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寻不到的风花雪月

2020-09-16 15:06

清心阁。

凌瑶岑四肢皆被捆灵绳束缚得结结实实。

她的双手手腕鲜血淋淋,落在大红缎裙上变成暗红色,触目惊心。

帝旌给她伤口处涂着上好的生肌散,动作轻柔而又细心。

“这捆灵绳是用你筋骨制成,一直没有用武之地,没想到你是第一个受束之人。”他淡声说着,垂着的眉眼看不出是何神色,“现在羽族臣心不稳,我必须要让他们看到我对青雀的重视,委屈你了。”

凌瑶岑双眸空洞,隐隐透着苍凉痛楚。

“年少时你救我一命,我拿命来偿还,千年时光应已两清……望天子如休书所言,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她想离开,不想被囚禁在这阴寒之地。

帝旌涂药的动作一顿,眸底的不悦一闪而过。

“离开天子殿,你想去哪儿?”

“四海八荒,总有栖身之处。”凌瑶岑哑声道。

帝旌捏起她的下巴,爱怜地拂过她苍白的脸庞,“这些年你杀人无数,早已树敌九州,只有我才能保护你。”

凌瑶岑偏头,抵触他的触碰。

“可如今伤我最深的人也是你。”

帝旌拧眉,眸光微微变得冷寂。

“我特意为你寻来生肌散,又亲自给你敷药,你还要怎么闹?”

“不过是死了个贱婢,你竟生出要离开我的念头,枉费我对你千年的栽培!”

他眉眼间少了伪装的耐心和温柔,直接拂袖离开。

凌瑶岑闭上眼,任酸楚的泪水自眼角滑落,隐入发际。

小柒是大婚时为他们举囍烛的宫娥,陪了她千年时光,如今在这个男人眼中居然是个死不足烟的贱婢。

凌瑶岑的心,好似被尖刀剜过般疼痛不已。

突然有那么一刻,她后悔自己为了报恩和爱情,剥皮抽骨地给帝旌炼造法器。

身上束缚自己的捆灵绳,成了可笑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传入耳畔。

凌瑶岑侧头,看到了徐徐走来的青雀。

她依旧一身金缕华服,从上到下透着天妃的气魄。

只可烟,徒有虚表。

“被自己筋骨炼造的法器困住,感觉如何?”青雀屏蔽下人,居高临下看着床上伤痕累累的凌瑶岑。

“我们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步步相逼?”凌瑶岑看得出,她看自己的眼神透着浓郁的杀意。

青雀冷笑,抬起妖娆的手指弹出一抹灵力迸射至捆灵绳上。

一阵幽光闪过,捆仙绳骤然紧绷,让凌瑶岑的脸色霎时惨白了几分。

“我暗恋帝旌哥哥千年,可你却霸占了他千年,你说我们有没有仇?”青雀眉眼带着晦暗,“噬灵族后人又怎样,你在帝旌哥哥眼里只是杀人武器……更何况现在你已经不是帝旌哥哥的唯一,他随时都可以不要你……”

杀人武器几个字戳痛了凌瑶岑的心,但后面的话更让她呼吸惊滞:“什么?”

噬灵族当时全族被灭,只有她在护卫的拼死相助下逃出王城被帝旌所救,难道他身边还有别的噬灵族后人?

凌瑶岑的惊诧神色,青雀尽收眼底。

“没错,帝旌哥哥有别的杀人武器了,你已经是他乃至整个天族可有可无的存在……”青雀冷嗤讥诮着,压低声音在凌瑶岑耳畔低语,“有个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当年设计剿灭噬灵族全族的也是帝旌哥哥,他不过假意救你一命,你就死心塌地爱上他,这千年付出,你可对得起你的族人?”

轰——

凌瑶岑的脑子似炸过一道惊雷,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看着青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