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陈清欢楚俊西免费小说 陈清欢楚俊西完结版

2021-07-17 21:00

我的娇妻有空间

推荐指数:10分

陈清欢楚俊西是作者九月柠檬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文中陈清欢楚俊西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下面看精彩试读!服装设计师陈清欢穿越到九十年代,一睁眼发现自己被养父卖给一个已经死了的男人当小媳妇,公公满世界给她找男人入赘,说将来有了孩子要记到她未婚夫的名下,婆婆暗地里算计她,想把她嫁给傻乎乎的小叔子,唯一疼爱她的婆家奶奶却是个老年痴呆症患者。抓了一把烂牌的陈清欢表示,咱有随身空间仓库,这都不是事。发家致富奔小康,怼婆婆,怼妯娌,谁也不能阻止她要暴富的决心。养父来搅局,怼!继母和继妹暗中使绊子,怼!死而复生的某大佬:你再怎么优秀,我也不会娶你,我对包办婚姻没兴趣。陈清欢冷笑:真巧,我对你这种冷漠无情的狗男人也没兴趣。狗男人:“......”从此以后,大名鼎鼎的服装设计师身边多了一个忠犬大佬,每天都要汪汪汪,陈清欢扶额,明明是怼天怼地的个人奋斗史,怎么一不小心成了腻腻歪歪的甜宠剧......

《我的娇妻有空间》 第5章 免费试读

吃晚饭的时候,楚俊西亲自端了饭送到西耳房。

九十年代的农村,生活水平虽然比不上后世,但温饱还是没问题的,尤其是楚俊西还在村里开小卖部,日子比其他人家要殷实许多。

楚老太太的晚饭是一碗小米粥,半个馒头,还有一碗菠菜炒鸡蛋,菠菜焯水剁碎跟鸡蛋和在一起,放点盐,在锅里摊成菠菜鸡蛋饼,黄绿相间,还算养眼。

因为白天的事,楚俊西罚楚四儿晚上不准出来吃饭。

饭桌上除了给楚老太太端去的那些,还多了一盘咸鱼和两大盘豆角炒肉。

陈清欢摆好碗筷,坐在炕上准备吃饭。

咸鱼的味道很刺鼻,闻起来又腥又咸,跟臭了一样。

但见楚俊西吃得津津有味,她也试着夹了一点。

味道还不错,嚼起来挺香的。

但吃完嘴里有股鱼腥味,陈清欢尝了一口,就放弃了。

豆角炒肉里面都是大肥肉片,油腻腻地不是她的菜。

小米粥还好,软糯香甜,陈清欢舀了满满一碗,小口小口地喝着,至于刘月香那张比咸鱼还臭的脸,就当没看见,她身份是尴尬了些,但也得吃饭生活啊!

楚俊西抿了一口酒,冷不丁开口道:“承安最爱吃这种咸鱼。”

这种名叫海孩子的海鱼肉质跟豆腐一样嫩,鲜鱼吃起来并不美味。

但晒干后,却很有嚼头,属于那种闻着臭吃着香的,他跟承安都喜欢吃。

陈清欢怔了怔,没吱声,继续喝粥。

也就是说,她传说中的男人经常满嘴咸鱼味......

“吃菜啊,别光吃鱼,小心齁着。”刘月香把豆角炒肉往他面前推,不时地望着窗外,陈清欢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刚巧跟玻璃窗上的刘月香对视,刘月香白了她一眼,气呼呼地收回目光,陈清欢无所谓地耸耸肩,这才发现刘月香竟然换了衣裳,而且搭配得很奇葩,大红高领衫配深绿色运动裤,还真是赛狗屁!

果然讨厌一个人,连呼吸都是错的。

何况刘月香是真的土!

“怎么炒这么多菜?”楚俊西皱着眉问。

就算楚四儿出来吃,也吃不完。

“豆角太多,再不吃就烂了......”刘月香看了看楚俊西,又转身去拿了两只碗,站在炕前控了水,摸了摸自己还有些红肿的脸,吸气道,“我跟大喜二喜说了,让他们到家里来帮着吃豆角的。”

楚俊西看了看她,自顾自地倒了酒,再没吱声。

陈清欢心里呵呵,这么婊?

为了不让豆角烂了,就拿大肥肉片子炒?

不多时,王大喜和王二喜兄弟俩并肩走了进来,喊了声爹娘,大大方方地脱鞋上炕吃饭。

王大喜在化肥厂当保安,白白净净地,衬衫扎在腰间,穿上制服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实际上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工资不够他一个人嚯嚯的,地里的活也从来不沾边,甚至就连化肥农药啥的也是楚俊西给买了送到地头上去,也就吴秀芬那样爱慕虚荣的女人觉得他男人的工作很有派头,王大喜见楚俊西闷头喝酒,讨好般问道:“爸,听说你瞧上三岔村刘家二小子了?”

“刘二小老实本分,他娘愿意他给人当上门女婿呢!”楚俊西端起酒盅,一饮而尽,“他在纺织厂上班,等上夜班的时候就相看。”

“刘二小我见过,去年咱村打水库的时候也来帮过忙,人还不错,挺勤快的。”王二喜夹了一大筷子肥肉,吃得满嘴流油,扭头对陈清欢道,“你放心,我爸是不会亏待你的,你早点结婚,也了我们一家的心事。”

王二喜跟他哥刚好相反,皮肤黑个子矮,跟个秤砣一样,小眼睛流露出一股精明劲,实际上他的确挺有本事的,徐凤娥之前是他姨家表哥的未婚妻,他见了两次面后,硬是把人按在草垛上亲了嘴。

徐凤娥原本就不喜欢木头一样的未婚夫,遇到这么个大胆的家伙,就要死要活地跟他好上了,而且还不要彩礼。

刘月香为此很是得意,觉得她儿子有本事,白捡了一个媳妇。

因为这件事情,刘月香跟她亲姐姐至今都不来往。

陈清欢皱眉:“叔,我是真的不愿意,您赶紧回了人家吧!”

天哪,这是来真的啊!

刘月香脸一垮:“你以为让你到楚家来是做什么的,这事由不得你!”

要是嫁给她家四儿,怎么都好说。

哼哼,等那个野男人来了,看她怎么治他们。

楚俊西的小卖部,虽然没赚什么大钱,但手里零花钱还是比村里人宽裕的,腰杆一向硬气,当着兄弟俩的面也照样训斥刘月香:“你闭嘴,这事不用你管。”

偏偏刘月香记吃不记打,仗着两个儿子在场,不服气道:“你这是说什么话,这事怎么不用我管了?你要是敢说以后办事不用我插手,我肯定连问都不问。”

“你还有脸说这事!”楚俊西啪地一声拍了桌子,喷着酒气道,“你按的什么心,我心里明镜一样,你不用跟我耍心眼。”

“我耍什么心眼了?”刘月香也来了气,“就算我耍心眼我也是为了自己儿子着想,我不就是觉得与其便宜了外人还不如留在自己家里嘛,四儿也是你儿子,你怎么不替他想想?当年要不是因为你,他能变成这个样子吗?”

当年她跟楚俊西搞在一起,没多久就怀孕了。

那时候楚俊西还瞒着老婆孟媛,加上双方都有儿子,他并不想要这个孩子。

但刘月香却耍了个心眼,非要说这胎是闺女,还说她不求名分就想要他的孩子。

楚俊西一时心软也就由她,却也不提离婚的事。

后来刘月香肚子藏不住了,才故意漏了口风给孟媛。

孟媛从小在城里长大,为人比较单纯,战争年代因为楚俊西他爹救了孟媛她爹,孟老爷子无以为报才把女儿嫁到了楚家,孟媛年轻懵懂,也就遵从父命才嫁给楚俊西。

结婚后一颗心也全都在楚俊西身上,哪里受得了这种事,加上那时孟老爷子蒙冤入狱,她这个当女儿日夜担心,却无能为力,又遭遇这种事情,一气之下吃了安眠药。

楚俊西守了她三天三夜也没抢救过来,孟媛死的那天刚好刘月香生孩子。

楚俊西沉浸在自责之中,也顾不上刘月香。

刘月香生的时候难产,折腾了一天一夜才把楚四儿生下来,楚四儿因出生时严重缺氧,虽然侥幸捡了条命回来,却成了个半脑壳。

每每看到楚四儿,楚俊西都会想起他温柔贤惠的前妻,这也是楚俊西不喜欢楚四儿的原因。

“你还好意思提这茬?”楚俊西越说越气,脸红脖子粗地吼道,“你一定要把那些不堪的事再抖搂出来吗?”

要不是因为她,孟媛也不会死。

一想起这事,他就恨不得打自己两个耳光,孟媛喜欢读书看报,说话也是温温柔柔地,绝对不会跟刘月香一样动不动就起高腔甩脸子爆粗口。

王大喜拼命朝他娘递眼色。

王二喜也一个劲地咳嗽。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吃咸鱼齁着了。

在两个儿子如此明显地暗示下,刘月香才愤愤地闭了嘴,暗恨楚俊西是个拎不清的,楚四儿再怎么傻,也是他楚俊西的孩子,陈清欢算什么东西,难道还要当祖宗供起来不成?

想得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