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农门小娘子小说 安错错杨大丰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2020-10-14 15:02

《农门小娘子》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安错错杨大丰的书名叫《农门小娘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安琪静儿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奶包回味着烧烤,头头是道:“空间里的水和食物皆有灵气,你吃多了喝多了,气色自然就好了呗。”安错错还想再多问几句,便听有人叫自己,忙从空间里闪了出去。开了厨房的门:“大丰。”杨大丰脸上的焦急未退:“适才...

《农门小娘子》 八方烧烤铺 免费试读

奶包回味着烧烤,头头是道:“空间里的水和食物皆有灵气,你吃多了喝多了,气色自然就好了呗。”

安错错还想再多问几句,便听有人叫自己,忙从空间里闪了出去。开了厨房的门:“大丰。”

杨大丰脸上的焦急未退:“适才叫你也没回应,我还以为你……没事就好,天色不早了,还有没忙好的吗?”

安错错打个哈欠,退出厨房:“剩下的明天再说,这几天没睡好,刚才竟打盹了。”

杨大丰不疑有他,劝她早些入睡。

翌日。

安错错和杨大丰起身便去了山里,找到昨天设的陷阱,见上面的草盖塌了,安错错面色一喜,快步走过去,见里面躺着个大野猪,喜上眉梢:“太好了,大丰你快过来,咱们打着野猪了!”

杨大丰亦欢喜,没想到这陷阱还真管用。忙和安错错合力,将野猪抬出来,放到板车上,抬回家中。

早上村里偶有村民,见两人带着大野猪回来,或喜或嫉妒,跟在后面寒暄几句。

白氏一早上没见着这两人,正念叨着,见二人带着野猪回来,惊讶不已:“你们、这野猪哪儿来的?”

杨大丰将打野猪的经过道来,白氏算是彻底服气安错错了,转身进厨房,为二人准备早膳去了。

安错错急忙吃一口,便请杨小丫和白氏帮忙,串肉串,请杨大丰准备烤具。待一切做好,已是快到中午。

宁清镇,西街。

这会儿早市早就散了,许多摊位空出来,安错错找一处显眼的地方停下板车,布置好烤具,拿出现卖的炭,起火,放肉串。

不必她自己吆喝,不多时,烤肉的香气飘的满街都是,百姓不请自来。

“小娘子,这是做的什么啊,这东西好香啊。”

“这签字上的是肉吗,这闻起来怪好吃的。”

越来越多的人聚过来,安错错烤好肉,才抬起头来,笑着吆喝:“各位,这是小女子新研制出来的吃食,叫烧烤,三日后会在八方烧烤铺推出,今儿个免费请大家试吃,每人一串。”

“免费的?给我来一串!”

“我也要我也要。”

“这东西还怪好吃的,等你们开业了,我肯定去捧场!”

“……”

百姓听到免费二字,争先恐后的往前挤,安错错从中午烤到下午,将准备的食材都烤光了,百姓才散。

按错错站了三四个时辰,腰酸背痛的,却还神采奕奕:“烧烤的名号是打出去了,这几天有我们忙的了。”

“安娘,三天是不是太仓促了,咱们还什么都没准备呢。”杨大丰帮她揉着肩膀,徐徐劝之。

安错错拍了拍他的手:“打铁要趁热,你知不知道镇上哪个铁匠的功夫好,我要打点东西。”

说到铁匠,杨大丰倒是认识一个。

安错错随杨大丰找到赵铁匠,将烧烤架的图纸递给他:“赵师傅,按照这图纸上面的样式,三天之内,能否做出两个来,再打造五百根铁签,送到八方烧烤铺。”

赵铁匠扫了一眼图纸,略微沉吟:“做出来不难,但姑娘说的什么烧烤铺,我听都没听过,怎么送过去?”

安错错深吸口气:“还没开业呢,明日挂上牌匾,就在南街,很好找的。”迟早有一天,她要让八方烧烤铺的名声响彻全国。

三天转眼便到,八方烧烤铺。

通过这几日的宣传,镇上无人不知此店。

此刻门前聚集许多百姓,吵吵嚷嚷要进店,那日烧烤的滋味可让他们惦记好几日了。

安错错站在门口,笑脸迎客:“大家安静一下。今天是八方烧烤铺第一天开业,承蒙各位关照。本店现在在做活动,前三天酒水免费,一律八折!”

顿了顿,“但有一点,来这里用餐的,必须按照本店的规矩,不得耍酒疯,不准赊账,不准闹事,否则一律拉进黑名单,再不接待!”

众人还沉浸在优惠的喜悦中,又对烧烤的味道垂涎,巴不得快点吃到嘴里呢,自然满口答应。

“好,我们记下了,姑娘快让我们进去吧,我想吃烧烤,都想三天了,昨晚兴奋的都没睡好。”

话一出,众人哄然大笑。

安错错噗的笑出声,看向小二:“快招呼客人进店,先给他们上点瓜子果干,招待好客人。”转头看向百姓,“大家放心,点心都是免费的。”

瓜子果干?免费的?天哪,这些东西虽不贵,但免费供应客人的店铺,这还是头一家。

百姓争先恐后的涌入店中,小二有序地递上菜单,传菜单和上菜、招待客人的伙计各司其职,店里人虽多,却不乱。

“猪肉串二十串,羊肉串十五串,烤韭菜是什么?来两盘!”

“小二!”

客人争抢着叫伙计,小二忙的不可开交。安错错盯了半个时辰,发现客人要的东西多,只有两个烤具,上菜速度显然跟不上,便带着银子又去找赵铁匠。

将先前订做东西的尾款付了,又道:“赵师傅,先前做的烤具,再帮我做两个出来,这是五两银子,有劳您了。”

赵铁匠是个痛快的,知道她要的急,将其他事情推到一边,先做了她的。

开业第一天,生意火爆,看样子要再培养两个烧烤师傅才行,以及串肉串的人。安错错走在街上,计算着还缺什么少什么,一时不差,撞到了人。

“哎,你这人怎么走路的,再不长眼,当心把你抓回青楼去!”

安错错正要道歉,听见这话,顿时火大。但想到自己理亏,忍着没发作:“抱歉,我不小心撞到……”

“行了行了,别耽误我们办事。”那人急躁的让她让路,转头怒瞪一眼求饶的女子,“乱叫什么,你爹死之前已经把你卖给我们花楼了。再不老实点,老子打死你!”

女子红肿的脸上布满清泪,凌乱的发丝贴在脸颊,哭的声音沙哑:“不,我求你了,别带我回去,我会洗衣做饭,手脚勤快,只要别让我卖身,**什么都行……”

“你他娘的!”那人气急,扬起手就要打。

安错错眼疾手快拦下:“等等!”

那人一听,本就不好的语气顿时烦躁起来,“等什么等!今个你要是敢多管闲事,老子就让你一起跟她卖身去!”

安错错本就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儿,向来都是别人敬她一尺,她还别人一丈,哪里闷声吃过大响亏?

再说了,眼前这个女子虽哭哭啼啼的,看上去却倒是真的有几分可怜。

她壮着胆子上前一步,尝试与那人理论,“这青天白日的,你们还想强抢民女不成?”

女人总归是要互相帮助的,更何况她刚才好像听到这几个长相凶神恶煞的男人竟是要把她卖到窑子里去!

窑子是什么地方估计不用解释大家也都明白,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是宁愿寻死也也不会愿意沦落的那种地方的。

“嘿!我说你这个黄毛丫头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是不是要本大爷赏你一个大耳刮子,你才知道闲事不好管啊!”那人说着就是要撸起袖子,上前两步朝着安错错逼近。

本就是在人来人往的集市上,况且又是大白天,安错错也没什么好怕的,但是她见对方似乎真的是那种蛮横无理的野蛮人,若是真动起手来……

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介女流,在气力上都是比不得常年做粗活的男人的。

女子意识到情势不好,她已经被卖到了他人手中,对于安错错的路见不平已经很感谢了,哪里还敢连累她一起下水。

“姑娘你走吧,这件事不是你能插得了手的。”女子说着,眼角边的泪流的更加汹涌,满眼尽是无奈绝望之情。

如今她孤苦无依,又被卖到了恶人手里,往后的日子恐怕是不会好过。

“这……”安错错自然是想帮她,可当事人都已经这样说了,她若是再强出头恐怕也落不到什么好处。

心下虽是这般想着,嘴边却脱口而出,“你们这帮恶人,还不赶快放开这位姑娘!”

女子一听,眼底的感激之情立马涌现出来,从村子里一路被踢打到这集市上,有哪个人替她求过一句情?终究都只不过用着怜悯的神色对她指指点点一番罢了。

“呦!还真是个不怕死的!”那人脾气也是暴躁,见安错错执意要管,不免撸起袖子扬手就是狠狠的一大耳刮子!

可才落下去的手腕就像被强力胶死死的凝固住了一般,停留在半空中,无论他怎么挣扎着用力,那只禁扣住他的手就是丝毫不松动。

“大丰!”安错错心上一喜,连忙走到了他的身后。

那人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况且身后还有好几个跟着他混的兄弟们呢!就这样当众出丑,面上是怎么也过不去。

不过也奇了怪了,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力气大的出奇,一只手就那么扣住他的手腕,任凭他怎么挣脱都没用。

身边多了一个人,安错错脸上也不免多了丝得意,这杨大丰长年狩猎,不说别的,光是这平时拉弓的气力估计一般人都没有。

扣住一个人的手腕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小说《农门小娘子》 八方烧烤铺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