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冷情圈爱

2020-10-11 09:04

周末是一天休假期,虽然对阿妤来说很平常,不过她没有训练班什么的可上了,毕竟老师也是要休息的。正收拾东西准备履行请林狼吃饭的诺言时,刚下楼就看见了穿着褶皱衬衫四角裤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肖然天。

“你怎么没去上班?”看着懒洋洋的肖然天阿妤下巴都要惊掉了。

“真是不巧,今天我们公司放假。”

拿着遥控器播台。

“哈?”心情有些转阴的阿妤把包甩在沙发上,“劳动节过了,国庆节还没到,你过得是哪门子假期?”

“公司创建第三十九周年纪念日,我也不想歇的,最近这么忙,不过对待员工要像家人一样有紧有弛嘛。那样他们才能完成我在昨天给他们留下的两天份工作,我也才能睡个懒觉。”

阿妤浑身鸡皮疙瘩地冷笑一声,“哟,那您真是个好老板啊,用压榨职员的时间在这里……看电视剧?!”

“无聊嘛,闲下来也蛮无聊的。”

阿妤轻哼一声,“这种纪念日不应该都是公司请客吗?”

抓抓头发,“都说了他们要在家里加班,我的传统都是折现。”

“那我是不是该庆幸之前您把我娶走了,不然我这时候也要在家里‘加班’了!”

无奈地看着脸皮巨厚的男人,换好了衣服。

阿妤大学毕业后就进了肖式建筑,因为没什么经验,就进了后勤部。这个地方可以说是整个公司最没有发展前景的部门,具体工作就是:老板的电话坏了就去安一个新的,看门老大爷的门锁坏了就找人修好。基本就是干杂活的。

在阿妤进公司的第三天,后勤部只有她值班,说是总裁室的门把手坏了。那扇门不少气急败坏的女人都摔过,早该坏了。阿妤就找人带着工具去修。正好看见秋景,把她拦在了外面。

“后勤部的姚妤吧,现在总裁在和董事长商量事情,麻烦等一下。”

职业的微笑让阿妤对这男人有了点好感,没有架子,倒是个好上司。

阿妤点点头,带着修门的大叔站在一旁。突然,一个大约六十岁的男人推门而出,还一边对肖然天说着什么。

“你要是再不收敛我就把首席执行官的位置让给别人。”

“好,好!我让你如愿!”

随便扫视,一把搂住阿妤,“明天我就跟这个看上去持家又安全的女人结婚,然后给你生孙子!”

肖濂当然不允许这么个没家室的女孩子嫁给肖然天,更何况他是在赌气的当口。但肖然天懒得娶会处处限制他的大家闺秀,老爷子不让结婚他就订婚,弄得现在人尽皆知肖濂也不好反对了,现在想想真是噩梦。

最让阿妤耿耿于怀的就是肖然天对她的形容——‘安全’。什么叫安全啊!她哪里长得丑,顶多是有些土气,而已!

“你去哪啊?”肖然天看着整理行装样子的阿妤问道。

“关你什么事。”

穿好鞋子就准备出门。本来她想先联系好林狼再出门的,不过肖然天竟然在家,她可不想跟这家伙多呆一会儿。先出去再说,实在不行就去逛街。

“你……不会要去约会吧?”

“谁说我是约会!”

一听这个就像炸了毛一样,“我才不像你一样人尽可妻呢!”

肖然天有些轻蔑地笑笑,“那你就打算穿网格小坎肩宽领过膝长裙配运动鞋?品味很独特啊。”

“我天生不同于人。”

不打算过多理会肖然天,但还是换了一双凉鞋。

肖然天还是一脸看笑话的样子。还故作姿态地叹气摇头,那叫一个‘惋惜’。

阿妤把包扔过去,“我不出去了!在家恶心你怎么样?”

于是她就坐在肖然天旁边啃苹果,还跟他一起看有着恶俗情节的伦理剧。

“我输了,您出去吧,我不会再笑话你了。”

实在是受不了阿妤大声嚼苹果的肖然天举手投降。

“没门儿!大总裁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做准妻子的怎么能不陪着?”呲牙咧嘴地,恨不得喷他一脸苹果渣。

抱着抱枕后悔莫及,“真不是我说你,你就像个跟姐妹住在一起的高中毕业班老师!你要还是个普通白领就算了,可你现在是我未婚妻。进进出出多少注意点形象。”

阿妤斜眼鄙视状,抿嘴无言胜有声。

“好好好!”

盘腿窝在沙发里,“你胸平四肢粗,平时就适合穿休闲,出席酒会适合穿长裙,再掂四五个垫子,再来个披肩。”

“哟~您还真是为了我煞费苦心。”

阿妤大做深呼吸,“胸平四肢粗你看见啦!”

“你要是不介意可以脱了给我看。”

那副流氓样子跟叶禾间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视那个神经病,上楼换了林狼买给她的衣服下楼,不再理会肖然天就离开了。

肖然天看着离开的阿妤松了口气,随即摸摸下巴。

这女人也不是没有好衣服嘛。

然后优哉游哉地继续宅在家里无聊。肖然天大学毕业就接管了总裁的位置,打拼了四年,总算是没辜负他老爸。作为整个公司近乎顶尖的存在,他的确有很多空余时间,不过都用在应酬上了。肖然天不觉得利用别人可耻,这是他老爸教他的。肖董事也不大喜欢他的妻子,只是这么多年过来那女人不计较钱财,是真心对他,就让她生了孩子,那女人真争气,生出了男孩。不过因为难产去世了。肖董事最后的话是‘保孩子’,这当然也是她的意愿。

现在肖然天要娶阿妤,阿妤不像父亲口中的母亲一样端庄贤惠,无视钱财,对他也没有真心。那又何必在意?说到底两人还不是互惠互利。

只是……他也想要想他母亲一样的妻子啊。他老爸就是太不会珍惜了,让那女人等了那么久。现在想要孙子了?他又不是种马。

伸伸腰,继续看电视,这可是一年一次的假日,他就想好好休息,不去费尽心机引诱女人,不用绞尽脑汁思考运营,不用和Sirius的总裁勾心斗角,更不用听他老爸的啰嗦。

“林狼,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阿妤站在大街上打电话。

“当然,你的邀请嘛。在哪里?我去接你。”

爽快地答应。

还好阿妤没错过午饭点,正十二点的时候林狼终于开车接到她了。

“没打扰你的事吧?”

“没有,正好我也饿了。你知道,CEO也有很多空余时间嘛。”

四下打量了一下阿妤,“这件衣服你穿起来也挺好看。”

阿妤看看衣服,“是吗。不说这个,你想吃什么?”

林狼看了看,抬手一指,“我们去吃兰州拉面吧。”

“啊?”顺着林狼的手看过去,“你确定要穿着西装吃这个?”

“对,”林狼点头,“加两个丸子一个鸡蛋。”

阿妤无奈地捏捏包,她还狠心带了一千出来呢。林狼,真不是一般人。

阿妤陪着林狼欢乐地吃完了拉面,林狼是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阿妤可被看毛了。面馆老板都惊讶了。

这算什么?老男人的魅力?

林狼你作为CEO追求高一点好不好。阿妤等林狼一吃完就把他拉了出来。

“林狼为什么喜欢吃拉面呢?明明是公司老板啊。”

她忍不住还是问了。

林狼有些无所谓地答道,“我不是太子,小时候也是穷起来的。一顿拉面加丸子就算改善伙食了。”

“你是自己创业?那这么年轻就当总裁了?”这下可让阿妤惊讶了,林狼只比肖然天大两三岁的样子,肖然天的老爸是董事长,肖然天才做了总裁,林狼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也是总裁?

“我是费舍尔商学院毕业的,有好心人资助我上的大学,毕业后三年自费考取了MBA。之前我一直做投资,后来才创办的公司。”

“哦……真是厉害啊。”

听到这里阿妤不禁有些佩服,大部分考取MBA的人已经将近四十了,因为MBA的年龄门槛是不超过四十岁的人报考,还要有工作经验。林狼现在三十岁不到,简直是天才。

林狼摇摇头,“其实没什么,不过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一直没有女朋友。现在想想真是错过了太多。有些不划算。”

“那怕什么!”

阿妤拍拍林狼的肩膀,“三十而立才有男人味嘛,好男人不怕没人追,更何况你还不到三十!”

“欸……”说到这儿林狼叹口气,“还说呢,下个月我就整三十岁了。罢了,不提了。我请你去吃甜点?”

“甜点?”一愣,她刚请完他就要回请?是不是减肥计划又要推后了……

“怎样?”林狼又问道。

阿妤终是点头,“好!”

坐在林狼的车里阿妤又忍不住好奇起来。林狼人长得很不错,虽然没有肖然天的邪性魅力,但是浑身上下透着温醇,成熟稳重却不失活力,就好像玉石一样。

玉戴久了就会和人的体温一般温暖,就如林狼知晓人心一般。她与林狼接触的不多,也从未见过他发怒,甚至是一丝的不耐烦,就连平时秘书打来的电话他也不是一副命令的样子。这样的人应该没有缺心眼儿的会惹怒他吧?当然,这种男人发怒都会很恐怖吧?

吃着甜品,阿妤发现林狼总是看着她。

被盯得不自在,阿妤抬头问道,“有事吗,林狼?”

林狼不好意思地笑笑,“不,真是不好意思。只是我想说……姚妤你好像很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呢。”

“啊?”阿妤有些呆愣。这么直白地说,怪不得林狼你一直没有女朋友!这是在成心惹别人生气吗?

“我这个人……就是有些不会说话。其实吧,你的发质很好,与其披着不如做一下头发。而且你一直是素颜,虽然男人们欣赏素颜的女孩子,但其实真的是不吸引人的。我也讨厌浓妆假睫毛十八层的女生,但是女生出门最好有个淡妆,也是对别人的尊重。”

说完才意识到了不对,连连道歉,“抱歉,这样吧……我带你去一家朋友开的美容店怎么样?”

不得不说林狼的人际面很广,他带着阿妤进出了美发店、美容店。做了头发,做了护肤。说实在的,阿妤真是不习惯这些地方,一两百就能烫个头发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被坑?幸好,林狼有朋友。

阿妤的脑袋部分被林狼折腾完,精疲力尽地坐在马路座椅上。虽然她一直坐着,不过做头发的时候太累了。简直是心灵上的疲惫。

“这样不就挺好的了?有的大学生就很会打扮自己,所以才成了校花。我看你完全有这个潜质。”

拍了拍阿妤的头,拢好她新烫的卷发。是**浪,发梢染的玫瑰红,正好到胸前,刘海是直的原色。

“你就说尽好话吧,讨好小姑娘还管点用。”

虽然表面略显鄙视,但心里还是高兴的。

“二十出头就不是小姑娘了?你给自己定性的够成熟啊。在我面前还小着呢。”

“我说的是十几岁的小姑娘。”

“欸,我就算再缺老婆也不能找一个孩子吧?”打开车门,“我把你送回家。”

“时间晚了,我就不想麻烦了。”

阿妤看看表,已经六点了,“我已经离家很近了,走一下就到了。”

不等林狼回话就赶紧道别跑开,她住的地方可不是土包大学毕业生能买下来的。

林狼笑着摇摇头,喊了句“小心。”

就上车离开了。

说实在的,其实跟林狼说她住在那里也没什么,有的是人嫁给富二代,谁说总裁夫人不能交朋友?但是吧,阿妤却有点抵触告诉林狼她订婚的事。

是不是有些不道德?阿妤叹口气,不再想下去。她折腾累了,现在就想热热饭,吃饱睡觉。

可是到了门口,她才想到家里还有个肖然天!

突然有些不敢回家了。肖然天看见她这个样子会不会嘲笑她?推开门,果然看见了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居然还在看电视!

肖然天正美滋滋喝着酒看着球赛,听见大门有声音,知道是阿妤回来了。一回头,啤酒差点喷出来。

“姚妤,你是被我**了玻璃心吗?哈哈!你、你在哪里做的头发?”大笑指着阿妤,“这是什么夜店造型,是不是被人卖了?我可以去赎你。”

手包扔过去砸在肖然天脸上,“你才被人卖了!我这是遇到开理发店的朋友了。”

“开玩笑呢,”肖然天凑到阿妤旁边嗅了嗅,“你的那理发店老板能用的起这样的洗发水?你来这么一次人家就要赔千百块钱了。”

“我现在可是总裁夫人,就不能有点时尚造型师讨好我?”有些厌烦肖然天的恶意调笑,准备换衣服去厨房。

肖然天突然一把捏住阿妤的下巴,“你还去了美容院?”

“那又怎样?”打掉他的手扬眉挑衅。

肖然天突然变成了一副严肃嘴脸,“你不会被人包养了吧?话先说在前面,你想怎么玩儿我可以供着你,就算找男人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不准你和各大企业董事会的人接触,我可不想你坏我的脸面。”

真想不到那男人居然这样看自己!

阿妤有些生气,虽然她的确是接触了另一个总裁,但不至于给他丢脸吧?况且她就是再疯,再不喜欢肖然天,也不至于寂寞的找男人!

没再理肖然天,上楼换了衣服。再来到厨房,发现陈姨做的饭菜全没了,肖然天竟一点都没剩下。吃完的碗碟还放在水池里没有刷。

真是懒死了。

她放了水泡上,不然就很难刷干净了。以前她吃完可都是趁早刷干净的,因为不刷对陈姨也有些不好意思。阿妤今天也很懒,就留到明天让陈姨刷吧。

阿妤不愿和他生气,翻找了冰箱,没什么东西可吃。至于菜都是陈姨早上现买的,家里只有米面。她翻出手机,准备订外卖。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瞪了一眼懒成狗的肖然天,走过去开门。

“您的外卖,一共四百七十五元。”

一个年轻男孩背着一箱子东西站在门口。

“哦。”

阿妤暗叹一口气,准备去拿钱。

那家伙居然订外卖了,还不来开门。阿妤也不好意思让人家等,免得看一会儿笑话。

突然肖然天递过来几百块钱,“五百,不用找了。”

“谢谢您,欢迎下次订购。”

年轻男孩放下东西,鞠了一躬便离开。

肖然天抬着东西到了餐厅,摆好顾自吃起来。阿妤白了他一眼,气哼哼地准备自己叫外卖。

“行了,你过来吧。”

肖然天撇嘴说到。

阿妤这才有些别扭地走过去,坐在肖然天对面。

“刚才啊……我说的话难听,但也是为了你好。作为肖式建筑的媳妇,不少人会来巴结。你又这么傻,万一来一个不怀好意骗你,你自己受伤不说,要是被人利用来害我,我爸可不会放过你。”

吃着披萨,一副教育的口气。虽然话有些软了,但话里话外仍然以他的公司为重,还是警告的语气。

说实话,现在肖然天对她好多了。刚搬进别墅的时候,基本上懒得理她,见面说话也是冷嘲热讽。但自从孤儿院回来之后,态度就好些了。以前她连陈姨的地位都不如。况且她又不是肖然天真正的未婚妻,只是交易罢了,搞不好和肖然天结婚以后真的会让她变成离婚女。

吃完饭,起身,“您就放心吧,我没那么蠢,不会要你命的。”

肖然天没有说话。也许是知道了之前的话说的太重。

其实这女人打扮起来挺好看的,只是肖然天喜欢的女人是更加淑雅、很安静的女孩。姚妤可是一点都不符合。她爱挥霍、有小性子,不端庄不优雅,还有些自以为是,最重要的是这女人一点都不向他服软。

在肖然天眼里,每个女人都是有利用价值的。即使再怎么不喜欢,阿妤也一样。对他来说,那些富家小姐给他带了财富,而白领高干给他带来了效益,至于阿妤,带给他的是安稳。肖濂让他收敛。真可笑,老子当初就是这样会利用的人,还让儿子做正人君子!

他对阿妤不是很满意,所以阿妤肯定不会是他真正的另一半,他希望的女人是像母亲那样的。肖然天只有一张她的照片,女人有着黑色长发,脸上总带着微笑。听他老爸说她是善良的。

只是,他有这个福气可以遇到那样的女人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