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温伊暮景琛

2021-07-17 09:01

《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温伊暮景琛的小说叫《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本小说的作者是风云九卿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7章似乎在暮景琛的眼里,她温伊就是一块甩都甩不掉的狗皮膏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都怪她以前爱的太过卑微,才会让暮景琛产生她这辈子非他不可的错觉。温伊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

《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 第7章 免费试读

第7章

似乎在暮景琛的眼里,她温伊就是一块甩都甩不掉的狗皮膏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

都怪她以前爱的太过卑微,才会让暮景琛产生她这辈子非他不可的错觉。

温伊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静:“暮景琛,我知道我以前是眼盲心瞎,总是肖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可是现在我已经幡然醒悟了,只想跟你离婚,顺便也还你自由。”

这番话落在暮景琛的耳中,却像是在抱怨,他薄唇紧绷:“温伊,我最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让你忘记了身为暮太太的本分?”

温伊被他气笑了:“暮景琛,我在很认真的跟你探讨离婚的问题,你却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暮景琛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你最好收起欲擒故纵的把戏,就算你没演累,我这个看戏的人都觉得累。”

温伊觉得自己跟狗男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根本无法沟通。

她气得嗓子冒烟,直接拿起面前的白开水一饮而尽。

暮景琛看了她一眼,提醒道:“我刚刚喝过的......”

“......”

温伊这才发现自己那杯水正完好的放在手边,她刚才被狗男人气昏了才拿错了水。

如果不出意外,狗男人定然觉得她又在变着花样的勾引他。

果然,一抬眸,她就看到了暮景琛眼眸里的嘲弄。

“温伊,在这场婚姻里,我给你名与利,你扮演好暮太太的职责,咱们各取所需,公平交易,所以不要再心存妄想。”

温伊觉得自己所有的好脾气已经在暮家消磨殆尽了,她怒气冲冲的瞪着他:“那暮总觉得我想要什么?”

暮景琛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口:“给你暮太太的位置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别再妄想得到我的心。”

“!!!”

温伊差点爆粗,她忍了忍道:“暮总,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暮景琛冷嗤道:“当年你不惜割肾也要嫁入暮家,贪图的不就是暮家的富贵荣华么,如今提出离婚却什么都不要,不就想让我对你有一丝怜悯么?”

她当时什么都不想要,只是不想用暮家的东西来恶心自己,更何况自己有手有脚,何须暮家的施舍?

既然狗男人误会了,那她总得要点东西。

温伊努力的压了压怒气:“暮总,我错了,其实我确实想得到一样东西。”

暮景琛的眼眸中露出看穿一切的笃定,他正思忖着,自己要不要给她台阶下时,女人却开口道:“我想要回当年云妈妈给我的嫁妆。”

暮景琛顿时俊脸阴沉。

温伊以为他是不肯放手,便低声道:“当年我嫁入暮家的时候,温家没有给我准备一分钱的嫁妆,暮家把这场婚礼当成一场笑话,也没有为我备下一份礼物,甚至连婚纱都是我自己连夜赶制的,只有云妈妈把她名下的药田送给我做嫁妆......”

温伊的声音有些哽咽了,当年她那场挟恩求来的婚礼确实很寒酸,所有的知情人都把她当成一场笑话,甚至有人赌她在暮家待不过三天。

只有她的养母云青真心实意的为她张罗一切,甚至为了让她在暮家有点底气,就将唯一的产业添做她的嫁妆。

可那份药田是云家祖祖辈辈的基业,而且暮家显然是看不上的,这些年来药田一直处于荒废状态。

她既然离开了暮家,那就帮云妈妈把祖辈的基业要回来。

暮景琛听到她喉咙里压抑的声音,胸口莫名的发堵。

当时他对这场婚礼很排斥,甚至都不曾出席,更不曾想她会被暮家人如此苛待。

不过一想到她竟然不舍的是药田,他顿时心里不爽,冷着脸道:“做梦!”

温伊顿时没了脾气,暮家人不涉足药材生意,留着那块药田毫无用处,就算是这样,他都不肯放手,果然是万恶的资本家!

算了,以后她再想办法。

为了避免挠花狗男人那张脸,温伊再次闭上了眼眸。

她向来有认床的习惯,一挪地方就彻夜难眠,这会儿困劲侵袭,很快就沉沉的入睡。

暮景琛冷着脸翻看着文件,此时一个小脑袋靠在了他的肩头。

他抿了抿薄唇,而后将毛毯盖在她的身上,任由她的脑袋靠在肩头。

女人果然是个口是心非的生物,嘴上说远离,身体却很诚实。

飞机落地后,两人一前一后的朝着舱门走去。

温伊为了避免跟他靠的太近,甚至故意将脚步放慢。

暮景琛也没有回头,两人恍如陌生人。

眼看着暮景琛跟随接机人员走出机场,温伊倏然松了一口气,只是她这口气还没下去,便见狗男人忽然转身冷着脸朝着她长腿阔阔的走来。

温伊全身的神经瞬间绷紧,挑眉道:“暮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暮景琛讨厌这个称呼,眉心蹙起:“温伊,我再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

呵,难不成他认为两人的婚姻还有商量的余地?

离婚难道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么,他可是甩掉她这块狗皮膏药,迎娶他的白莲花,走上狗生巅峰,现在怎么有种她逼着他做出决定的意思?

温伊正想爆粗时,但迫于男人气场的强大,淡漠道:“嗯,在这三天的时间我会考虑清楚,也麻烦暮先生不要前来打搅。”

以暮景琛的手腕,他若想找到她,毫不费吹灰之力,只不过她这次出国可是来办正事的,绝不想因为狗男人而坏了自己的好心情。

暮景琛的眼眸沉了几分,转身离开。

片刻后,机场里出现了萧实初的身影,他一见到温伊,整个人像是没骨头一般的靠在她的身上:“伊宝,本少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给盼来了,FT那边就是条疯狗,死咬着不放,点名要见Sweet本尊。”

Sweet是温伊在设计界的名号,她也是以这个称号成为‘爱慕’首席设计师。

当年暮景琛用一把糖果换来了她的开心,她便用糖果的英**了名号。

说起来,无论是‘爱慕’这个服装品牌,还是自己设计师的名号都是因为那个狗男人,但是从现在开始,她只为自己,也会赋予它们崭新的概念。

不远处,暮景琛眼眸冰冷的盯着那两个相携上车的身影,车内的气压骤降。

北炎战战兢兢的问道:“暮总,我们要不要请温小姐上车?”

暮景琛骤然发出一声冷笑:“她脸大?”

笑话,他会在乎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北炎默默的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后,暮景琛忽然勒令司机停车。

他冷着脸跟司机调换了位置,猛然调转车头,直直的朝着那辆骚包的红色法拉利撞过去。

嘎吱!

小说《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 第7章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