,娱乐圈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年年流量换新人,您当年在圈里还没拼到一线,刚复出就想在大饼里讨个一番,做梦呢?”

恩雅和她讲道理,“这第一,《凤鸣江山》是年度IP古装巨制,拍出来必火,女二戏份不轻,有话题度,可以为你的复出造势。”

“第二,男主是近来风头正盛的影帝商越,你和他之间擦出的火花不比和女主的少,何况有些亲密戏,你和他有,女主都不一定有。”

“为什么?”

“女主是清纯人设,亲密戏拍多了会崩。”

商越。

名字有点耳熟。

宴清忖了忖,想起这位是书中深情男二,中后期追女主追得死紧,‘宴清’曾勾搭过他,没有成功,反遭羞辱。

她现在一点不想和男女主及其相关人等扯上关系。

恩雅看出她拒绝的意思,又说:“我还没说第三个理由呢。”

“你再说什么我对这部戏都已经......”

“商越超级性感帅气,剧里面你们有吻戏水下戏湿身热吻......”

话音刚落,恩雅打开手机,一张高清4k***怼到她面前。

看到照片刹那,肾上腺素飙升,宴清咽下即将脱口而出“没有兴趣”四个字,话锋一转,“嗯,我想,我可以再考虑一下......”

离包厢不远处的卡座上坐了不少人。

漂亮可口的生日蛋糕上插满蜡烛。

宴翎穿纯白小香裙,打扮十足像童话里的公主。

众人为她点亮蜡烛,给她唱生日歌。

欢声笑语里,她偷偷觑角落里不合群的男人。

气氛热暖,男人早已褪.去阿玛尼西装,只着白衬衫,领口松垮。

修长指尖夹着香烟,慵懒靠于沙发一隅,面部线条雕刻分明,肤白胜瓷,俊美非凡。

他捉到了她的偷窥,促狭轻哂,卷而翘的睫毛配合桃花双眸闪动,瞬时让她的心跳从乡间牛车飙上高速公路。

心跳里,含着苦涩。

如果他不是自己的姐夫,该有多好。

“宴翎,许个愿吹蜡烛吧。”众人催促。

“我,许愿,可以吗?”宴翎咬唇。

她从前没怎么吃过生日蛋糕,不知道还要许愿。

不知不觉,男人已站到她身后,声音温柔得像片羽毛,“想许什么愿望都可以。”

宴翎转头,怯怯地看着他,不合时宜地提到一个人,“姐夫,你不陪在姐姐身边,她会生气。”

毕竟这是他们第三年结婚纪念日。

霍骁眉眼微沉,转而一瞬不瞬望着她,像没听见她扫兴的话,“宴翎,祝你二十二岁生日快乐,许愿吧,你的每个愿望必会成真。”

宴翎的脸更红了。

她不再说什么,抿着唇,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只盼望,从此之后的每个生日,都能有霍骁陪伴。

切完蛋糕,众人分食。

宴翎有些不习惯如此热烈的气氛,向外走。

她看到地上颀长的影子,知道是霍骁默默跟在身后,不由得勾起唇角。

牵起的笑意却在看到一个人后骤然消失,“那不是......姐姐么?”

霍骁停下脚步,随宴翎的目光看去。

洗手间门口,一个英俊帅气的年轻男孩正堵着他名义上的妻子不放。

恩雅带来的小奶狗之一,陆喋,在向宴清索要联系方式,“宴清姐,可以把你的微信给我吗?”

小帅哥,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鸭!

宴清心中狂吼,碍于人设和前辈形象,又不得不故作矜持,“我们好像才第一天认识,你要我微信做什么?”

陆喋向她走近一步,激动得她往后靠准备接受他的墙咚,“宴清姐,其实我......”

“宴清。”

一道极冷的声音打断两人间的暧.昧气氛。

谁叫她?

宴清微怔,侧目,先看见的是宴翎。

她整个人不由自主激动起来。

女鹅!

果然和作者笔下写得一模一样,长得是清纯漂亮又可爱。

宴清眼睛发光,以看闺女的眼神打量她。

虽说看书时,恶毒女配名字和她一模一样让她膈应,但不妨碍她代入女主宴翎。

作者妥妥后妈,迟迟不让宴翎和霍骁修成正果,她追书期间郁闷不已。

两人在大结局开车,她和其他书粉一样高兴得放鞭炮庆祝。

宴清看宴翎的眼神过于热烈,后者从未受过姐姐这样的注目,又惊又怕地后退几步。

霍骁直接挡在她身前,警戒地望着宴清。

宴清这才看见她的便宜老公。

只一眼,她便倒吸口凉气。

霍骁这般皮相......

难怪书中宴清对他又爱又恨。

“管家说你高烧不退,昏迷不醒。”霍骁噙着冷笑,笑意饱含讥讽,“你现在却在这里活蹦乱跳。宴清,你真是改不了骗人的本性。”

长这么好看,声音还这么好听。

说出的话怎么比屁还臭。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宴清想起来,霍骁在说原书台词。

照原书剧情,‘宴清’听说霍骁为宴翎庆生,当即杀过来,当着霍骁的面扇了宴翎一巴掌,差点把人打到地上。

霍骁震怒,抱着宴翎就走,与她冷战数月,在此期间与宴翎感情急速升温,和她的婚姻摇摇欲坠。

她没想按情节走,本是想来见恩雅,误打误撞,还是走上了书中剧情。

就是在霍骁说完这句话后,宴清大受刺激,给了宴翎一下子。

三人间的争执已引来不少人围观。

气氛都烘到这儿了。

不打好像都对不起自己。

宴清这样想着,打算照着原书走,刚抬起手,余光瞟到霍骁左手中指光秃秃的。

结了婚的狗男人连个婚戒都不戴。

宴清想起没生病住院前,天天在办公室里撩她的中年油腻上司,也是这样不戴婚戒,骗了多少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

恶心。

渣男。

无耻。

回想霍骁对她用了多少冷暴力,招惹的无数绯闻,昨儿刚把她扔进泳池里......

一时怒从心起。

“啪”的一声。

宴清抬手,用尽毕生力气,扇了霍骁一耳光。

打宴翎?

打女鹅她下不去手,会心疼。

打霍骁,她舒服,高兴,爽快得紧!

担心宴清会伤害宴翎,霍骁牢牢把宴翎护在身后。

却没想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人,毫不留情扇了他。

霍骁愕然之余免不了惊讶,目光沉沉地望着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