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最是荒芜萧雅囡陈雷by陌上风存

2020-09-16 12:01

《最是荒芜》 小说介绍

主角叫萧雅囡陈雷的小说叫做《最是荒芜》,本小说的作者是陌上风存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陈雷是在迪乐门房间内醒来的,一阵头疼,怀里还有暗想呢,低头看过去,唐心这小丫头还趴在自己身上呢。看得出神,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呜唐心闷哼,但手抓陈雷还抓得紧紧地呢。陈雷轻轻地动了动身,要去拿手机...

《最是荒芜》 第2章 心被抓得痒痒的 免费试读

陈雷是在迪乐门房间内醒来的,一阵头疼,怀里还有暗想呢,低头看过去,唐心这小丫头还趴在自己身上呢。

看得出神,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呜唐心闷哼,但手抓陈雷还抓得紧紧地呢。

陈雷轻轻地动了动身,要去拿手机,但还被唐心给像个斯皮膏药地趴着呢,总不能直接把人给粗鲁地抛开吧,陈雷耐着性子吻了吻她:乖。

然后将人转了个身,唐心也是困,睡得死死的。

陈雷拿出手机,是他老爹打来的,喂。

混小子,还不赶紧回来,今天是萧家的大日子,你赶紧回来。

啪的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转头瞧了瞧床上的唐心,在她眉心粗鲁的一吻,然后拿过衣服,随手一挥就穿上了。

然后又开着他的那辆超跑唔唔唔地驶进帝龙庭这豪华奢侈的大别墅。

车子刚停下,门口穿着西装,四不像样子的陈武就踹了过来:小**,才回来。

陈雷贼兮兮地一躲。

好了好了,儿子,赶紧换衣服,走走走。陈母推着陈雷上楼换衣服。

额,陈雷穿着一身西装下楼,领带打得乱七八糟,西装上下不齐,惹得厨房里的人小声窃笑着,陈雷一身不自然,狠厉一射过去,果然就安静了许多。

一家三口上了车,车子驶进萧家大院,古朴的老式风格,典雅别致,果真是豪门世家,跟他家的亮堂奢侈完全不一样,陈雷心里暗骂,看他老爹那不三不四的样子,又看看自己这一身,果真四不像。

刚到正门,就见萧岐山夫妻在门口相迎。

他们看到陈雷一家,先是一愣,然后才强扯了个笑,但却没有主动迎过来,陈武一双手扯了扯衣角,然后带着妻子儿子走上去,先伸出手:萧兄,恭喜恭喜呀。

萧岐山却没有同他握手,只是伸出手往屋里摊了摊,陈先生,里面请。

萧兄,陈先生,陈雷一脸的尴尬呀,见他老爹偏还不要脸舔着笑,只觉得丢脸呀。

陈武也不在意,还是往里走。

但很快,又听到车子驶进大院,陈雷一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去,萧岐山带着妻子主动迎了上去,盛兄。

萧兄。

陈雷看了看他老爹,心里嗤笑,这落差,这对比,地痞流氓世家比不上的。

萧岐山带着盛展鹏一家四口进屋大厅,见陈武一家还站在不远处,只摇了摇头,便带着盛家几口进入了里堂,因为人还没到齐。

陈雷瞅了瞅他老爹,冷笑。

陈武不自在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直接撞进了自家儿子的鄙视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儿子。

陈母心里也咯噔了呀,她虽然有一些牌友,但是那都是同他家一个方向起来的,跟这些真正的豪门世家那差得不是点吧点。

碰了碰自家丈夫,夫妻眼神一对视,自然明白,没办法呀。

接二连三,院里都驶进了一些贵族,还有一些重要人员,算是明白了,同一个派系的,主人家就会亲自迎接,但也有同陈武家不打招呼就来的,萧岐山也不怠慢,打了声招呼,道了声感谢,便交给下人领着进去。

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宴会开始了。

宴会厅内响起了音乐,还有觥筹交错声,不是辉煌亮堂的奢侈,是清脆亮堂的干净。

这是萧家大女儿十五岁生日宴会,爱女的萧岐山为自己的女儿举办的盛大宴会。

上流圈里都知道,萧家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但是很少有人见过她们,萧岐山将自己的女儿保护得极好,看,这是为大女儿举办的,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小女儿是不会露面的。

在主持人宣布这场会议的主题后,众人都望着二楼楼梯口。

果然,萧岐山牵着一位穿着白纱裙,披散着头发,别着粉色小发夹的女孩缓缓地从转角处走了下来。

楼下的众人都屏息以待,干净纯白的小脸,水润**的唇畔,那一瞬间,陈雷觉得自己呼吸都没了。

她望着楼下的众人,一手挽着父亲的手腕,一手提起裙摆,一步一步地踏着楼梯。

一步一步,重重地落在陈雷的心上。

也落在在场的众多世家贵族子弟的心上。

最后停在楼梯半山处,萧岐山向众人宣布,这便是自己的大女儿,萧雅若。

萧雅若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提起裙摆,向楼下的来宾微微欠身,抬起头,那张笑脸犹如春风席卷在场的每个男子的心,而陈雷只是其中一个,他不由自主地向前移动着身子,微微张嘴,不由自主地踩到了他老爹的脚后跟,不由自主地盯着她看。

萧岐山感谢众人的到来,也感谢上天赐予他这么乖巧美丽的女儿,抬了抬手,悠扬的音乐又响起来。

那萧雅若又提着裙摆朝着父亲欠了欠身,朝着众人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上了楼,绕过转角,人又消失不见了。

那纤细的背影,牵引着同陈雷一样被迷住的心。

宴会厅,三五成群,老的纷纷在想着如何同萧岐山打好交道,争取为自己儿子取得这么美丽的媳妇,而热血澎湃的青年则胸腔中藏着一把火苗。

陈雷端着酒在别墅里四处晃荡,不时地瞅着楼上,想着怎么样能绕过保镖,上楼去,看看她,心里急爪爪地,像有一只猫在抓。

这边是后花园,刚刚有个阿姨拦着他,他抬了抬酒杯摇晃了一下身子,松松垮垮地倚在门口,他说:不行了,不行了,醉了,我得到那里去坐坐。

后花园里有一个小亭子,这是他从前门绕了一大圈发现的,从后花园攀着树藤,就能上楼。

阿姨防备地打量着他,见他果真要倒了,来者是客,总不能让人叫保镖把他送到大厅去吧,于是,只好嘱咐说:那你别乱走,否则让人把你赶走。

嗯嗯。陈雷忙点头,那样子,真诚地不能再真诚了。

但是阿姨一转身,他又立马松垮着姿态,幸好阿姨多了个心眼,几步一回头,陈雷忙恢复正经样子,待人消失不见了,还伸了头,看人果然不见,直接就将杯子扔进垃圾桶,抬头看了看二楼的那个窗户,吐了口水在手掌中,搓了搓,然后直接顺藤摸瓜地就趴在了那扇开着的窗户。

一半身子还悬在半空中,往里探了探,没有人,这才将下半身给挪了进去。

小说《最是荒芜》 第2章 心被抓得痒痒的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