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

2020-09-16 09:10

冷凝月不过刚刚拿下那疤痕,便被紫云湛空看到了,冷凝月不知道紫云湛空的身份,如今实在是不知如何应对。

紫云湛空悠然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衣袂款款,茶香四溢。

世上第一公子,只是倒茶,也宛若画中一般。

“世人传言的风行帝国第一丑女,居然是绝色美人,实在是有趣!”

冷凝月戒备的看着紫云湛空:“若是你敢说出去,我便杀了你!”

冷凝月闻言眼神微冷,手中的匕首已经攥紧,随时准备杀人灭口。

紫云湛空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悠然的喝了一口茶说道:“我劝你将匕首收起,你不是我的对手。”

冷凝月眼神更冷了,嘴角轻笑,声音冷然无比:“上一个说这话的人,坟头草已经长了一寸了,你想试试?”

闻言紫云湛空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似乎玩味着冷凝月的话。

顿了顿,紫云湛空挑眉一笑:“你果然是和传闻中的不一样,真是有趣!”

危险,是敌是友,难以分明。

但是,冷凝月现在的处境,宁可错杀,也绝不能把自己容貌的消息走漏出去!

凤眸一冷,杀意四起!

薄唇轻勾,寒光乍现!

冷凝月瞬时一个冰冷的匕首眼就甩了过去,匕首划破冷空,寒芒乍现!

下一秒冷凝月一个转身,纵身向紫云湛空攻过去,紫云湛空侧身微避,抬手挡住了冷凝月的手臂,顺势接住了匕首。

“女子闺房绣花,拔刀动剑的,可不好!”戏谑的声音再次响起。

居然被挡住了!

冷凝月的眸光一闪,嘴角微勾,瞬间身形一变,改变了方向。

冷凝月的身手出类拔萃,虽然这身体没有经受过训练,无论是速度还是灵活性上都有些影响,但是冷凝月还是让男人动作一滞,恍惚了一下。

不过很快,紫云湛空一把抓住冷凝月的手腕,手中微微用力。

“嗯……”

冷凝月顿时吃痛,脸色有些难看,可是手中的匕首却是一点也没放松的意思!

手臂被牵制住,冷凝月抬腿一踢,朝着紫云湛空的面门踩去。

“啪!”

紫云湛空一个抬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裸。

冷凝月单脚站在地上,回头看着紫云湛空,紫云湛空嘴角的笑意不减:“你不是我的对手!”

“可恶!”

冷凝月一个转身,猛然拽动自己的脚踝,下一秒,再次朝着紫云湛空踢过去。

“啪啪啪啪!”

冷凝月的双**叠着发起进攻,每一下都精准而有力。

紫云湛空的身形微侧,躲开冷凝月的一次次的进攻,最后,手中的长萧轻轻一挥,叩击在冷凝月的膝盖处。

“啊!”

冷凝月顿时身形不稳,眼看着就要落到地上了,紫云湛空手疾眼快,一手揽住她的腰,将人带入了自己的怀中。

“卑鄙下流,你放开我!”冷凝月挣扎道。

“卑鄙下流?”紫云湛空挑眉:“这罪名可不属实!”

“你……”

紫云湛空的手指轻轻划过冷凝月的面容,他修长的手指微凉,感染着冷凝月的面容。

冷凝月咬牙:“你这个**,卑鄙**下流,你放开我!”

冷凝月何时受过这种气,若是在以前,她早就将这个可恶的**制服了!

只可惜,到底这身子骨弱,难以发挥自己的实力!

紫云湛空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你若是再在我的头上扣下罪名,我可就将罪名坐实了?”

“你敢!”冷凝月蹙眉看着紫云湛空。

紫云湛空不说话,而是靠近冷凝月,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指而已,只要紫云湛空一个低头,便轻易吻上冷凝月的薄唇。

吻,一触即发……

危险而暧昧的气息氤氲满室!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却传来一个声音,“冷凝月,长老要见你。”

听到这嚣张的声音,冷凝月眉头皱了一下,应了一声。

与此同时,紫云湛空松开了冷凝月。

冷凝月趁机想要再动手,但是却只抓住了一阵冷风。

再回头看的时候,紫云湛空已经不见了踪影。

半开的窗户,冷风习习。

微凉的冷风中,紫云湛空的声音有些渺远,但是却笑意不减:“传言有一点倒是没错的,你的确实是胸,的确一马平川……!”

冷凝月:“……”

别让我抓到你!

冷凝月的簪子被那个**拿走了,冷凝月低咒了一声,随手拿起一个绢花,将头发弄好,正想要出去。

可是看到脸上的半边面具,有些不放心,又将伤疤贴了上去,这才离开。

终于见到冷凝月出来了,等在外面的那个侍女,顿时气的不行,破口大骂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小姐了?这么磨磨蹭蹭的,找死啊!”

侍女说着一个巴掌就扇过去,冷凝月嘴角微勾,一把抓住她的手,反手就一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脸上。

侍女捂着脸吃惊,“你竟然敢……”

侍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冷凝月肃杀的眼神吓得浑身一颤,只觉得一股杀意紧紧地包围着自己,侍女被冷凝月的眼神弄得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冷凝月见她不再说话了,冷冷笑了声,才让她带路去了正院堂屋。

这个侍女是冷清然的侍女,在冷凝月脑海的记忆中,这个侍女可没少欺负原主。

果然刚进了堂屋,那侍女就飞快地回到了冷清然的身边,而冷清然则是看向她,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冷凝月没有理这只疯狗,挺胸抬头争抢盎然地走进了堂屋。

堂屋中坐在最上首的位置上的人正是她的大伯,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大伯就暂代代理当家之职,而其他的位置上也各自坐着府中的各个主子们,一个个脸上带严肃的神情,可是冷凝月却能从他们的眼中看出和冷清然别无二致的嘲讽来!

能有这么大的阵仗,冷凝月只想起了今天早上这一件事儿。

果不其然,冷融一开口就是这件事。

“罪女逆子!还不给我跪下!”

冷峻的口气,肃杀的气氛。

冷凝月站的笔直,冷然看着众人。

“凝月做了错事还不跪下吗?真是不知悔改,我冷府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冷凝月嗤嗤地笑了两声,冷嘲着问道:“我做错了何事?为何要跪?”

冷融顿时大怒,拍案而起,大吼道:“大胆!我是当家的,我叫你跪,你竟敢反驳!”

闻言,冷凝月又是一阵冷笑,嘴角勾起的孤独刚刚好,正好可以让所有人都看清她嘲讽的面容。

“大伯!你还不是当家人,莫非你忘了吗?我爹才是当家人!而你只是一个代理的!我乃冷府的嫡女,若是要跪,我也只跪爷爷,你若是想看我跪,大可以将爷爷请来!”

冷凝月正气凌然地说道,可是冷融听了却是愤怒不已,面容都扭曲了,放在桌子上的手,只压的那桌子颤颤发抖。

这件事就是他冷融的心结,代理当家,代理当家,永远就是个代理的!

在冷齐在的时候,他就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长老。

好不容易人死了,本来以为冷府的大权一定会落到他的手中,可是老头子竟然只让他当代理当家!

冷府的大权还是没有全部落在他的手上,现在连一个黄毛小丫头都敢拿这件事来嘲笑他,真是翻了天了!

冷融出奇的愤怒,想必起来冷凝月就要冷静的多了,冷清然一看这情况不妙,赶紧悄悄地走到冷融的身边,看了冷凝月一眼,无声地嘲笑了一下,随即伏低身子,在冷融的耳边说了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