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医武仙卫

2020-10-18 06:03

十几分钟的样子,一名红光满面,目光炯炯背着个小药箱的老者跨步走了进来,康总面色一喜,笑迎道:“施老,大晚上的打搅你,不好意思啊。”

施老的目光在屋里游走了一圈,看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坐在沙发上,顿时没弄明白,问道:“康总,你让我带银针过来是要治病,还是有别的用途?”

“施老,有人帮我治病,手头没银针,所以麻烦你过来跑一趟。”

听康总的口气好像是有神医到场,可是屋里除了一个年轻小伙再无他人了啊,难道眼前的这位小年轻是神医?

但凡用到银针的肯定是位中医,这可颠覆了施老的观念,中医当中能够抵挡一面的妙手,都是像他这般年纪的,什么时候年轻人也能够独挡一面了?

瞅瞅陈北冲那气定神闲的样子,施老内心就极为的不屑,哼道:“康总,中医讲究的是阅历,没点经验积累是看不好病的。”

康总相信施老的医术,就算现在退休在家,还时常有人上门看病,就算是去中医院看病拿了药,有些个怕死的也会拿着方子上施老那边确认一下。

所以说,施老在申港市的中医界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中医院里好多坐诊大夫都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称得上一位老前辈。

“施老,年轻人要有一颗勇于进取的心,要不就让他尝试一下。”康总客气的说道,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有钱人而用高傲的语气说话。

“中医治病救人,怎么可以尝试,万一出了问题,谁来担这个责任。”施老的神色傲慢,显然是没把陈北冲放在眼里。

“年纪轻轻就敢自称神医,真是没想到,这年头卖大力丸的也学会炒作自己了,放着街头公园不呆,居然跑到康总面前大言不惭,胆子不小啊。”

“医乃仁术,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只要遇上就是有缘,哪有不救之理。”陈北冲语气平缓的说道。

“好,说的好,中医就是被你们这些治病讲缘的人弄坏了,治不好就讲缘分,哪有这样的道理可言。”施老情绪激动的吼道。

“别激动,别激动,有没有那个本事,辨证施治后不就知道了吗?”陈北冲怕年数已高的施老激动过头,而引发老年病,赶忙劝了一下。

“嘴上无毛的家伙,老夫今天就好好教你怎么做一个称职的医生。”依旧激动的施老气呼呼的坐到了沙发上,解下背上的小药箱打了开来。

从里面取出一个脉枕以后,施老对着康总说道:“康老板,让我看看你身体最近的状况。”

康总依言坐了下来,笑道:“施老,吃了你开的药后,最近睡觉比以前踏实多了,是不是接着服用一段时间,就能治好我严重的失眠症?”

施老听到他开的处方起到了效果,眼睛小小的一眯,无比自豪的说道:“康老板,西医追求群像治疗,中医追求的却是单一疗法,按照我提供的方子走,准保没错。”

说着话,施老的手指已经搭在了康总的脉门上,沉思一会后,他肯定的说道:“康总,恢复的不错,等把药方吃完以后,我给你转个方,两个疗程下来,绝对让你精力充沛。”

“谢谢施老了。”康总听到能把病治好,激动的感谢起来。

施老辨证完后陈北冲依旧坐在那一言不发,施老决定**一下他,斜着眼说道:“小伙子,要不要你也上来试一下,看看我们的诊断是否一样。”

“不用了,我心中已经有数。”陈北冲坐直了身子。

刚拿起茶杯的施老手一抖,胡子跟着颤了两下,这个嘴上无毛的家伙哪里来的胆气,看都不用看就说心中有数,我看你是吹牛逼。

年纪轻轻本事没有,嘴皮子功夫倒是挺厉害。

施老决定教他好好做人,沉声道:“年轻人,中医不比西医,对照着理论可以生搬硬套,在中医这里学再多的理论他还是站不住脚,靠的是平时慢慢的积累,那样才能丰富自己的临床经验。”

“作为一个老中医,我要好好劝你,要脚踏实地为好,一步登天,往往会摔的很痛。”

“好,施老说的很在理,晚辈聆听了,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施老辨证施治的方向弄错了。”

本来摆架子的施老被气的直接站了起来,胡子歪在一边,怒不可揭的喝道:“狂妄无边的家伙,连脉数、舌像,医理都没有弄清楚,就敢在这信口开河,还要来指教老夫,想气死我不成。”

陈北冲镇定的示意施老坐下,气息平稳的说道:“施老,莫生气,我来说说现象吧,根据我刚才观察施老的辨证手法,得出的结论想必是脾胃不和、肾不纳气症状吧,我还可以猜测,施老开的第一剂方子是六神花露汤,是也不是啊。”

被人一五一十的道出事实,施老终于沉不住气了,用手拍拍桌子,不服气的道:“这些症状肯定是你从康老板那里套过来的,有本事你给我露一手。”

“行,那我就露一手,你可别眨眼啊。”陈北冲搓着手站了起来,拉过施老的药箱,问道:“施老,借你的银针一用,可好。”

“好,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能弄出什么明堂来。”一把夺过药箱后,施老从里面拿出一个紫檀盒子,打开来后推到了陈北冲的面前,得意的笑道:“好好看看,要不是遇上我,怕是你这辈子也不会见到这种金针。”

陈北冲来了精神,小心翼翼的揭开罩在上面的黄布,当他的目光注视到那一排长短不一的金针以后,眼中流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取出一枚长且柔软的金针放到眼前一看,我滴个天,居然是前朝施海华老中医的专用金针,看着那盘踞在针尾的金龙,和手上感受到的冰凉感,他忍不住的赞叹道:“好针,好针,不愧是御医专用的冰魄火龙针,冰凉剔透。”

被人一语道出名字,施老是暗暗咋舌,能够说出他引以为豪的金针,足以说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有几分眼力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