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顾初暖夜景寒全文免费大结局 顾初暖夜景寒小说

2021-01-19 12:00

神医狂妃:战神王爷乖乖受宠

推荐指数:10分

顾初暖夜景寒是著名作者叶轻狂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那么顾初暖夜景寒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医学界顶级天才顾初暖穿越了,还悲催的中了只有男人才能解的毒。为了保住狗命,她半路拉了一个重伤的美男解毒。“睡一觉而已,你又不亏。”她说得理直气壮,却把他气得差点昏死。混蛋,他堂堂战神,竟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给染指了,最恼人的是,她还摇头晃脑的点评,“技术太差,有待进步。”很好,这桩梁子他们结大了。一纸婚书,她跟他成了亲。“你不是说我技术不行,咱们再切磋切磋?”面对战神的步步紧逼,顾初暖暴怒,从此走上出墙之路,“滚你犊子的不近女色,我也是信了你的鬼,和离,必须和离。”“和离无效,你出墙一寸,我便挪墙一尺。”“……”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甜文宠文,欢迎入坑!

《神医狂妃:战神王爷乖乖受宠》 第12章 她居然敢打当朝公主 免费试读

  "你说,什么条件?"

  "我昨儿个没睡好,一会我要好好睡一觉,你不许罚我。"

  "行,没问题。"

  ***,这老头,这么干脆,不会诈吧?

  再看前面的上官夫子,虽然他外表还是风轻云淡,温润如风,可她知道,上官楚的呼吸快了几拍,看得出来,他也是极想听听最后一句诗的。

  罢了,看在美男的份上,背就背吧。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妙……妙啊……这首诗是叠字句,反映主人公感叹周王朝灭亡后三个不同的心情。"

  "夫子,那我可以睡觉了吗?"

  "你是怎么知道这首诗的?"

  "呃……就在一本古籍中无意中看到的。"她又不傻,总不可能说她以前把诗经都背了个遍吧。

  "哪个古籍?在哪儿看到的?以前的文字不是都失传了吗?"

  "时间太久,忘记在哪儿看的了,但是文字不是以前的文字,而是有人翻译出来的。"

  众人恍然大悟。

  他们就奇怪,以前的文字早已消失,她一个草包怎么可能看得懂。

  不过顾初暖的运气也真是好,黍离这般失传的诗句,她都背得出来。

  全场唯有上官楚那双如深潭般古井无波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怀疑的亮光,似是不相信她的话。

  顾初暖又问了一遍,"夫子,我可以睡觉了吗?"

  "下课。"徐老子朗声喊了一句。

  顾初暖脸上的笑容一僵,"下课?"

  "午时都到了,不下课做什么?难不成午饭都不吃了?"

  "靠,那我刚刚那一句不是白背了。"

  顾初暖赶紧扯住徐夫子的袖子,尴尬的笑道,"夫子,现在都下课了,那您许我的磕睡,可不可以挪到下午?"

  "下午是上官夫子的课,如果他同意,我没意见。"

  "……"

  什么鬼……

  她被摆了一道吗?

  再看向上官夫子,却见上官夫子温文尔雅的脸上夹着几缕笑意,看起来如沐春风,令人陶醉。他捧着书本离开课堂,留下潇洒不凡的背影。

  顾初暖看呆了。

  这般美男,要是能娶回家,看着也养眼啊。

  "喂,顾初暖,别以为你背了几句黍离,就可以目中无人了,我告诉你,上官夫子是我的,你要敢再盯着她看,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给挖了。"

  顾初暖故意扬着大嗓门,大声喊道,"上官夫子,有人说你是他的人。"

  "顾初暖,你……你胡说,上官夫子,你千万不要听她乱讲。"

  "上官夫子,公主说,我刚刚讲的话都是胡说的,公主她不喜欢你。"

  当当公主气得小脸都扭曲了。

  她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上官夫子了?

  顾不上教训顾初暖,她赶紧追上上官楚,跟他解释一切。

  "你这丑丫头,还有几分本事嘛,居然会背鼠离。"肖雨轩嘿嘿一笑,将手里的课本丢了,跟随顾初暖离开课堂。

  顾初暖翻了一个白眼,"是黍离。"

  "哎呀,管他什么鼠,不过那三句中的后半段怎么都一模一样?前半句也差不多呀。"

  "你没听夫子说是叠字句吗?"

  "叠字句是什么?"

  "……"

  顾初暖以为,她自己已经是个文盲了,但碰上肖雨轩,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

  "丑丫头,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是什么意思?"

  "跟白首如新,倾盖如故是近义词。"

  "丑丫头,你能不能说句人话,我都听不懂。"

  顾初暖顿了下来,没好气的解释道,"有些人相处了一辈子,可连对方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有些人只是见了一面,却能引为毕生知己,不懂你的人要来干嘛,懂你的人自然知道你的忧喜。"

  肖雨轩恍然大悟,"哦……我们就是后一种关系。"

  "错,前一种。"

  肖雨轩笑容一僵。

  难道他们不够投缘吗?

  顾初暖的话学堂里部份还没有离开的人都听到了。

  泽王疑惑的打量着她。

  才一会没见,她怎么好似换了一个人?

  一个草包能吟出白首如新,倾盖如故的话?

  顾初云有些讶异于顾初暖的变化,这还是她认识的草包嫡三小姐吗?

  顾初兰恨得咬牙切齿。

  也不知道她从哪儿学到的几句诗句,竟然在课堂上一鸣惊人了。

  课堂外,秋儿欢喜的奔来,"小姐……你终于下课了,夫子有为难你吗?"

  "砰……"

  秋儿被怒冲冲而来的当当公主撞倒,疼得她痛哼一声。

  不等她反应过来,头顶便传来一声怒斥。

  "哪来的贱奴,居然敢挡本公主的路,不想活了是不是。"

  说着,当当公主扬手,直接甩了一巴掌过去。

  秋儿闭眼,静等着那一巴掌落下来,可她久久等不到,反而听到公主倒抽口凉气的声音。

  她忐忑的睁开眼睛,却见自家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攥住了当当公主打她的手,一双眼透着犀利的寒光,全身气势尽显,愣是将当当公主碾压成渣。

  "顾初暖,本公主教训一个贱奴,你敢阻止本公主。"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秋儿是你想欺负便能欺负的吗?"

  "在本公主眼里,她只是一个低贱卑微的贱奴。"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了起来。

  学院里的众人纷纷倒抽一口凉气。

  他们看到了什么……

  顾三小姐,居然敢打公主?

  天啊,她疯了不在?当当公主可是当今皇上一母同胞,最是宠爱的妹妹啊。

  再看顾初暖,她揉了揉自己的手,说了一句让他们几乎风中凌乱的话。

  "打得手可真疼啊……"

  傻眼……

  学院的众人都傻眼了。

  连泽王都愣住了。

  顾初暖不想活了吗?她打了公主,还好意思说她手疼?

  当当公主的脸火辣辣的疼,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

  她堂堂一个公主,居然被一个草包给……给打了……

  "顾初暖,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居然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啪……"

  又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这次挨打的不是顾初暖,依然是当当公主,只是同样是被顾初暖给打的。

  当当公主一左一右两边迅速红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