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一章新帝姬

2020-10-10 15:04

穹苍上,九霄殿。

宫灵月站在紧闭的殿门前,落日余晖浓烈如血,染红了她的眼尾。

几个仙奴皆面色惶然跪倒在地。

殿内的是仙帝,此刻里面的却并非宫灵月这位帝后。

一旁的仙婢看得不忍,轻声道:“帝后,不如您先回宫吧……”

“不。”宫灵月身子僵直,嗓音苍凉,一如残阳之下瑟瑟秋风,“本宫就在这等。”

等什么?

等他之后施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

等他亲口说出,为何违背了当初誓言?

无论是哪一种,于宫灵月而言都是难言之痛。

千年前,她不顾父母族亲反对与在大荒之地的燕玄策大婚。

他曾许一生一世一双人,仙界谁不艳羡他们夫妻同心、伉俪情深?

而今千年过去,物是人非,他怕是早就忘记了当初的诺言!

宫灵月听着殿内之音,似尖刀利刃,碎魂诛心!

良久,殿门打开一缝隙。

“帝君累了吧,茗瑶去为您沏一壶云雾灵茶来……”

那女子声音灵动如雀,身上披着帝君燕玄策的玄色金锦长袍。袍下的身姿婀娜,美艳不可方物。

她朝殿外踏出一只纤纤秀足,抬头瞧见了宫灵月,满脸潮红只一瞬就褪去,惊得面色煞白。

“琼花仙子拜见帝后。”

说罢,屈膝要跪。

却有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身:“孤说过,你在这仙宫,可免跪于人。”

帝君燕玄策对上宫灵月那双染上血丝的眸,脸上明显闪过不耐之色,声音早不复当初情深:“为何突然来此?”

宫灵月苦笑,眸光一寸寸黯了下去:“我来是问帝君,一介小仙偷闯九霄殿,违背宫规,帝君打算如何处置?”

被燕玄策揽在怀中的女子,怯怯哀求:“茗瑶不知帝君在沐浴更衣,这才不慎闯入殿中铸成大错。可茗瑶仰慕帝君,愿留在帝君身边为奴为婢。”

宫灵月打量她那张好不楚楚可怜的脸,缓缓开口。

“既知有罪,来人,将炽魂鞭……”

她话还未说完,却闻燕玄策冷然开口:“孤看何人敢动她!”

宫灵月愣住,这是他第一次当面驳了她的意。

忍住心口涩意,她强撑着说道:“帝君难道忘了,宫规是帝君生母定下的。当初有小仙犯同等之事,被罚数千炽魂鞭,直到元神俱灭,才被扔下堕仙崖……”

堕仙崖乃仙界的惩戒之地,坠入其中,则魂飞魄散,化为齑粉。

而炽魂鞭,却并不会要了仙人的性命。

宫灵月不想杀人,她饶是心凉如冰,仍存有一丝奢望。

奢望对此女稍加惩治之后,此事可以揭过。

奢望与自己同床共枕了千年的夫君,从此可以回头。

然而毫无温度的声音自燕玄策口中吐出:“宫规可改,从今往后,茗瑶便是孤的帝姬。孤倒要看,谁敢伤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