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爱君心慕年华

2020-10-13 15:03

但这些事,红绮是不会告诉萧言离的。

夜中的明月流出碎金的光彩,红绮仰头,轻声说:“我要走了。”

萧言离沉默良久,方开口道:“跟我回去。”

红绮笑起来,道:“你居然还没死心,我说过,我不会和……”

“不是抓你回去问罪。”萧言离兀地打断她。

“那是去干什么?”

萧言离郑重道:“去殷家,把话说清。”

“然后呢?”

月色下,萧言离的眼神有种别样的认真:“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红绮怔了一怔。

但很快,她便又笑起来。

“不。”红绮又说了一遍:“我不去。”

萧言离好久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他听到她的拒绝会是什么感受,小医仙这样的人嘴里能说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种话已经着实让她意外。

他信了她真与殷家有血海深仇,可她还是不能跟他走。

她不要公道,她只要血偿。

天边明月高悬,萧言离站在门前的水榭旁,手里的星坠覆上一层玉质特有的流光,手里还握着药囊。

他捏着星坠的手很紧,紧到红绮以为他马上就要动手。他却是下颌微动,又说:“跟我回去。”

红绮无奈:“萧三,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萧言离嘴唇动了动。

红绮懒得再同他周旋,纠缠得她心烦,尤其那句“跟我回去”听得她耳朵都长茧。

她甩出定骨鞭,长鞭疾甩出凌厉的风,扑面而来全是肃杀之气。

红绮冷冷地说:“那便各凭本事吧,你要真能擒了我回去,算你厉害。”

寒鸦啼,乌云蔽月,安静的亭台水榭之上狂风骤起。

月光隐到云后,半明半暗间只能看见红衣姑娘漠然的面庞,和那双狐狸般的媚眼,混着骇人的狠厉。

风吹起萧言离衣袍一角,从未有机会在红绮眼前打开的星坠终于使出了武器该有的威力。

战况一触即发。

星坠的扇面也是黑的,玉骨从扇面之下猛地拔出,露出数枚尖利的长刺,扇面边缘更是闪着锋利的冷光,比起钩月有过之无不及。

面上是玉骨扇,实际是袖中刀。

红绮甩起长鞭,狠狠地冲萧言离去,直取心口。

电光火石间,萧言离翻扇格挡,不料长鞭力道奇大无比,震在虎口处,让半条手臂都发麻了。

萧言离退后了些,还未喘平气息,下一鞭又带着千钧之力朝他袭来。

……

门生已断了气,可谁都没注意到。

萧言离的呼吸越来越急,心腔也越发疾跳,他用尽全力控制着星坠,险险地避开一招,扇面在手里打了个旋儿,缠紧了迎面来的长鞭。

他没说话,攥紧了鞭子,可红绮却实打实地感受到了那段传来的内力威慑,让她背脊有些战栗。

“萧三,你比我想得厉害。”她眼里闪着兴奋的光,是棋逢对手的喜悦。

她道:“但你干嘛不还手?都说过了,我们各凭本事。”

萧言离头微垂,松开手中的长鞭往她一抛,沙哑的声音轻得不能再轻,却清晰地传入红绮耳中。

“能让我不想还手,也算你的本事。”

红绮眯起眼,一动不动凝视他。

他偏过头,并不看她,侧过的脸颊融在夜间清冷的余晖里,有千言万语都被风吹散了。

乌云散去,月光重回天地。

红绮:“萧言离,你该不会……”

她没说完,萧言离忽然猛转过头,将手指放到唇边,示意她安静。

他低声说:“有人来了。”

……

侧耳去听,果真有人在悄悄接近。

都怪刚才打得太投入,竟都没听到脚步声。

步伐轻盈,似乎是女子……

“三表哥,是你吗?”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萧言离挪步过来,示意红绮先走。

红绮背着手,瞄过去一眼,起了无限兴趣,轻声问:“谁啊?”

萧言离低声道:“是青湮,叔母长姐的独女……”

他觉得这关系有些乱,纠结了下,直接下了定论:“是我表妹。”

原来是她。

殷远崖有两个女儿,殷芳川与殷萋萋,一刚一柔。

前者招了赘婿,后者嫁了萧宗主。

来者正是殷芳川的独生女,殷青湮。

“渔眠小筑这么偏远的地方,她跑来干什么?”

萧言离:“我今晚来时未避着众人,她可能听到消息了,便赶了过来。”

红绮斜他一眼,意味深长道:“一听到你来了就颠儿颠儿地跟来,萧三公子还真是招人喜欢。”

萧言离挡在她身前,望向断了气的门生,低声警告:“快走。”

“走什么?你把她叫来,正好一道将我抓去殷家,还省了力气。”

萧言离头疼,“今日先不抓你,你赶紧走。”

“我不。”红绮大喇喇地走出来,说:“来的是殷芳川的女儿,我怎么能走?正好我同殷芳川也不共戴天。”

“红绮……你……”

殷青湮是殷氏大小姐,殷家一向疼宠,平时派了许多护卫专门保护她。

她现下独身,但左右不过片刻,殷家众人就能赶到,局面便难以控制。

偏偏这女子没心没肝,只懂玩世不恭,让人恼恨。

推拉间,殷青湮已来到水榭前。

她穿的衣正是一袭青衫白袍,与萧言离的一身极其相配,容貌清丽,眉眼尤为秀美。

那眉眼,在见到萧言离时立刻绽放出如花般的笑靥,娇羞可人。

“表哥,你真的在这儿?刚听下人来报,我还不相信呢……”

几句话没说完,眼神注意到藏在萧言离身后的红绮,还有红绮身后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一下止住。

她惊得脸色大变,手指发抖:“你、你们,表哥……她……”

她的眼神与红绮隔空碰上,只见那女人冲她笑得极野,眼眸倏地变得深邃,抽出袖中弯刀,带着必死的杀意向她奔来!

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躲闪!

刹那间,钩月弯刀便架在了殷青湮的脖子上,刀片冰凉,抵住颈部血脉,仿佛眨眼间就能取她性命,叫她脑袋开花。

殷青湮浑身冰冷,颗粒疙瘩全都立起。

萧言离怒喝道:“红绮!”

钩月从脖颈处移到脸颊,削铁如泥的宝刀离殷青湮的雪颊只差分毫。

一缕乌黑的发丝轻轻断落,飘旋着落到她发抖的手上。

红绮将刀背贴在殷青湮的脸上拍了拍,笑着问:“这是你相好?”

这话一出,不只萧言离,殷青湮也愣了。

寂静中,两双眼默默地望向不远处的萧言离。

殷青湮咬了咬唇,面颊泛红,低头绞着衣摆,眼中隐隐露出期待。

红绮服了,“喂!刀还架你脖子上呢,你现在害羞个什么劲!”

又转头,问:“问你呢,是不是你相好?”

萧言离看着红绮脸上那个笑容,长叹口气,道:“不是。”

“噢——”红绮拖长音,附在殷青湮耳边,低声道:“那便杀了吧。”

殷青湮的脸色顿时煞白。

红绮挟持着她,与萧言离遥遥对峙着。

萧言离咬咬牙,“你放开她。”

红绮哼笑,一下举起弯刀,锋芒毕露,嗜血的气息难以掩盖。

殷青湮失声尖叫。

就在此时,突然响起一声高喊:

“刀下留人!”

红绮不耐道:“不留!”

“不行啊,要留的,要留的!”

一个圆润却灵活的身影从树丛里闪了出来,咻地溜到萧言离身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说:“老三,殷家、来人了,马上就、就到。”

红绮:“你又是谁啊?”

胖子撑着身体站起,擦了擦一脑门子的汗,露出一张笑脸弥勒佛般可爱亲善,看着红绮一抱手,道:“姑苏萧氏第二门门主,谢离忧。想必姑娘就是那位武功深不可测的美人罗刹吧?”

美人?罗刹?

红绮腾出一只手,潇洒地撩了下头发,“都是虚名。”

谢离忧:“姑娘实力配得上,不算虚名。”

红绮点头,“谬赞了。”

谢离忧笑笑:“哪儿能啊,谢某夸人从来都真心实意,没有半分虚言。”

红绮道:“你这胖子倒是有趣。”

谢离忧拱手:“谢姑娘夸奖。”

萧言离拧着眉,神情严肃:“红绮,你放了青湮。”

谢离忧这才一拍大腿,道:“对啊!女侠,咱犯不着,你快放了大小姐,否则殷家就要来人了,到时你想跑都跑不掉!”

“别急啊,”红绮手上用力,见殷青湮脸色更白了几分,满意道:“我问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我就放了你。”

殷青湮犹豫着点头。

红绮下巴一扬,指向萧言离的方向。

“你喜欢他?”

谢离忧抱紧自己肥硕的身躯,故作惊惶:“这这这不能吧。”

红绮皱眉:“你闭嘴。”

谢离忧如愿以偿地闭了嘴。

殷青湮从小被养在姨母家,虽都和江湖中人打交道,但深居简出惯了,哪里听过这么直白直接的话语,当下脸皮由白转红,半天支吾不出个字来。

她哆哆嗦嗦,无助地向萧言离求救:“表哥救我。”

红绮一手掐上她的脖颈,笑道:“救你?要不要我告诉你,你的亲亲三表哥,他已经是我的人了?”

……

谢离忧的眼睛,就这么从直视前方默默地往右转大半截。

他咳了咳,小声咕哝:“老三,她什么意思?”

不答。

谢离忧:“你真失身了?”

安静,还是安静。

无法言说的愤怒从殷青湮的心口爬到头顶,她气得浑身发抖,争辩道:“你这妖女,你休得胡言!”

“是不是胡说,你问问你表哥不就知道了?他可是说了要娶我进门,还信誓旦旦要和我一起去死呢。”

谢离忧:“不是吧……”

萧言离:“……红绮,放了青湮。”

谢离忧:“……”

娘的,萧老三没否认!

当下他只觉得头皮发麻,脑袋发胀,天灵盖突突地疼。

好你个萧老三,枉老子从小跟你一起长大,你八岁那年下错了药差点把胖爷毒死,戚烬都算好买棺材的钱了,爷愣是凭一己之力挺了过来,爷都没跟你计较!

你现在有这艳福你居然不叫上我!

红绮笑嘻嘻的,“不放!我不仅不放,我还要把她做成傀儡,那种听得见,看得着,但只能听我话的傀儡,等我玩够了,再把她送给天枢师伯养虫子,这一身好皮肉不能白白浪费了。”

一张娇俏的脸蛋,说出恶毒无比的话语,却是再寻常不过的语气。

可任谁,都能明白她绝对再认真不过。

谢离忧摸上自己的喉头,咽了咽唾沫。

算了算了。

这女人浑身是毒,再漂亮他也不敢碰啊。

这艳福还是萧老三一个人受着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