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一章和离

2020-10-12 12:04

听到这话,歆璃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她要告诉菁羽她早就有所预料?只是碍于她那时太过深爱卿邺,所以她才什么都没有说么?

“……没事,都过去了,以后有我陪你!”歆璃安抚着哄着。

可菁羽却是摇了摇头,泪眼婆娑的望着她道:“这件事,过不去!”

歆璃瞧着她眼中的赤红,心中蓦然一瑟。

眉心微皱,她不放心的道:“羽儿,你别做傻事!”

菁羽闻言摇了摇头,低声道:“我傻了千年,总不会一直傻下去的!”

满腹的委屈不是一场痛哭便能抹去的。

歆璃直起身靠在树干上,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菁羽,想了想还是问道:“你究竟打算怎么做?”

“我还没想好,但我总不会让他和月婵好过的。”

“要我帮你做些什么吗?”

“不了,我想自己来。”菁羽脑海中闪过她曾经跟在卿邺身后,如同跟屁虫的自己,自嘲一笑,“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还是要我和他自己解决。”

歆璃闻言叹了口气,菁羽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太过要强。

“羽儿,有时候装柔弱才是女子最有利的武器。”合眼将那些记忆都压了下去,才又睁开眼睛看着歆璃道:“哭的确是一种战术。”

说着,菁羽笑了一下,继续道,“可是没人疼,就不管用了”

而卿邺,从没有心疼过她!

歆璃闻言一噎,什么话都再也说不出口。

她不是菁羽,自然不知道菁羽经历的痛苦,也没有办法去感受菁羽的心境。

她能做的,也不过是陪在她身边,让她不那么孤单。

看着菁羽忙碌的身影,歆璃窝在树根旁,沉默了良久,开口问道:“那晞盉呢?你怎么想的?”

“……他是魔君,我与他注定没结果。”

菁羽说着,,缓缓坐起身,学着歆璃的模样靠着姻缘树,嗓子还带着些许的沙哑,“虽然我经受的一切都算是因误会而起,细究起来,也不过是我咎由自取,可我腹中的孩儿何其无辜?是我自己识人不清,爱错了人却累的他未出生便失去了活下去的机会,我纵使要讨个公道的。。”

“为何不放了?难道你就这么和卿邺拉扯着?仙魔生命无终,你这般蹉跎下去,往后千年万年的时光,难道都要这般耗下去么?不值得!”歆璃劝说着菁羽,苦口婆心。

可菁羽只是笑了笑,哑声道:“没有值不值得,只是这是他们欠我的。”

歆璃闻言不好在说什么,只能任着菁羽的意思,让她自己决定。

眨眼已经是卿邺摔门离去的七日后了。

菁羽站在月婵面前,看着这个得意洋洋的女子,心中一片冰冷。

就是因为她,卿邺舍弃了自己的孩子。

“你来这儿做什么?别以为卿邺不在,你便能伤到我!”

想起那日被菁羽破坏的大婚,月婵心中就涌起抑制不住的怒火。

她期待了那般久的大婚却被菁羽弄的一团糟,即使后来她和卿邺提起重新操办,他也是含含糊糊,不曾答应。

如今菁羽竟还敢来她面前?!

月婵攥紧了手,眼底满是冷意。

菁羽将她的心思瞧的明白,心中冷笑,哑声道:“月婵,你是不是觉得我从来不会还手?”

所以她才敢这般欺侮她,这般折磨她,这般伤害她!

“还手?菁羽,你以为你还是卿邺的妻子么?你不过就是个被休弃的贱货,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闻言,菁羽脸色都不曾变过,只是眼中氤氲的红愈加的深切。

“你……你要做什么?”月婵瞧着菁羽的模样,莫名的心中浮上抹忌惮。

可菁羽只是笑了笑而后周身气息陡然转变,愈加的冷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