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小甜妻,乖一点

2020-10-16 09:03

“哎呀呀,陈文锦,是不是你心里有数,大家快看看她的行李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钱上大学?”

陈文倩脸色骄傲,陈文锦,你羡慕吧,我有爸妈的疼爱,而你只有一个病秧子母亲。

陈文锦脸色苍白难看,她想说些什么,可是嘴唇蠕动了几下,还是没有说什么。

众人纷纷去瞅她的行李箱,看完都有些不知所措,场中的陈文倩依旧如同一只战胜的公鸡一般。

殊不知,众人看她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任何恭维,取而代之的都是清一色的鄙夷和厌恶。

金雲仔细一看,作为家里的最小的儿子,国际上那些著名的标志他还是认识的。

“陈文倩,你口口声声说文锦的行李箱是烂货,,可是她却是你父亲的另外一个女儿,你们不给她帮助也就算了,反而如此奚落她。”

金雲看着众人朝他看过来,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国际著名品牌的行李箱,相信大家不用我提醒了吧,陈文倩,我觉得你不光脑子有问题,连同你的眼睛也有问题。”

“呼”陈文锦轻轻呼出一口气,她仔细看了一眼自己的行李箱,却发现早已经被完全掉包了,只是因为颜色非常相似,才让她认错了。

“这肯定是那个男人的,看来是特助先生拿错了。”陈文锦心里暗道。

不过这也让她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在众人面前出出丑,确实很丢脸。

“哈哈哈。”众人都开始善意的哄笑起来,一方面是对陈文倩的蔑视,另外一方面则是对陈文锦的保护了。

“该死,陈文锦,这可是你送上门来找死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陈文倩脸色愤毒,嘴里的言语让她旁边的那些人有些诧异。

没想到陈文倩长着一张绝美的脸蛋,但是心眼却这样小,明明还是姐妹,却这样恨不得别人死。

“文倩学妹,她的行李箱好像还真是名牌……”大二一名叫做周济的学长这样不确定道,也就是之前一直对陈文倩献殷勤的人。

“不可能,她一个穷酸女哪里来的钱?”陈文倩脸色恶毒,声音拔高质问周济。

“也许她有人帮助呢,你看看陆清雅和那个金雲……”

“哼,就算这样又如何,迟早有一天我会让她身败名裂,滚出新城。”陈文倩心里一阵阵恶毒,脸色挣扎扭曲,让周济不由的后退了几步。

看来这位学妹还真是不好下手,算了,本来也没有多喜欢她,还是早点远离她比较好。

三人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新城的这所贵族学院校园风景十分优美,走在林荫道上,陈文锦的心情渐渐放松下来。

“那个,清雅和阿雲,谢谢你们,刚刚认识你们不久,就给你添麻烦了。”陈文锦脸色有些不好意思。

“文锦,这些事情你怎么都不跟我们说啊,那个陈文倩也真是过分了,不过我们既然认识了,也是朋友,以后这些事情你可不能瞒着我们啊。”

陆清雅古灵精怪的说话语气,让陈文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这些只会让自己生气的事了,我们赶快送文锦去宿舍吧,待会就要开新生动员大会了。”

金雲一脸拽拽的样子,这样提醒两个忘乎所以的女生。

“好,知道了。啰嗦老太婆。”陈文锦与陆清雅两人异口同声道。

“你们俩居然……这样?”金雲酷炫的样子瞬间皲裂。脸上诧异的笑容让两个女生捧腹大笑,金雲瘦高瘦高的身材和有些怪异的行为,总是让他变得十分逗。

“你们俩没有想问我的吗?”走在去往宿舍的路上,陈文锦有些捉摸不透的这样问其他两人。

“咕噜咕噜。”行李箱的声音显得特别大。

金雲拉着行李箱,一声不吭的走在后面,这个行李箱昂贵的要死,陈文锦也是刚刚回忆了一下那些著名的品牌。

“文锦,我们是朋友,你说我们就听,你不说我们也会理解。”陆清雅温柔的说道。

陈文锦瞬间心里感到一阵阵暖意,他们才刚刚认识,却这样对她好,不感动那是假的。

“谢谢你们。”陈文锦踌躇了一会说道,“其实我跟陈文倩是孪生姐妹,只是因为有一些原因,她才成了我后妈的女儿。”

“那她知道吗?”

陈文锦当然知道陆清雅要问什么,“她不知道,他一直认为后妈才是她亲生母亲。”

“文锦,想点开心的事情吧,来了学校就要好好生活,正好马上就要开新生动员大会了,你肯定可以结交一些好朋友的。”陆清雅安慰陈文锦道。

校门外面,一辆低调奢华的玛莎拉蒂悄然无声的开进学校,门卫脸色瞬间变得不敢放肆。

车里,艾斯一脸斯文的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框。

“宋总,我们这是去?”

“去女生宿舍,查到她在那个宿舍了吗?”

“查到了,致远楼五号宿舍。”

宋北亭身姿端正,一身黑色西装勾勒出他笔挺的身材,脸上冷峻的神色矜贵不已。

陈文锦到宿舍以后,就让二人离开了。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刚刚走进女生宿舍楼的一个瞬间,一辆玛莎拉蒂悄无声息的停在她的身后。

“也不知道我的衣服在不在里面。”陈文锦有些懊恼的嘀咕。

宿舍里面空无一人,陈文锦将门窗打开,进行彻底的通风,灰尘和些许发霉的味道充斥进她的鼻尖。

“咳咳”陈文锦蹲xiashen子,打开行李箱,她的衣服原封不动的躺在里面,陈文锦心里一阵阵暖意,这不用说,肯定是那位特助先生帮忙的。

他人真好,温文儒雅,陈文锦一想到自己的贴身衣物,被一个男子拿过,心里就有些止不住的别扭。

一道黑色的影子迈着不轻不重的步伐走进这个房间,陈文锦惊讶,难道是她的宿友吗?

“欢迎,你是我的……宿友吧……”

陈文锦的话突然戛然而止,一切都是因为出现在门口的那个人,她的金主。

白日的光线有些刺眼,陈文锦不得不眯起眼睛,黑色俊挺的身体突然抵住了她,后背一紧,她被逼迫到了墙壁处。

“女人,你跟陈文倩是什么关系?”男人的声音薄凉无比,甚至带着一些凛冽的寒意,陈文锦神色一个哑然。

她跟陈文倩有什么关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