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修罗殿江城

2020-10-14 12:04

“坏蛋,坏蛋,你放开妈妈?”在江城怀中,羽儿挥舞着小拳头,厉声呵斥。

“羽儿,羽儿?”听到这声音,许亦然抬头望去,下一刻,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

“江城......”许亦然望着江城,语气中满时颤抖。

五年前,就是这个男人不告而别,丢下他们孤儿寡母,也是这个男人让她和孩子被视作许家耻辱,受尽众人的讥讽污蔑,艰难生活。

此刻他竟然出现在他面前,怀中还抱着羽儿,一时间,许亦然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面对他。

“是谁?敢破坏老子的好事?”赵青玄抬起头来,那双满是怒火的眼睛,一下子盯在了江城身上。

素华集团创始人,曾和许亦然并称为南城的金童玉女。

可以说,江城在南城的知名度并不低。

因此,赵青玄一眼便将江城认了出来。

只是见到江城之后,他并没有松开许亦然,而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口吻说道:“林家的那个废物回来了?”

“正好,你的老婆我先征用一下,等我完事了,你在给我进来。”

赵青玄得意的笑道,仿佛当着江城的面玩弄他的女人天经地义一般。

看着不知死活的赵青玄,江城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白屠,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江城语气淡漠,看向赵青玄仿佛看一个死人一般。

“明白,做这个我最在行!”说完,白屠露出了一抹嗜血的微笑,下一刻朝着赵青玄缓步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

“我告诉你,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敢动我的话,我让人......”

只是还没等赵青玄说完,白屠一双铁拳径直朝着赵青玄面门打去。

“啊!!”顿时整个房间之中传来一阵惨嚎之声!

江城来到许亦然身前,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轻轻的披在他身上。

看着眼前的女人,一时间,江城喉咙发干,久别重逢的喜悦,初为人父的惊喜,亦或是让他们母女担惊受怕的愧疚。

一时间,江城心中打碎了五味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刻,许亦然他也抬起头来看着江城。

四目相对,久顾无言。

最终,还是江城打破了沉默,开口道:“亦然,我回来了。”

许亦然倔强的别过头去,不再看江城一眼。

“羽儿是我们的孩子吧?对不起,我让你们母女受苦了。”

“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弥补你们,可以吗?”短短的一句话,直接戳到里许亦然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下一刻,她故作的坚强,倔强一下子崩塌了,两行清泪簌簌流淌。

“你**,你**,当年为什么要抛下我们母女,让我们受尽别人冷嘲热讽!”

见状,江城不由分说,一下子将许亦然紧紧地抱在怀里,任由她的粉拳捶在自己胸膛上。

“对不起,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让你们受一丁点欺负!”

许久,许亦然哭累了,这才送江城怀中起来,随后她看向一旁的羽儿,招招手让他过来。

“羽儿,这个就是你爸爸,叫爸爸!”

听到这话,羽儿站在原地,两只小手不停的搅来搅去,低着头,不说一句话。

江城蹲下来,摸了摸羽儿的头:“孩子,爸爸回来了,会好好保护你和妈妈的。”

顿时,羽儿开始低声啜泣了起来。

“爸爸!”

说着羽儿一头扎进了江城怀中。

时隔多年,心中再度有了牵挂,这种感觉,江城觉得很充实。

就在江城沉浸在一家人的团聚之时。

许亦然突然看到一旁倒在血泊之中的赵青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怎么,你怎么把他打成这个样子?”

此时,赵青玄像是一条被抽了骨头的死狗瘫倒在地上,胯下有一团血迹,旁边便是两个踩贬的肉球。

白屠不但将赵青玄的身体给废了,甚至连他当男人的权利也给废了,这种手法,简直骇人听闻。

“亦然,这有什么不妥吗?”江城询问道。

白屠在修罗殿中便是嗜杀狠毒的一号狠人,自己正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才会提拔他当自己贴身护卫。

没有将赵青玄折磨死,白屠这已经算是留手了。

“完了,完了!这可是南城赵家的少爷,我们得罪不起赵家啊!”

“原本只是一笔烂账,这下可好,这是要挑起赵许两家的血仇啊。”

许亦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看到这一幕,江城心中不觉一阵心疼。

许亦然明明是来追烂账,还差点被玷污,受害者明明是她。

可是,却因为家族势力,现在她却担惊受怕,害怕赵家的报复。

不过他回来了,这样的情况便再也不会发生。

这普天之下,还没有人能大的过修罗殿的修罗战神

当即,他开口道:“亦然,你先和羽儿回家,我去办点事?”

“什么事?你派人把赵青玄打成这样,你和我一起回许家吧,或许赵家看在许家的面子上会有所忌惮。”

“赵家比许家势大,若是赵家想要找麻烦的话,你感觉许家会保护我们吗?”

“这件事我来给你解决,明天,赵家之人便会将烂账给还回去,你们先回家!”

“不行,你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我不同意......”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便看到江城脸上那一抹自信的笑容。

一如五年前那个意气风发,智珠在握的商业天才,下一刻她把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那你小心一点,追不回来也不要勉强,千万不要逞能!”

“嗯!”江城点点头。

“爸爸,再见,你一定要来找羽儿啊!”

“一定!”

待到两人离开后,原本满目柔情的江城,脸色瞬间冰寒起来,仿佛来到地狱的修罗,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势。

一旁的白屠感受到。江城的威势,也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白屠,带上这个家伙,调集近卫军,我倒是看看这赵家有多大的胆子,竟然敢找我女人的麻烦。”

“是,战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