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都市奇门风水师

2020-10-12 06:03

赵家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在钱上,如果不是因为还不了王百万的钱,根本就不用把提亲当回事。要是放在从前,叶枫肯定是没辙,不过现在,只要动动脑子,钱的问题其实并不难解决。

叶枫告诉二奎,这事儿不用着急,先拖几天,他一定能给二奎一个交代,然后就赶回家把自己关在了小屋里。

盘膝坐在床上,叶枫按照青田心法所记载的方式闭目养神抱元守一,感受着丹田内那股几乎要消散掉的热流并用意念引导着它按照青田心法在自己的经脉里运转。

之前这股暖流都是自己胡乱游动的,甫一开始引导,还真的是有点不听话,叶枫咬了咬牙,赶上这么个当口,无论如何,他今天都必须把这股暖流给炼化了,因为在他接下来的计划中“开眼”状态绝对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足足枯坐了一个多小时,在叶枫的不断努力下,那股细小的暖流逐渐按照他意念引导的方向运动了起来,沿着周身的经脉慢慢的游走。

而在游走的过程中,叶枫隐约觉得自己的经脉里有什么东西渐渐的融入了那股暖流,这种融入不但让暖流的状态变得稳定了下来,也让他对暖流的控制逐渐加强。

要说叶枫也是运气足够好,现在在他身体里的这点暖流,没有最初的十分之一那么多,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逐渐的用意念引导这股暖流对它进行炼化,如果是最早的那股,他就是打坐一个星期也未必有什么效果。从某种角度来说,三角眼那帮人倒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当外面传来公鸡报晓的啼鸣时,叶枫终于完全控制了这股暖流让它成为了自己的东西。不,现在已经不应该叫它暖流,而该叫它内力,当然,作为一个风水师,叶枫的内力和武侠小说里的内力并不相同,虽然也能强化身体,但是更多的方面则是体现在他的感官上。

结束炼化,睁开眼的那一刻,叶枫感觉整个世界都比以往清晰了一些,比如说身上那股臭味换在平时还能忍受,可是现在他却差点直接吐出来。

炼化内力的过程,对他的身体也起到了类似于洗筋伐髓的效果,现在的叶枫浑身上下都是散发着恶臭的黑色油泥,整个人狼狈不堪。趁着这时候天还没有大亮,随手抓了两件替换的衣服,叶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村边的小河沟。

初春的河水,还散发着刺骨的寒意,把不顾一切跳下去的叶枫冻得一蹦多高,好在叶枫聪明,一边运转起那丝少得可怜的内力,一边重新走进河里,这才算扛住了寒气,开始清洗身体。

对于赵家的事情,叶枫的想法并不复杂,炼化了那股暖流,他的开眼状态就能维持下来,之前卖五帝钱的钱还剩下五百,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要说去古玩街捡漏这点钱实在是干不了啥,可是他完全可以在村子里捡啊。

农村里好多人家都有一些老物件,然而很少有人有“古董”这个概念。那种拿青花瓷当猫食盆子的事情时有发生。叶枫没有什么古董方面的专业知识,但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可以让任何专家靠边站。

都说物久成精,一件东西年头多了,气场自然就比普通的强大,叶枫要做的只是扫上一眼,把这些东西买下来,然后跑到县城里卖个好价钱。

心里打着如意算盘,河水也显得温和多了,叶枫一边洗着身上的污垢,一边哼着小曲,那样子还真是有点惬意。

突然,一阵小风刮了过来,叶枫带来的干净衣服是挂在河边的树枝上的,被风一吹,裤子竟然掉进了河里,顺着水流漂了下去,叶枫连忙一个猛子,朝着水中的裤子游了过去。尽管河水并不湍急,他抓住裤子的时候也已经向下游了十多米。

转身打算逆流而上的时候,叶枫的眼睛不经意间在河边扫了一下,这一下让他整个人都呆愣住了,原来在河边一棵老树下面,一股青色的莹光正从地下源源不断的冒出来,光芒之强,堪比叶麻子那串五帝钱。

叶枫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真没想到,这种地方竟然也会有好东西?

当下也顾不得往上游走,七手八脚的爬上岸,跑到了那棵老树下。青色的光芒仿佛在以一种极其缓慢的节奏收缩舒张着,就好像人在缓慢的呼吸一样,“说不准还是个活物。”

叶枫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地上找了一块石头片子,对着光芒最浓重的地方挖了下去。

三月份的土地还没有解冻,用石头刨起来并不容易,好在叶枫有了内力支持,虽然力气没有打混混的时候那么大了,刨个土坑什么的却是完全没问题。几石头下去,就挖出了一个大小深度都和旅游鞋差不多的小坑,这一打去浮土,叶枫发现地里面竟然有一个铜钱大小的圆洞,黑咕隆咚的,也不知道底下是啥玩意儿。

以小圆洞为中心又往下挖了几寸深,一石头片子下去,坑底的土坠落下去一大片,原来这地下有着半个水缸大小的一个空洞,可是当叶枫看清这空洞里有什么的时候,立刻吓得“妈呀”一声,身子后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足足坐了一分钟,见到没什么动静,叶枫这才揉揉有点发软的腿站起来,探出头去想确定一下自己之前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这个地下空洞竟然是一个长虫窝!从上面看下去,里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长虫。有黄黑相间的金环蛇,黑白相间的银环蛇,棕黑色的乌梢蛇,翠绿色的竹叶青,凡是叶枫平常见过的蛇这个坑里几乎全都有。

更诡异的是,这些蛇并不是像平常见到的那样盘的好像消防水带似的,而是围着同一个圆心相互缠绕在一起,那个被它们当作圆心的,则是一条通体金色的小蛇。

这是整个蛇坑中唯一自己盘起来的蛇,全长不过半尺有余,除了一身金色的鳞片外,小蛇的头顶上,还有一个小突起,看起来就好像是长了个小犄角一样。

叶枫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的狂跳着,怪不得这边的青色光芒如此强大,这地下蛇坑里竟然有一条独角金蛟。

《青田遗书》异兽篇有云:独角金蛟者,盖群蛇之首,其色金,其气青,蛇首之上有鳞角如蛟。自现世起,便有群蛇拱卫,其蛇奇毒无比却妙用非常,以其胆所制清体固元丹,可解万毒,清沉疴,明目疏肝,向为御品。其脑内或有蛟丹,乃为镇宅破煞之妙品。

这还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有了这条独角金蛟,哪还需要像二道贩子一样到处去搜罗古董啊。

叶枫从旁边的树上折下一根树枝小心翼翼的从蛇坑里把那条独角金蛟挑了起来,这也就是三月天,独角金蛟虽然奇毒无比,却也需要像普通蛇类一样冬眠,直到被放到那条被河水浸透的裤子上都没有任何反应。

叶枫这时候早已顾不上身上有没有洗干净了,到河边把裤子又沾了点河水,沿着河岸找到之前脱下的衣服,一把抓起来就朝离得比较近的二奎家跑去。

一通砸门后,赵欣兰揉着惺忪的睡眼开了门,紧接着就是一声尖叫,“咣当”一声,门板险些拍到叶枫的脸上。

叶枫也是太兴奋了,忘了自己现在只穿着一条贴身的短裤。欣兰一个黄花闺女看到他这样子,不拍他才怪呢。

七手八脚的,叶枫总算是套上了那条还沾着油泥的裤子,这时候二奎打开门出来了,看到叶枫的样子,立刻就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我说枫子,你小子不会是看谁家男人不在家跑去搞破鞋让人家抓了个现场吧,你瞅你这样,还钻水缸里躲来着咋的?”

“滚犊子,不想你妹嫁给王老顺,就给老子干活去。”叶枫因为刚刚那事儿正臊得满脸通红,看到二奎还敢调侃自己,一个暴栗就敲在了二奎的脑袋上。

长虫是一种非常记仇的东西,这会儿虽然都处在冬眠状态,可是保不准这三月份的太阳会不会喊它们起床,那一个坑的长虫要是放着不管,保不准明天起来老根叔家就成了长虫窝了。

叶枫给二奎说清楚了蛇坑的位置,让他带上火油,一把火把那些长虫都烧了,这才回到老根叔家里,换了身干净衣服杀蛇取胆。

独角金蛟名为蛟,实际上也只是比较特殊的蛇罢了,整个过程并没有多么复杂,不过蛇胆不大,只有半个指节大小,而蛇头里的蛟丹更是只有黄豆粒大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这还是一条小蛇,能有丹就不错了。

作为赤脚医生,老根叔家里自然少不了砂锅草药之类的东西,叶枫拿了个砂锅洗干净,挑破蛇胆,扔进砂锅里,然后按照《青田遗书》里清体固元丹的方子,把研磨成末的陈皮、川贝、半夏、天南星等药材倒进去,又加了三碗水,放在小火炉上熬制了起来。

赵欣兰嫁不嫁王老顺,就看这一锅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