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主角宋映晚殷修澜小说 宋映晚殷修澜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2021-07-20 06:01

《穿成摄政王第八任短命王妃》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宋映晚殷修澜的小说是《穿成摄政王第八任短命王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风不凉凉所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处理掉了吗?”“已经拖出去了。”一身黑衣的暗卫绕屋子转了几圈,看着一旁柱子上飞溅的血迹,皱了皱眉。他身后一身丫鬟扮相的女子上前低声道:“夜枭大人,这次毕竟是丞相府的千金……就这么扔出去不太好吧……”...

《穿成摄政王第八任短命王妃》 第一章 我又活了? 免费试读

“处理掉了吗?”

“已经拖出去了。”

一身黑衣的暗卫绕屋子转了几圈,看着一旁柱子上飞溅的血迹,皱了皱眉。

他身后一身丫鬟扮相的女子上前低声道:“夜枭大人,这次毕竟是丞相府的千金……就这么扔出去不太好吧……”

夜枭面无表情的脸上刚扯出一丝冷笑,还未开口,忽的,外面传来几声惨叫。

“啊!”

“啊啊啊!诈尸了!”

屋里二人面色大变,几步跨出去,循着声音到了院廊里。

丫鬟小厮们屁滚尿流的四散奔逃,而青石地板上,一身大红色衣袍的女人正慢慢的爬坐起来,扯掉了还盖在头上的红盖头。

她的额头中间还有个血肉模糊的窟窿,鲜血正汩汩的顺着她空洞无神的眼流下来。

二人猛地后退了一步,脸色也变得非常不好。

“红妆!”夜枭低吼一声。

名为红妆的女子也面无人色,这怎么可能!她亲自探得得脉象,明明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宋映晚听着耳边嘈杂吵闹的声音,头疼欲裂,无数画面毫无征兆的急速闪过,像漩涡一样绞的她几欲呕吐。

脑子怎么这么痛?她伸手,摸了满手的血。

“救救我……救救我……求求你……”

脑中传来悲伤欲绝的恸哭,声声泣血,胡乱的画面划过,眼前影影绰绰是个女人的脸。

“我要……怎么做?”宋映晚拼命抵抗昏沉的意识。

“帮我……报仇……”

“好。”

话音刚落,所有的景象瞬间烟消云散,意识猛地坠入清明。

宋映晚睁眼,在满眼血雾中,看见了眼前的青砖黛瓦和远处满脸惊恐的丫头们身上的绉裙银穗,大脑宕机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她这是……成功了!

她一个翻身站起来,激动地往前走了两步。

四周突的又响起丫鬟们的惊声尖叫和乒乓杂响,宋映晚还眼睁睁看着远处那个一身黑的男人转身就跑。

不过她已顾不得这些,她是C国重秘科研小组中的一位顶级特工,他们对于虫洞穿梭的研究已经耗时好几年了,这一次终于决定亲身试验,每想到真的成功了。

想来,那些碎片一般的场景都是空间穿梭时的印记,也就是说,现在她掌握了这个世界的发展脉络。

她激动地迈步走了一段,结果没想到这具身体竟然虚弱无比,眼前忽的昏沉,宋映晚就这么又直直的倒了下去,昏过去时脑子里还不忘咒骂:真他大爷的出师不利。

“王爷!不好了!”来人慌张推门而入,惹得红烛攒动。

帘帐里垂眸读书的人影不虞的迈步走出,冷着脸看了过来,“何事慌张?”

夜枭向来稳重,但起死回生的事谁也没经历过,难免乱了阵脚。

“禀王爷,那个丞相府的千金,她……她又活过来了!”

男人高大的身影微微凝滞,紧紧皱起了眉,“活了?”

夜枭跪着深深埋首,表示了自己所言非虚。

男人抖了抖衣袍,缓步走到光线处,露出了他惊为天人的面容,只听得他气定神闲的声音。

“倒是有趣,本王亲去看看……”

殷修澜跟着夜枭,往专门给王妃准备的院子里去了。

坊间传言摄政王克妻,已经死了七个了,有三个是被抬进门之后死的,剩下的都还没进门就没了,不过即便如此,殷修澜这还是第一次往这个院子里来。

周围的丫鬟仆人们都跑光了,一身大红的女子直挺挺的躺在青石小路的正中央,头上骇人的血窟窿还流着血,也确实是诡异得很。

殷修彦丝毫不怕的走上前,倒是跟在后面的夜枭犹犹豫豫的不敢上前。

年轻的摄政王半蹲下身,手指虚搭在宋映晚的手腕上,在阳光下看去,他的皮肤近乎透明,竟是比倒地的女子还要白上几分。

“苟延残喘罢了。”殷修彦站起身,从袖中拽出一条锦帕,仔仔细细的将手指一根一根的擦拭,“兴许是回光返照,找人给抬回丞相府吧,给他们个发丧的机会。”

说着,将手中的帕子一扔,锦帕飘飘摇摇的落到了宋映晚身上,殷修澜兴致缺缺,没再看一眼,懒懒散散的溜达走了。

既然主子都这么说了,夜枭也不敢再耽搁,但又对宋映晚“诈尸”的印象深刻,没敢多动,只让人拿个架子抬去了丞相府,为了面上表示表示,还送了个大夫过去。

这头殷修澜出了院子,命人备了车,往皇宫里去了。

几个摄政王妃都是皇上陆陆续续赐婚下来的,他不在乎死了多少人,就是每次都要来皇宫“告罪”实在是让他觉得麻烦得很。

殷修澜到了皇帝寝殿外,却被告知皇上此时正在御花园,殷修澜转了步子,往那边去了。

远远地,就看到一身明黄的男人盘腿坐在地上,正摆弄着从西域那边传来的木质机关小玩意儿,旁边围着一众太监,急哄哄的劝说着陛下莫要在地上受了凉。

当朝太子殷景明充耳不闻,手里翻弄着,忽的,“咔擦”一声响,一根木棍断裂了,原本安安静静的殷景明突然暴怒起来,将手里的小机关直接摔碎在地上,站起身一把拽住身边一个小太监的领子将人拎了起来。

“是不是你,啊?是不是你!?”

小太监被突如其来的怒吼质问吓得面色惨白,也不知暴怒的陛下问的什么,只知道慌乱无措的摇头,“不……不是奴婢,不是,陛下冤枉啊……冤枉啊……”

“是不是你!?快说是不是!?”

殷景明满脸狠戾,直接一把将人抵在了柱子上,单手掐住小太监的脖子怒吼,将人掐的面色发紫,濒死挣扎。

周围的下人全都跪俯在地上,额头抢地,身子抖如筛糠,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被掐住的小太监脸色涨的越来越红,挣扎也越来越弱了,而殷景明眉间的郁气却愈来愈浓,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样子。

这时,突然响起一声平静清朗的声音。

“臣,参见陛下。”

小说《穿成摄政王第八任短命王妃》 第一章 我又活了?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