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苏皖陆羽婷小说最新 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完整版

2021-07-19 21:00

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角色名是苏皖陆羽婷的书名叫《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 云雀所编写的重生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苏皖一朝惨死,发现自己是一本书里的N线女配。重来一次,她发誓要让害死自己的渣男贱女付出代价,却没想到不得不被迫走剧情,如若不从,就要抽风。为了保住性命,她只好兢兢业业地充当不讨好的白莲花女配,努力不崩人设,走剧情,还要时时刻刻惦记自己牢底坐穿的be结局,苏皖欲哭无泪,辣鸡作者!毁她青春!结果一着不慎招惹了从未出场但威震整本书的幕后大boss,从此日日夜夜被对方惦记。

《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第5章 去她家搜集证据 免费试读

苏皖停住,转过身看他。那张脸逐渐和几个月前那张狞笑的脸重叠在一起,费了好大劲,她才压下上去给他一巴掌的冲动。

陆羽炀从她的眼里捕捉到一丝恨意,不由得皱眉。

“有事吗?”苏皖问。

忽略心里的异样,陆羽炀道:“我知道你和挽挽是好朋友,无法接受她突然离世。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理解一下,以后请尽量少出现在我爸妈面前。你和挽挽关系好,名字又一样,老人家容易触景生情。”

“是吗?不过我不这么觉得,我倒是觉得能给他们一点心理安慰,就算只是当替身我也愿意。”

陆羽炀冷脸,“你和挽挽好歹是朋友,就这么不顾及她爸妈的心情?还是说,你接近我爸妈是别有目的?”

苏皖冷笑,“自己什么样,看别人就是什么样。陆先生这么笃定我别有目的,怎么,难道你是吗?”

毫不客气的话,陆羽炀确定了,这个苏皖对自己有意见。

只不过为什么?

他记得自己从来没有得罪过她,甚至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难道……

苏挽之前和她说过什么?

陆羽炀不确定苏挽是什么时候发现老太太的死不对劲的,在她来质问之前,到底有没有告诉过别人?

望着他渐渐变化的眼神,苏皖只想冷笑。

“陆先生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我还有事。”

想继续欺骗爸妈,骗取苏氏,陆羽炀,你就做梦吧!

她转身,不顾身后的人,直接离开了。

——

苏皖从暂住的酒店退了房,提着行李箱站在大马路上沉思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去闺蜜晏星辰那儿蹭蹭。

原身苏皖所在的苏家是宁城苏氏的旁支,家里也是一团糟,她暂时不想回去,所以只能先去找闺蜜住一段时间,再慢慢找房子。

晏星辰是她和“苏皖”的好朋友,当年三人在一个大学,天天同进同出,关系尤其好。只不过原身苏皖在大三的时候突然出国,和国内的联系就少了些。

半小时后,苏皖出现在晏星辰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窸窸窣窣一阵,门打开,晏星辰披着毛毯,头发乱糟糟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小碗?”

因为“苏挽”和“苏皖”读音一样,当年为了区分,晏星辰按照年龄,管“苏挽”叫“大碗”,而“苏皖”是“小碗”。

现在她是苏皖了,自然就是小碗。

苏皖见她这么憔悴,习惯性地皱起了眉,“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她的语气不是“苏皖”惯常用的,晏星辰愣了下,不过没怎么放在心上,吸吸鼻子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是为了……大碗的葬礼吗?”

苏皖暂时不敢和她说自己重生占了人家身体的事,只得点点头,“昨天没看见你,你没事吧?”

“没事,我昨天去找证据了。”

“证据?”苏皖一愣。

“对!”晏星辰往沙发上一躺,认真又严肃地道:“我怀疑大碗是被人害死的,昨天特意趁着葬礼去她家搜集证据了。”

苏皖感动了,果然是好闺蜜,在已经定案了的情况下,她还确信自己是被害死的。

“找到什么了吗?”

晏星辰摇头。

看她哭的双眼红肿,苏皖走过去,把她乱的和鸡窝似的头按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地给她揉着太阳穴,“你别轻举妄动,搜集证据的事我来办。”

“你也怀疑大碗的死有问题?”

“嗯!”

“那就好,我们一定要给她讨个公道。”

“你别乱来,这件事交给我。”

晏星辰最小,三人组里一直是最受照顾的那个。晏星辰也明白,她不置可否,只是好奇记忆里苏皖一直是个柔弱的娇娇女,什么时候这么干脆果决了?

她仰起头盯着苏皖看,“你好几年没回来了,没想到性子倒是变了些,不像以前那么优柔寡断了。”

苏皖讪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心道,这不是换了芯么。

晏星辰只当她是多年未见,有些变了,也没有深究,叹口气道:“你当年为什么那么突然就出国了,这几年间就你爸妈去世的时候回来了一次。我和大碗念叨你好久了。”

提到“大碗”,她的眼睛又红了,很显然“苏挽”的死给她的打击很大。

苏皖从身旁的茶几上抽了张纸,轻轻地按在她的眼睛上。

“家里的命令,不得不从。”

苏皖苦笑一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当年“苏皖”突然离家是因为和路夜白的感情纠葛。

“苏皖”在高中时和路夜白有过一段,上了大学后迫于家里的压力分手了,不过路夜白一直不放弃。

可惜“苏皖”的爸妈都看不上路夜白,毕竟“苏皖”的样貌在这儿,家里人一直想让她嫁个有权有势的,从而提高苏家在苏氏家族的地位。而当年的路夜白只是个私生子,远不像现在这么有权势。

晏星辰知道苏家的情况,也没有多说,只问,“那现在你回国了,打算干什么?我记得你在国外好像是学的艺术,要接着画画吗?”

苏皖手一顿,唇角轻轻地抽了抽。

“苏皖”是学艺术的没错,可是她是学医的,死之前都一直是医生,她可没有那个艺术细胞。

不过晏星辰的话倒是提醒了她,以后干什么?

继续去医院当医生的话,那人设可就完全崩没了,她可不想躺地上抽搐。

画画又不会,怎么办?

而且她记得故事里好像也没说“苏皖”是做什么工作的,毕竟整本书大多都是女主视角,需要“苏皖”的时候才拉出来溜溜,其他时候根本就没写她。

苏皖捏了捏眉心,有些苦恼。

晏星辰见她这个样子,连忙道,“也不急在这一时,你才回来,先熟悉一下国内的环境再说吧。”

苏皖讪笑,“对,我打算先熟悉熟悉环境再说。”

苏皖收拾了下就在晏星辰这里住下了,吃完晚饭收拾妥当后,她坐在书桌前,打开了电脑。

她想了想,目前只要在书中没有写到她的时候,她就不必被限制,这也就意味着她还是有很大自由的。

那么搞死陆家兄妹的事就有时间去干了,不过既然要报仇,那肯定先要摸清楚他们的底牌。相处十几年,她从来不知道他们俩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恶意和野心,若说背后没有缘由,那是绝不可能的。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在网上搜索半天,最后找到了一个***的联系方式,苏皖和他约定好明天见面谈,就关了机。

刚合上电脑,手机“叮咚”一声。

她拿起来一看,一个署名“叔叔”的人发来了一条短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