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浑天记》洛羽钱灵儿最新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2020-10-13 15:02

朝朝东阳齐云落,幽幽残月天桥郭;

古道去来今宵卧,玄门踏剑在云中;

十万里泪孤如墨,书不尽万载如梭。

神赐大陆辽阔无垠,中有内海,名唤泪孤,其方圆数十万里,浩瀚无边!而泪孤海外,乃九州环伺,相连之地。其山峦叠嶂,奇峰峻岭如擎天耸立之柱,贯彻云霄!故神赐大陆,懿称——山海。

山海九州,东南赵境土壤肥沃,文风鼎盛,水路纵横商贾云集。传说在这人间凡尘之上,有那可踏云渡海的天外飞仙。而人间,更是自古代代相传,有上古遗族残存于世,隐于山外山,寿元无穷,却无人有缘相见;亦有人言,在那群峰叠嶂之上,擎有天外天。其上仙宗玄门耸立,可修无量法门,悟,长生无极之道。

时光荏苒十万载,修真问道之人,多如过江之鲫,不可计也。虽说神赐大陆地域辽阔无边,然,修真世家宗门,却皆隐于各处灵气充沛之地,不问世事。若要问哪个玄门道宗,底蕴深厚?那便要说一说,青丘北麓上的五行峰巅,云烟浩渺处的天下第一宗——五行宗。

五行山峰,五峰相连,其形似指似剑,巍峨数千丈高耸入云。奇石怪松间,常有水榭瀑布穿云贯空,飞流垂落三千尺,直入人间。远观之,峰峦叠嶂起伏,云烟蒸腾而上,隐没林阴宫阙。仙鹤伴云,向天舞;其峰如剑,穿云过。其形其势,如此奇景天下闻名,故有五行剑峰之称。

五行宗历史悠久,至今兴衰延年,已有近十万载,亦曾为天下第一大宗,更是为数不多的剑修正宗。其开宗祖师,乃是十万年前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率领正道残众,驱除邪魔墨灵一族的天机老人,故亦有‘天下宗门出五行’之说。

话虽如此说,可也好景不长。自天机老人创立五行宗之后,不久,他便销声匿迹不知所踪。自此,五行宗内部,为宗主之位纷争不断,实力大损不说,更是一蹶不振。与此同时,山海各大小宗门,修真世家相继崛起。五行宗更是日落西山,不复往日辉煌,由盛而衰。让人闻之,惋惜之余,不禁感叹。

然而,世事难料。

直到距今一千多年前,神赐大陆修真界的格局,却因一人发生了巨变,五行宗也因此,再一次迎来了曙光。

大概是天机老人在天之灵,实在不愿意看到,自己一手创立的宗门,如此衰败下去。五行宗竟出了一位绝世无双的‘人物’——萧在天。要问,为何不说萧在天是绝世无双的‘天才’呢?原来,萧在天乃一凡俗乞丐出生,虽说剑修悟性过人,却是五灵杂根,这样的废柴资质!不过长言道‘天才,胜于起步之始;人物,胜于最终之果。’

萧在天如何?暂不多说。只说,他机缘巧合之下,得遇莫大道运,自此一飞冲天!其后,更于泪孤海上,一人独战五大宗门老祖。一人一剑,化五行;五行轮转,战群英!山海为之震动,五行剑仙之名,更是冠绝天下。自此各宗门世家,皆,复尊五行宗,为天下第一大宗。

五行宗一时,风光无二。

萧在天一战成名,短短千载光阴修途,最终聚为一劫!九九八一道天雷贯顶而下,奄奄一息之际,萧在天仗剑而上,竟然硬抗天劫,飞升成仙!山海,再一次为之震动!要知这十万载岁月,修真者如那夜空繁星般,不可计数。然而,却无一人可渡这九九天劫,飞升成仙!以致最后,皆以为飞升,乃是虚妄之念。而萧在天飞升成仙,对于山海修真界,无疑是打开了一扇,通往仙界的希望之门!但,同时也带来了,居心叵测者的暗中窥伺!

说起来,老天仿佛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故意戏耍捉弄这五行宗一般。

在萧在天飞升之后不到百年,一次秘境争夺战中,五行宗数名老祖,竟然相继陨落!长老、弟子更是损失惨重,宗门骤然遭受如此重创,可想其危。

自那之后,时至今日已过千年。五行宗再一次由盛转衰,可谓跌至谷底深潭。若不是有祖师留下的护山大阵守护,更兼萧在天所创的五行剑阵,震慑宵小。估计,不知将有多少心怀叵测之人,早已找上门来,‘请教’那飞升之道。

虽说,五行宗衰败至此。可常言道‘瘦死的骆驼,终究比马大’,五行宗底蕴犹在......。

.........

时光荏苒,云海缥缈,如今在这五行宗,隐末峰外,正有一灰髯老者。他面带和睦的微笑,身着青色长袍,手中一片青竹绿叶,两指轮换间,正不断微微翻转反复。那双开阖如月牙形的双眼,正隐隐流露疑惑的光芒,仰望长空那无际湛蓝。这灰髯老者,正是这五行宗当代宗主—青叶子。

此时,青叶子并非一人,其身后正静静地立着,一位身着蓝色宗门长衫的英武青年。

青年双手环抱长剑于胸,狭长的双目微微闭合,状似假寐。平静的面容下,眉宇间却不时微微颤动着?

青叶子望着长空,摇头隐忧责备道:“山君,汝心已乱,强自入定,又有何用?”

叫做山君的青年骤闻青叶子所言,瞬间颓然,双目更是不甘地睁开,望向身前树荫下,依旧背对着自己的师尊青叶子,他惆然道:“师尊,弟子又让您失望了。”

青叶子回首一笑:“失望?”

他望了眼,自己这最是得意的大弟子,伸出正夹着一片竹叶的手指,点了点后者,意味深长道:“~在一众师弟师妹中,你虽资质不是最好,但却毅力非凡,修为最高,更兼稳重干练,为师心中对你...寄予厚望啊。”

山君一听,顿时一震,随之惊喜道:“谢师尊……!”

不等山君说完,青叶子便伸手制止,话锋一转道:“然而!我辈修道最重修心,可恰恰此点,一直是你薄弱之处。”

闻听师尊指点之言,山君连忙行礼道:“师尊放心,弟子记下了。”

青叶子点了点头,随即笑道:“恩~,为师知你一直想要在青云榜上留名,...其实,老祖当年也想过哦...。”

骤然听闻老祖秘辛,山君难以置信地抬头,望了望隐末峰上,云雾飘渺遮蔽之处。

随即又看向此刻,正一脸神秘微笑点头的师尊,欲言又止道:“师尊...那...那老祖可...?”

山君显然对老祖的过往,很是好奇。

但青叶子却微微摇头,制止道:“入得青云,千载朝朝,神影、空冥又岂在话下?”

听师尊之意,显然,老祖是未入得青云榜。要知此刻,他与刚闭关结束的师尊,正是在此等候老祖出关。而老祖闭关,便是为了突破圣堂大圆满桎梏。圣堂之后便是神影,而神影期更是自己渴望,而遥不可及的境界。只是老祖闭关时短,也不知是何缘故,竟然传书师尊前来,难道......。

“咚!~~~!”就在山君沉思之时,忽然!自那隐末峰上,传来一声浑厚的钟鸣之声,幽长而深远。随即,便是石门缓缓开启之声,隐隐传来。

二人目光,顿时聚焦到隐末峰上,云雾遮蔽之处。

约莫数息之后,只见云雾缠绕处,隐隐现出一道人影,朦胧不可清。

青叶子一眼便已认出,正是自家老祖。见此一向笑容满面的青叶子,竟一改先前姿态,面露恭敬地行礼道:“恭迎老祖出关。”

“免了吧~。青叶~老夫此次突然出关,乃因师兄传书之故。此乃密令,汝依令行事,断不可违逆。”

说着,只见一道流光,瞬间飞至青叶子身前!身后山君一见,正是一枚金色玉简,想必老祖法旨尽在其中。

此刻,青叶子神情恭敬,只单手一招,那虚浮的玉简便没入手中,化为虚无。

做完这一切,青叶子连带着山君,再次恭敬行礼道:“青叶子(弟子)谨遵老祖法旨。”

待二人说完,抬头视之,却见老祖竟已腾空而起,踏云长空而去。

望着御空而去的老祖,山君疑惑地问道:“师尊,老祖不闭关突破了吗?”

青叶子若有所思道:“老祖行事自有道理,我等只需依法旨行事便可,无需多问..。”

说着,他便微笑走开,山君一见自家师尊都走了,自己还在此地做甚?于是怀抱长剑连忙跟上。

恰在此时,青叶子随意地问道:“最近宗门有何事?”

见师尊如此一问,山君眉头顿时一挑,随即一脸凝重之色:“师尊,宗内倒是无事。只是,只是最近山下,竟莫名出现一伙人,截杀附近过往行人。”

青叶子一听,先是一怔,随即笑道:“...这有何异?大惊小怪。”

显然,对于青叶子来说,凡尘匪患劫掠之事,自有世俗王国管制,与他等玄门互不相干。再者,此等寻常劫掠,也无甚怪异之处。他反倒是觉得,自己这颇为器重的大弟子,有些大惊小怪了!

山君见自己师尊有所误会,急忙道:“师尊,非是山君小题大做,而是此事诸多蹊跷。”

“哦?”见山君如此模样,青叶子面露好奇之色,示意其继续。

山君点了点头,面露凝重道:“师尊,弟子多番打探,发现死者皆年少之人,且凶器之上铭有我宗字样!而死者,大多是凡俗之人,但,但其中也有我宗一名内室弟子!”

“什么!?”青叶子骤然听闻,微笑的表情瞬间消散。

数息之后,他才慢慢缓和道:“看来...老夫闭关期间,发生了许多事,很好,很好。山君,...以你之见,此为何故?”

望着此刻面无表情的师尊,山君略一沉思道:“弟子以为,此,极有可能是其他势力,想要削弱我宗实力,乃绝户之计。更有可能是见我宗势弱,想要窥伺我宗,萧宗主飞升之术!”

见山君竟与自己所想不谋而合,青叶子露出赞许的笑容,点头肯定道:“不错,正合为师之意,那又如何应对?”

似是早就料到师尊会有此问,山君自信一笑,侃侃而谈:“弟子以为,当严令宗中子弟,不可独自下山。而已然外出的弟子,当即刻传令召回。同时,请长老带领无垢期修为以上的弟子,外出探查,寻机灭杀!”

望了望此刻正一脸狠戾之色的山君,青叶子眉头微凝,心中一阵无奈‘我这大弟子什么都好,就是这戾气重了些,看来还需多磨砺磨砺啊’。

见师尊青叶子摇头凝眉,山君顿时面露颓然道:“师尊,是否弟子所说不妥?”

青叶子一见,瞬间舒展眉头,摆手道:“非也,为师在意的,是你这股子戾气,以后还需要多加磨砺克制啊。”

“是,弟子铭记。”

说着,这师徒二人,便一边谈论着山下之事,一边渐渐远去。

..............

穿过云雾缠绕的五行峰,直坠数千丈飞流而下,向北百里有一松柏密林。松柏林立如峰,微风拂过齐整如一,在这炎炎夏日,倒是给人平添了几分凉爽之意。

在这密林之中,此刻,正有一行五人身着黑衣,头戴铁面,手杵利剑散坐林间。那一双双如鹰的双瞳,正不断扫视林外,似在等待着猎物到来!

就在这时,只见一人手持利剑猛然杵地,郁闷道:“少主,我等已在此守候近两个时辰,也未见得半个五行宗人影,该不会是情报有误吧?”

“是啊,少主,会否有误?...”众人议论纷纷。

前方为首一黑衣人忽然转过头来,那双冰冷入骨的狭长眸子,正透过扭曲龟裂的铁面双孔,隐隐射出仿佛如针刺一般,直插人心的冷芒!

待缓缓扫视众人一眼,见众人眼神闪烁躲避,他闷哼一声,回首望向林外,冷声呵斥道:“机密之事,岂是你等身份可以妄议?”

见少主动怒,先前说话之人立刻殷勤着,陪笑道:“少主错怪我等,只是这天气炎热,您何等身份尊贵!在此枯等,我等,我等这是为您鸣不平啊。”

显然黑衣人的话,听在黑衣少主耳中,很是受用。

只见他微微点头,笑道:“算你们还有些良心,不枉本少往日里提点你等。你们以为本少稀罕这差事?告诉尔等,若不是那贱种最近表现过于抢眼,本少会来此,取这微末之功?...不过话虽如此说,但你等也需放机灵点,听说来人可是五行宗内室弟子,修为更是无垢四层。”

被称做少主的黑衣首领这一说完,众人顿时流露慌乱之色。显然,以他们四人,不过无垢一层的实力,面对无垢四层的剑修,简直就是十死无生!

见四人如此不堪,黑衣少主闷哼一声,不屑道:“没用的东西!你等也无需惧怕,本少出发之际早有准备。林外我已布下幻阵,只待其入了幻境,行至此处。届时再四下杀出,定然防不胜防!”

“好计!”众人一听,想也不想,便是一阵低沉的呼和。

见众人显露崇拜之色,黑衣少主自得笑道:“再者,虽说他是无垢四层剑修,但那又如何?本少可是无垢六层玄修,杀之易尔。”

“少主威武!”

“少主真乃天纵......。”众黑衣人一听,心下大定的同时,当然不忘一通响亮的马屁迎上,倒是拍的黑衣首领浑身舒坦,仿佛这闷热的天气都凉爽了几分。

而就在众人马屁横飞之际,林外远处,正有一少年身高近七尺,肤色白净外罩白色长衫,手提三尺青峰踏步而来,倒是风度翩翩英气不凡。

白衣少年手提三尺剑,此刻,他正面色红润,气定神闲地向前赶路。

可走不多时,他只觉这鬼天气,越发炎热起来!

少年擦了擦额头汗渍,解开腰间水壶猛灌几口,随即抱怨声道:“这该死的天气,都快成蒸笼了!呼~~如今时辰尚早,还是暂去林中避避暑吧。”

似是天气炎热,眼下环视四周,竟然热浪翻滚,隐有恍惚。见左近松柏茂密成林,他转身便向林间走去。

“少主,他来了,否现在动手吗?”见白衣少年慢慢走来,四人顿时一阵紧张,顿时手握剑柄,更有甚者竟然长剑已拔出一尺有余。

黑衣少主一见,顿时沉声呵斥道:“蠢货啊!待其放松之时,你等四人再一起杀出,本少届时乘其不备袭之,必然可一击毙命,静声!”

见白衣少年已行至林外不远,黑衣少主立刻呵止众人,林间随之复归平静。

白衣少年见一入密林,炎热与烈阳,便双双被林荫阻隔在外,丝丝凉意顿时袭上心头,更有阵阵夏风拂面好不舒爽。

休息片刻,他背靠松柏,一边喝水,一边回想此番回宗之事。

“大师兄飞剑传书,急命我等回山,不知发生何事?难道宗内有事发生……。算了,还是快些赶路要紧......。”

想到大师兄传书甚急,白衣少年还是决定立刻赶路。

可就在他欲要起身之际,突然!他顿觉周遭四方,传来阵阵刺骨之意!

“嗖!嗖!嗖!嗖!”四声锐物裂空之声,骤然响起!

白衣少年霎时目露惊诧!

只见得四把飞剑,竟从两丈外凭空显现!刹那间,便于四方贯空而来。而自己先前竟然毫无察觉,如此便只有一种可能!

“幻阵!”

小说《浑天记》 第二章,神赐山海隐神宗,五行在天引祸中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