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三生叹:凤引九天上玖殿下 三生叹:凤引九天

2020-10-12 15:03

《三生叹:凤引九天》 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三生叹:凤引九天》是上玖殿下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凤知潆文宵,书中主要讲述了:停下挣扎,我拿袖子遮住了半张脸,冷哼了一声,愤愤道:“偷腥吃的猫,从来不会承认自己偷嘴了,我没沉睡之前你们两个就走的挺近的,何况,我这一睡,都物是人非了。听小玄说,你现在是为众仙朝拜的暮南帝君了,再不...

《三生叹:凤引九天》 第9章 住在玉清宫 免费试读

停下挣扎,我拿袖子遮住了半张脸,冷哼了一声,愤愤道:“偷腥吃的猫,从来不会承认自己偷嘴了,我没沉睡之前你们两个就走的挺近的,何况,我这一睡,都物是人非了。听小玄说,你现在是为众仙朝拜的暮南帝君了,再不是当年的文宵大神,这个名字,至今,大抵也只有我会唤了。你一口咬定我是你的未婚妻,可我心里都明白着,你我,是不可能成为这个关系的。”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木头桩子!”我将头往他怀中埋了埋,他,的确是个木头桩子,而我,也曾经喜欢了他整整六万年。

就近寻了个宫殿,他大步抱着我走了进去,绕过一扇桃花仙鹤的屏风,利落的将我放在了一把芙蓉玉造的宽椅上,不等我坐直身子,他便突然一只手臂从我肩头穿过去,扶在了玉座的椅靠上,将我给牢牢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俊逸容颜在我眼前愈发放大,只一刹那的时间,我便感觉到了他温热的鼻息扑在了我的脸颊上,撩的我心底,一片涟漪荡漾……

手及时抵在了他的胸口处,不许他再靠近,我心跳的有些快,容颜发热的支支吾吾道:“文、文宵,你变了。”

他怔了怔:“变了?”

我重重点头,“对,以前,你从来不会主动离我这般近,一直以来,都是我在努力的靠近你,可你,却在有意识的疏远我……”

敷在他心口的手被他再次攥住,他抬起一双深眸,看着我,轻言慢语的回答道:“以前,不过是我仗着你喜欢我,所以才放心,对你冷淡。因为我知晓,你不会离开我。”

“我、我喜欢你?谁、同你说的?我像是那么想不开的人,会喜欢你么?”

这人是受了什么**,我都还没开始自己的计划呢,他怎么,已经自己先跳坑里去了?

还是,他未卜先知,猜到了我的计划?这便更是不可能了,他又不是我心底的蛔虫!

莫不是为了云竹?

对于我的嘴硬,他也不曾追究,低头勾了勾唇,抬袖用指背轻弹了下我的额头,无赖道:“这种事情,你我心知肚明便是,你承不承认,都已然没什么意义了。”直起身,他拂袖在桌上化出一盏茶,端过来送给我:“你最喜欢喝的雨前乌蒙茶,先养好神,暂先,就在此处住着,你刚刚苏醒,体中真元尚未恢复,其他的事情不急于一时,有什么需要的,同我说一声,便是了。”

他还记得我喜欢喝雨前乌蒙茶,算他这厮有良心,没有彻底忘记我。不过,瞧见这茶,我又不觉想起了多年前在斓沂州战场上,被囚禁于木屋内的岁月了——

我天生是个豁达的性子,便是受了委屈受了冤枉,多也不了了之。彼时文宵红着脸出现在我眼前,质问我是否为魔族奸细的时候,我也不曾多与他争论过一句,因为我以为,了解我的人,即便我什么都不说,他都能明白我的心底所想,不求十足十的相信我,袒护我,至少也该想方设法的为我寻求真相,还我一个公道。可我等到最后,他也不曾与我说过一句,相信我。

发现那事与云竹有关,也是因为我乃凤凰之祖,化万息为众生,她说到底,也不过是我的一缕灵息所化,她身上是否染了妖魔之息,我轻易便能感觉的到。那时候,我还傻傻的提醒了他一回,可他都说了些什么……

“云竹的为人,本神一清二楚,她是否会做这等傻事,本神亦是自有分辨。知潆,我希望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我不希望,你再将这回事,扯到云竹的身上。她是你的小辈,即便有些时候冲撞了你,你也该,多包容才是。”

也对,当年是云竹力证我与魔族有干系的,亦是云竹拖着一身重伤,冲到他的面前给他报信,说魔族设了埋伏,我手下三十万大军无一生还,从而诱使文宵怀疑,是我将作战机密泄露。在文宵心里,她永远都是个文弱女子,使不出什么狠毒手段。而我,那时若是坚持自己的说法,文宵也只会认为,我是在蓄意报复。

再后来,我索性更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兴趣了,清者自清,我委实没必要,去改变一个原本便不相信我的人。

接过那盏茶,我闭目嗅了嗅雨前乌蒙茶的淡香,淡淡然的用着最平常的语气询问道:“文宵,你可知,这些年来,世间好茶千千万,我为何却偏爱雨前乌蒙茶?”

他轻理广袖,亦是在我身畔坐了下来,顺道抬指收拾了下桌上散置的笔墨纸砚,“我记得你曾说过,你对香味比较敏感,其他茶的香味,你受不住,唯有这雨前乌蒙茶气味清淡,似有似无,如雨后新笋之味,所以你便偏爱了些。”

我睁开眸,无奈一笑,摇头道:“其实,我并非是因为乌蒙茶香气淡,才比较喜欢饮用它,而是因为,我曾听祖神大人讲过雨前乌蒙茶的一个功效,这个功效,四海九州,知道的人屈指可数。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又是常用它,所以我一直以为你晓得的。”

他手上收拾东西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哦?什么功效?说来听听,或许我知道。”

我偏头看着他,沉了声,徐徐道:“雨前乌蒙茶,乃是止痛疗效最好的东西,比当年医神的麻沸散,紫转金丹的效果还要好上几千倍。平日饮着,是解渴的茶水,若是身上有了伤痛,饮着便是最好的止痛汤水,一杯入了腹,普通的疼痛,能止上一日,若是厉害些的,也能顶半日。所以我以前有个习惯,便是在战场上伤着了磕着了,回来必然要饮一盏雨前乌蒙茶,疼的轻浅些,便饮的少些,疼的厉害了,就多饮几杯,如此也免了吃那些苦丹药的麻烦了。”

终于,他手臂上的动作还是顿了下来……

深眸看向我,他拧了眉心,神色清肃。我装作没看见的继续抬盏喝茶,现在,他大抵明白了我被囚禁的那段时日里,为何后面的那段时间里,总是日日不断雨前乌蒙茶了吧。

那时,他将蓄魂草给了同时在战场上受了伤的云竹,他大抵以为我伤得不重,实则我从最后一次带兵清剿魔族的战场上回来时,便已经身受重伤,元神被魔气重创了。我断了三根肋骨,全身上下拢共被扎了六个窟窿,吊着最后一口气回到了他的身边,可我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他便开始质问我是否与魔族有勾结。

彼时我方明白,伤人体肤的痛,远远不抵伤人之心的痛分毫。

战场之上蓄魂草乃是珍贵物件,可雨前乌蒙茶,临行前,我倒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扛了两大包。得幸于旁人并不能闻得惯那茶似新笋一般的味,这两大包乌蒙茶才为我一人独占。雨前乌蒙,只能止痛,却不能治病,是以最后那十日,我日日衣衫被血水泡湿,又因着赌气不肯与文宵再见,所以这件事,他也不晓得。

原想着要瞒一辈子,但现在我想通了,我是女子,本就不需要背负这般多的痛苦委屈,说出来,也许能让他对我,再多几分愧疚之心,如此以后的事情,便也就好办了。

端茶的手被他拿住,我装作诧异的看向他,傻傻问一句:“你,做什么?”

他握住我的手沉默了一会儿,半晌,才强颜弯唇一笑,温声再道:“在安华池内泡了这般久,我去传医神过来,帮你诊脉,你先在此处缓一缓,一会儿我命人来帮你沐浴更衣。”

“嗯。”我点了点头,趁着他还未起身离开,忙抓住了他的手,急切问道:“你方才是从外面刚刚回来?你这回,不走了吧?我在你的宫殿里,若是你不在身边,挺、不自在的。”

他听完我的话,眸内光华又沉黯了几分,静了静,抬指一弹我的眉心:“不走了,有你在,我不会再走了。”

“……”

——

小说《三生叹:凤引九天》 第9章 住在玉清宫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