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在下十里坡剑神

2020-10-15 06:04

郑不凡今年二十八岁,单身时长二十八年。

在他老家,超过二十岁没结婚的都是异类之属。尴尬的是,异类的行列中就只剩下他了。

郑不凡的特长是码字和不要脸,可能这两个在外人看来根本不算特长的特长就是他找不到对象的原因。

他是一个普通程序员,闲暇之余最大的爱好便是写小说。可惜至今为止没有一本小说获得成功,好几本无一例外都是从头到尾单机。

不过他写小说的热情倒是不减,毕竟他也没想靠写小说挣钱,就图个自嗨呗。

郑不凡今儿构思了一个新的小说:带牛批系统的主角在十里坡练级,直接给练成剑神了,然后出门扫天下收后宫。就这么写下去,必然大火,搞不好还能一书封神!

嗨!我真他么是个天才。

郑不凡摁下电脑的关机键,外边已经全黑了,就在刚才他妈给他打了电话,说是家里还有剩饭呢。

一步步走下楼梯的郑不凡轻叹一口气,看着窗外的灯火阑珊,或许自己注定不会是什么大人物吧。

回到家,父母都睡了,毕竟现在已经十一点多,已经不早了。

热了热饭后却是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两口他便放下了筷子。洗碗,冲澡,然后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没想到一觉起来,却是在意外的地方醒来了。

…...

......

这是很香的一觉,甜美得让人陶醉,像是飘入了人间仙境,让人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不过这种美好的感觉并不长久,只是陶醉了片刻郑不凡便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醒来。

睁开眼,郑不凡看到的是一片蓝天白云。

我睡傻了?咱家天花板没了?半夜刮台风吗?

不对啊,我家这小区啊,上边还有十几层呢。

郑不凡揉揉眼睛,坐起身来。

海浪拍打沙滩发出的声响传入郑不凡耳中,他还闻到一股极其新鲜的…海的味道。

【读取信息中…十里坡,东海中的一个孤岛。】

【成功接取新手任务:在十里坡修炼到剑神境界,期间不得离开。】

一股信息突然出现在脑海中,把郑不凡给吓了一大跳,脑子突然出现一段信息,这让他感觉有些不良,像是被侵犯了一般。

“等会…穿越到十里坡…这不是我昨天构思的小说开头么?!可是这儿...也叫十里坡?”

郑不凡环顾四周,这个名为十里坡的孤岛看起来不过四五十平米大小,而在其四周只能看到无边无际的蔚蓝海洋。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因为穿越带来的欣喜,只有震惊和愠怒之色。

郑不凡的父母都快到退休的年龄了,他又还没找到媳妇。若是这个家没有了他,那他的父母…

“我不想穿越啊!系统,我放弃新手任务,让我回去!”

郑不凡对天大喊,祈祷着系统能够网开一面,允许他的放弃行为。

然而没有。

脑海中不知是否真实存在的系统没有丝毫回应。

“总之先观察一下四周好了。”郑不凡吐出一口浊气,冷静下来后喃喃道。

孤岛的中央,有一椅、一桌、一剑、一书。

郑不凡拿起放在桌上装演精致的书,上头写着两个大字:

剑典。

什么玩意?真的要我修成剑神?就凭这书,还有这破剑?

【读取信息中…天机剑,内蕴无限天机的神剑,名剑排行榜第一名。】

当郑不凡的目光移到那把剑上的时候,系统忽然又有了反应。

“就这?神剑?”

郑不凡端详着这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脸上满是怀疑之色。

“系统大哥,我真的想回去啊,您就放我一马吧...”

郑不凡放下《剑典》,再次对着空气哀求道。

八个小时过去,郑不凡无力地坐在石椅上,萎靡不振。

他向系统请求了数十次,喊到嗓子都哑了,却完全没有得到回应。

郑不凡一早就在这鬼地方醒来,连早餐都没吃,现在肚子都快饿扁了。

“难道我就要饿死在这孤岛吗...”

坐在椅子上的郑不凡双眼无神,无意间瞥了一眼那本《剑典》。

“我倒要看看,这本书有什么古怪...难道真的就凭这一本书就能修成剑神吗...”

【每日任务完成:阅读《剑典》,获得任务奖励:精美食物三份】

刚一翻开《剑典》,久违的系统就忽然出现,随后三份“精美食物”凭空出现在石桌上。

“我靠!这也叫精美食物?”

郑不凡看着桌上三个大馒头,还有三个红色的果子,不禁怒骂。

等等,这是每日任务?就是说,我一天只能吃这么点东西?

作孽啊!

【温馨提示:专心修炼《剑典》可减少饥饿感】

提示尼玛呢!我要回去!

系统再无应答。

郑不凡经过一番思想挣扎,终于是认清了现实,愤愤不平的咬了一口馒头,嘟嚷道:“不太对劲啊…”

悠悠五百年过去,郑不凡一直呆在这个名叫十里坡的古怪孤岛上。

郑不凡也不是没试离开孤岛,在修炼到能够御剑飞行的那天,他踩着天机剑飞上了一整天。

明明在动,却没有离开十里坡分毫。

而平时装死的系统倒也会提醒一声。

【温馨提示:请认真修炼《剑典》,在修成剑神后方可恢复自由之身】

他彻底绝望了,看来自己这辈子都交代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岛上了。他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像行尸走肉一般修炼,几近失去了自我。

每当想起家中待人和气的父母,郑不凡的心都在滴血。

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终于,那一天来了。

【检测到郑不凡晋升剑神境界,恭喜完成任务,获得自由之身】

这天终于还是来了。

去尼玛的,老子现在是剑神!老子自由了!

郑不凡尽全身力气大喊,一把将天机剑抛到天上。

然而这天机剑仿佛得到信号一般,竟是忽然有了自我意识般往一个方向飞走了,眨眼间就消失在郑不凡的视野里。

【检测到天机剑脱离郑不凡控制,自动接取主线任务:重新夺回天机剑。】

???

我靠!神剑丢了?!

他想着自己已经是剑神了,够牛逼到一剑劈开这个世界了吧,能回去了吧?

结果神剑没了,哪来的剑让他劈?

他现在已经是剑神,直觉最是不可忽视,而冥冥之中的直觉告诉他:只有天机剑才能劈开这片天地。

转念一想,五百年过去,自己的父母恐怕早已…

郑不凡长叹一口气,缓缓吟道:

吾困于此练剑五百年,誓要逆天一剑开天地

人间再无社畜郑不凡,唯有不凡十里坡剑神

《剑典》记载有九式剑招。

而第九式,也就也是最终一式:

天地为剑。

“我有一剑,取之于天,取之于地。”

郑不凡双目缓缓闭上,一股玄妙气息聚集于其右手之上。

轰!

一道沟壑出现在无际大海之上,两边海水久久不能合拢。

他轻咳一声,感觉身体被掏空,但似乎并无大碍。

郑不凡右手又是一挥,石椅石桌都被削成碎片,凝聚成一把剑,飞向了郑不凡脚下。

他踏着石剑,向着天机剑飞走的方向,走向了十里坡以外的世界。

黄发垂髫,怡然自乐,讲的便是近海的这个小渔村。

这个渔村连名字都没有,因为人口太少了,不配拥有名字。

其中一家三口,很是奇特,他们都姓李。

丈夫叫李无畏,妻子叫李元究。

两人有一个儿子,长得眉清目秀,叫做李希秀。

这个儿子可不得了!有多不得了呢?见到他的人都会不禁感叹出声道:“好俊的小姑娘!”

李希秀的皮肤也是出奇的白,怎么晒都晒不黑的白。

渔村的人甚至一度认为李希秀是天仙下凡,却错生男儿身。

不过很快就被辟谣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长路过渔村时给李希秀算了一卦,当时就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此子确实是男人之身,并无错生男体的可能。不过…此子虽然日后会有大机缘,但…”

“但是什么?”围观的众人都齐声问道。

“但他会拜上一个不靠谱的师傅,一生坎坷是命中注定的。但他最后,必然是名留青史的大人物之一!”

说完,老道人就在众人眼前凭空消失。

“厉害!厉害啊!”

“这就是真正的仙人吗!?”

小渔村众村民齐齐惊呼,朝着老道人消失的地方跪拜了起来。

…...

......

一步,两步…

一千步,两千步…

十万步,十万零一步…

一百万步,一百万零一步。

我靠,有完没完!这海阔到没边了?

终于,一抹曙光出现了,是人类的建筑,看起来像是个渔村!

同时,他还感受到一种被什么人偷窥的感觉。

但脚底下踩的石剑并不给力,摇摇欲坠,马上就要碎开来。这把石剑本来就是强行通过《剑典》中的招式缝合,无法飞行,连踏着走都够勉强,能走到这里都算非常不错了。

我去!两边的海水缝上了!

哥!给个面子…

十里坡剑神,给海水淹了…

他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

…...

......

“爹,快来帮我!好大的鱼!”

海边,一个眉清目秀的俊俏少年在吃力地抓着渔网,朝着一个中年男人喊道。

少年的名字叫李希秀,而中年男人这是他爹,李无畏。

李无畏眼睛微眯,似乎没有听到儿子的叫喊,口中喃喃道:“嘶…好强又好弱的气息…”

不一会儿,父子二人把渔网拉上岸,结果没有鱼,只有一个人。

“我来。”

李无畏挡住了焦急的李希秀,上前用手指点了一下这个人胸膛偏左处。

咳咳咳…这个人突然在嘴里吐出一大摊海水,但依然没有意识,气息微弱。

“带他进屋吧,过一会儿就醒了。”

李无畏吩咐道,看着被搬进去的人沉思了起来。

…...

......

上次晕过去再醒来就来到了这个鬼世界,这次晕过去再醒来,说不定就回到现实世界了?

被海水泡晕的前一刻,郑不凡的脑子在想着这个。

不过他这次醒来,居然是先说了一句话:“好俊的小姑娘!”

啪!

剑神郑不凡脸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小巴掌印,居然是他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打的。

“你才是小姑娘,我,真男人!”

李希秀皱着眉头,嘟起小嘴,这一副生气的模样却让郑不凡觉得有些可爱。

“秀儿,为父有事要问这个人。”

李无畏靠在门框边上,紧张地注视着坐起身来的郑不凡。

李希秀“哦”了一声就识趣地跑出门了,显然是个听爸爸话的乖孩子。

“你是谁?”李无畏双手环胸,神色凝重。

郑不凡同样神色凝重,他想了想,缓缓开口道:“在下十里坡剑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