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乡野龙婿目录 张远周湘璃周金莲

2021-07-16 21:14

乡野龙婿

推荐指数:10分

《乡野龙婿》男女主角为张远周湘璃周金莲,是红色小企鹅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都市小说,目前正在网络连载。全文讲述了“芹菜一斤二十三块钱,扁豆一斤六十七块钱,大蒜……”胡雪吓得小脸儿一惊,张远给出的价格,可是比市场价高出了十倍啊。金老板也愣住了,他开饭店十几年,每天亲自来买菜,还是头一回遇见张远这种菜贩子。

《乡野龙婿》 第1章 倒插门女婿! 免费试读

凌晨四点钟,夜色依然朦胧,缭绕晨雾笼罩着安静祥和的卧龙山村。

唯有一座小院子里,升起了袅袅炊烟,同时弥漫着一股苦涩的药味儿。

“小妹的学费还没凑够,只能去找周家借了!”张远坐在药炉旁,有些愁眉苦脸。

高中那年,他的父亲意外去世,屋漏偏逢连夜雨,母亲也生了一场大病,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他不得不放弃学业。

正逢周家为了给病重的周老爷子冲喜,要招一个上门女婿,为了给母亲筹钱治病,他便入赘了周家。

虽说周家经营着几座矿山,是十里八乡首屈一指的大财主,但是对待张远这个倒插门女婿十分吝啬刻薄。

所以说这五年,张远过得猪狗不如,甚至只配住在周家用来养牲口的院子里。

“哎!”张远重重的叹气一声,心里五味杂陈。

他是周家的倒插门女婿,也是张家唯一的顶梁柱。

患病的母亲,守寡的嫂子,年幼的侄子,还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妹妹。

这些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而他一切的经济来源,就只是靠上山采药拿去卖钱,到现在小妹的学费还差一千。

眼瞅着离开学没几天了,张远无奈之下,只能试着去跟周家开口。

可是一想到周家人的嘴脸,尤其是那个刁钻的丈母娘李秀娥……

“李秀娥啊,李秀娥,念在天还没亮,我就专门上山给你采了这些专治风湿的药,你就大发慈悲一回吧!”

不错,这锅药是张远为丈母娘熬得,想要求人,得先讨好才行啊。

咚咚咚!

忽然,有人敲响了院门,把牛棚里的一头公牛,都惊得睁开了眼睛。

张远也忍不住精神一震,离天亮还早,怎么就有人来串门了?

等张远跑过去把门打开,立马愣住了,讷讷道:“三姐?你……你咋跑这儿来了?”

门外站着一个美妇人,真是周家的三女儿,周金莲!

等张远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周金莲凌乱的秀发下,鹅蛋小脸儿上有着一块淤青,水灵剔透的眸子里,落下一滴滴晶莹的泪珠儿。

她身上的梅花长裙被撕烂了几处,露着雪白的肌肤不说,上面还有几个清晰的脚印。

脚上只穿了一只凉鞋,也不知光脚走了多远的路,另外一只玉足都流出了丝丝殷红,让人看着实在是心疼。

“三姐夫又打你了?”张远憋了半天,站在原地问道。

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周金莲就嫁给了一个地痞无赖,鲜有人敢招惹。

偏偏周金莲成亲七八年,到现在还没生出一男半女。

在这封建的农村,就算周金莲长得再怎么貌美如花,可不会生娃儿,也会被人说三道四,骂她是不会下蛋的老母鸡。

更可恶的是,她的丈夫每次喝了酒,都会因此对她大打出手,甚是一个苦命的女人。

“三姐,要不……你先进来……”张远看四下无人,赶忙让周金莲进了院门,又马上关紧院门。

这里只住着他一人,孤男寡女,要是被人看见了,他和周金莲非得被唾沫星子淹死不可。

“远子!”周金莲忽然情绪崩溃了一样,嚎啕大哭起来,“我去医院查过了,我没有任何问题,我能生娃儿,有问题的是你姐夫,可是……”

“那你就把真相告诉姐夫啊。”张远有些不知所措。

“不,不能说,不然他会活活把我打死的。他这么爱面子,怎么可能接受自己有问题!”周金莲擦掉眼泪,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张远一眼,直看的张远心里打鼓。

忽地,周金莲咬咬牙,好似做了某种决定一样,几步上前,便扑进张远怀里。

“远子,你……救救三姐吧,你为人老实,模样又长得好。三姐能想到的男人,就只有你这么一个了……”

“啊?三姐,生娃儿这种事情,我……我能怎么帮你啊?”

……

……

直到太阳高高升起。

张远躺在用芦苇编织的草席上面,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汗流浃背。

“啊!”

猝不及防,已经穿上衣服的周金莲,忽然又趴在张远的胸口上,用力咬了一口,都咬出血了。

“三姐,你这是干啥子?”张远坐起身来,有些气急,暂且不说刚才做的事情对与不对,至少他是帮了周金莲。

可是这个女人,怎么还恩将仇报了?

“远子,你要一辈子记着三姐!”

周金莲抬起一张红扑扑的小脸儿,看了一眼日头:“赵大海那个王八蛋,到这时应该醒酒了,没准已经跑去周家寻我,要是寻不到我,指定会闹乱子。远子,三姐就先去周家了!”

赵大海,便是周金莲的丈夫。

只等周金莲走的没影了,张远反手就用力抽了自己一记耳光,好歹他也是接受过教育的人,怎么就干出了如此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

嘶!

胸口又传来一阵痛意。

张远低头一看,登时傻眼了。

他流出来的鲜血,竟然尽数流进了戴在脖子上的玉佩里面。

不,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玉佩在吸他的血一样。

而这块玉佩,是张家的传家之宝,父亲临终前才传给他。

一块会吸血的玉佩!

如此诡异,吓得张远第一时间,就想把玉佩摘掉。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彻底把张远给吓傻了。

他恍惚看见玉佩射出一道金光,融进他的身体,而他流血的伤口,竟然瞬间愈合。

“我……我这是活见鬼了?”

隔了半晌,张远触摸着伤口的位置,一点痕迹都没了。

咕嘟!咕嘟!咕嘟!

药炉的沸腾声,把张远拉回到现实当中,为妹妹筹集学费才是头等大事,刚才的诡异只能留着以后慢慢研究了。

张远灭了火,等药稍稍凉了一些,才端着药罐来到周家。

却不想,就看见周家门口停着一辆桑塔纳小轿车。

是赵大海的车!

赵大海果然来周家寻周金莲了,而且到现在还没走。

张远一想到刚才他和周金莲翻云覆雨,再想想赵大海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样子,心里就直发憷。

可谁知道他们两口子什么时候才走啊,要是等药凉了,再端到李秀娥跟前,没讨好李秀娥不说,还得被臭骂一顿不可。

是也。

张远也只能硬着头皮,踏进了周家大门。

屋里一阵吵嚷,是李秀娥心疼女儿,在对赵大海破口大骂。

赵大海也不是吃素的,李秀娥骂他几句,他就回几句,最大的理由,无非就是周金莲不会生娃儿。

不料,周金莲忽然开口:“赵大海,我有喜了,昨天已经去老中医那里检查过,你去外面花天酒地,只是还没来得及跟你说罢了!”

听见这话,站在屋外的张远,忍不住用力吞了下口水,心说周金莲为了堵赵大海的嘴,是不是有点儿太操之过急了啊,就算他是神仙,也不一定‘一枪就中’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