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仙武剑帝By乱石穿空

2021-07-16 09:05

《仙武剑帝》是一本玄幻爽文小说,本书的作者是“乱石穿空”大大,故事主要讲述的是徐海归来复仇的故事,内容高燃,欢迎阅读,小说内容介绍:曾经说过“愿镇长城无涯”的大将军,因为参与皇室争斗而意外死亡,一生征战最后却死在了自己拼死保护的国家之中。徐海虽然和父亲一直都不对付,但是却对他非常的敬佩,现在他只想一人一剑杀尽仇人,为父报仇!

《仙武剑帝》小说节选试读

“你曾说此生惟愿阵列在北,镇长城无涯。”

“徐朗啊徐朗,你可想到,会有今日,传首九边,警示八方!”

平阳城十丈高的城楼之巅,一身黑衣的徐海立在其上,双目看着城下的纷乱,手掌压住轻轻震鸣的剑柄。

大楚崇武侯,北境战神徐朗,镇守大楚北域三十年,如大楚擎天宝柱。

三个月前,十年未归京师的徐朗秘密进京,参与太子与景王夺嫡之争。

最终,太子登基,尊号为康,景王自缢,谥号荒侯,徐朗血溅皇城,传首九边。

“血脉示警之时,我就该归来,可惜远在天外,还是来迟一步。”徐海身上,难以压抑的杀气在他身周化为实质,仿如血甲。

“你我虽然不睦,但你终究是我父亲。没能救你一命,那我就,为你报仇。”看着远处缓缓而来的车队,徐海修长白皙的手指平静搭在剑柄之上。

长剑仿佛感受到徐海的心意,剑身散发出冰凉的杀意,只等他召唤。

目光扫过平阳城内外,下方所有的一切都浮现在他的眼前。

街角处那几位神情悲愤的青壮,躲在门后,目光闪烁的黑衣人,衙门前一脸绝然的老者,城墙上持剑而行的白衣金面少年,酒楼中端坐的青衣少女……

这些人,或许与徐朗有牵扯,但与自己无关。

徐海抬头,看向那奔行而来的黑色车队。

这才是他等的。

“叛逆徐朗,勾结反王谋朝刺君,幸得忠臣良将挫败阴谋,斩杀叛逆,保大楚千年基业兴盛。”

“今将叛逆徐朗传首九边,警示八方!”

车队直入平阳城,一路金鼓雷鸣,前方策马之人振臂高呼。

城中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跟着车队,往城中广场汇聚。

车队入青石广场,直接首尾相连围成一个圈,被围在中间的车架顶上升起一面破败黑色大旗,大旗上血迹斑斑,古拙的“徐”字交织着一道道刀痕。

大旗之下,一颗人头高悬!

“是大将军!”

“大将军的首级!”

广场上聚拢来的百姓有的咬牙悲呼,有的眼眶通红。

平阳城地处北境,三十年未曾沾染过战火,城中百姓,谁家不为北域战神徐朗立过长生牌位。

乌压压的平阳城百姓老幼相扶,沉默着,一步步往青石广场中间围拢。

青石广场中间,穿插在圆形车阵里的轻甲骑士面上神色凝重,胯下战骑不安的打着响鼻,铁蹄在青石板上不断踢踏。

黑色“徐”字大旗之下,策马而立的铁甲战将面上闪过一丝冷意,双腿一夹马腹,缓缓上前。

“大将军有什么罪。”百姓之中,有人低低出声。

“大将军他一心为国为民,有什么罪。”有人压抑着声音,低低嘶吼。

“大将军保了北境三十年平安,今日老朽拼了这把老骨头,送他入土为安!”一道身形飞奔而上,越过前方百姓头顶,直往车阵冲过去。

正是之前站在衙门前的老者。

看着此人冲阵而来,铁甲战将轻哼一声,弯腰提起架在战马侧腹的短枪,抬手投出。

“嗡——”

短枪如同一道黑色闪电,横跨过车阵,从轻骑缝隙之中穿过,直接扎在冲阵之人的肩头,将他的身体拖着,然后“嘭”的一声,钉在三丈外合抱粗的油桐大柱上。

这大柱,往常是城中将那些罪大恶极之人悬尸示众的。

“是陈主簿!”

“陈主簿当年曾在黑甲军服役!”

有人认识冲阵的青袍老者,低呼出声。

“陈主簿可是平阳城中有数高手,武道修为据说已是准一流之境,竟然挡不住这一枪!”

人群之中,有人惊骇低语,然后出手将身侧众人压住。

那些原本满脸悲愤的百姓,也被这一枪镇住,前行的脚步放缓。

投枪的铁甲武将满意的看向四周,手扶腰间长剑剑柄,策马往前几步。

“本将,大楚皇城西园禁卫,偏将曹源。”

“本将麾下,都是千挑万选的军中精英!”

随着他话音落下,车阵中的轻骑手中长枪前指,口中低声呼喝,肃杀之气,陡然弥漫!

军阵之前的百姓只觉得浑身发寒,双腿禁不住战栗。

“煞气化质,此人和其麾下的战卒,都是百战磨砺,杀人盈野之辈!”青石广场之外,一座酒楼二层,洞开的窗户前,一位青袍白须老者皱眉低语。

他对面端坐着一位身穿淡白劲装,鼻梁高挺,眉目如画的少女。

“小姐,西园禁卫是大楚皇庭亲卫,康帝以偏将曹源守护崇武侯首级,其意也已明显,你还要……”白须老者抬头看向对面少女。

“十年前我入北境游历,徐伯伯亲自烤肉相待。”少女一手按在桌上,转过头,看向“徐”字大旗之下的首级。

“一餐之恩,我袁秋雨,必报之。”

听到少女的话,白须老者点头道:“既然小姐有出手的理由,想来大楚康帝也无话说,只是,大楚背后势力,王谢两家的靠山,怕是都不会轻易干休。”

“界内事,我有手中剑,界外事,自有师门出面。”少女手掌轻轻抚在桌上青色的长剑上。

“谁若拦我,就是阻我入道。阻我入道者,不死不休。”

听到袁秋雨的话,白须老者点头。不再说话,转头看向下方。

以自家小姐身份,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自己只是家族派来为小姐护道的,没必要干涉小姐的选择。

“你们感念逆贼徐朗,觉得是他保了北境三十年平安,那是大错特错!”曹源端坐马上,目光如鹰扫向四方。

“若无十万黑甲,他徐朗算什么?有十万黑甲精锐,王朗、白朗,谁都能成为北境战神!”

“便是我曹源,若是执掌十万黑甲,说不得也能博一个战神名号!”

曹源脸上露出一丝狂傲,身上,淡淡的气血烟柱升起。

气血如柱,一流高手!

看上去年纪轻轻的曹源,竟然已经是万中无一的一流高手!

“放屁!”

一声爆喝,人群之中,一位身穿粗布麻衣的独臂大汉推开想要抓住他衣襟的手臂,大步走出。

“大将军镇守北境三十年,这战神之名,是大小战事八百场,逢战必身先士卒,身受重创近百,才换来!”

“大将军的战神之名,是当年世子徐海出世,将军夫人难产,大将军坚守孤城三月不归,弃小家保北域,死守燎原成换来的!”

“大将军的战神之名,是不受位极人臣之荣,尚国柱之尊,甘愿驻守极寒北境换来的!”

大汉每说一句,四周的百姓,拳头便紧一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