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农门小娇娘:夫君,硬要宠

2020-09-16 09:10

顾小宁停下来,喘了两口气,身体在颤抖,是累的,也是气的,她竭力保持了冷静,走到顾江河的面前,“二哥,我就问你一句话,小荷在哪里?”

顾江河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红了一下,眼神有些闪烁,看起来并不敢看顾小宁的眼睛,“小荷,小荷在哪里我怎么知道?小荷不是在家里么,你去家里看看啊!”

“二哥,你说实话。”

顾小宁看着顾江河的神色,几乎是确定了这件事,人也逐渐冷静下来,但是,她还是想听顾江河亲口告诉她,她还是想给二哥一次机会。

顾大宝看了看顾小宁,又看了看顾江河,顾江河则看向顾小宁。

他的妹妹只有十岁,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顾江河觉得妹妹不止是十岁,她的眼里是睿智与清明,在那样的眼神下,他觉得,自己的事情,瞒不住。

顾江河心里有点懊恼,有些后悔,又有点丢脸的烦躁,他转过脸来,没再看顾小宁,也没在看顾大宝,“小荷说还是想去学唱戏,就缠着我带她去找戏班主,我拗不过她,所以就带她去了。”

“还,还真是!”顾大宝瞪大了眼睛,这下是真的相信了顾小宁的话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顾小宁,又看了一眼顾江河,想到他把小荷带去戏班子了,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一拳头直接砸到了顾江河脸上。

顾小宁没有阻止,她不知道为什么从小的时候开始,阿娘就比较疼爱二哥,但她知道,二哥现在学坏了,再不阻止,再不狠狠打一顿,以后,会有大麻烦的。

“戏班子现在在哪里?”顾小宁克制着情绪。

小荷肯定是被二哥怂恿着带过来去找戏班子的,她了解小妹,小妹最是单纯天真,这样小的年纪,二哥随便说说,她都能相信的。

顾江河转过头,到底他现在才十四岁,也是头一回昧着良心,在没告诉爹娘的情况下就干这样的事,他心里也是有些懊恼的,“就在前面不远处,我……刚送小荷过来。”

顾小宁转头想走,又折了回来,对着顾江河掌心向上。

顾江河脸色红了一下,却是没多话,从袖笼里把刚拿到还没热乎的铜钱递给了顾小宁。

看到这一串铜钱,顾大宝是真的生气了,又揪着顾江河狠狠揍了几拳头,才是跟上了顾小宁。

顾江河嘴角磕破了流着血,看着顾大宝和顾小宁朝前跑的背影,咬了咬牙,也跟了上去。

兄妹三人又跑了一刻多钟的时间,才是看到前方行驶的骡车,顾小宁立刻又加速追了上去,顾大宝狠狠瞪了一眼顾江河,随后跟上。

顾江河看着那辆骡车,脸色也很难看地追上去。

“停下,停下!”顾小宁在后面喊。

在裸车里正揪着自己的衣摆眼睛红红的,想哭又忍着的顾小荷听到她的声音立刻眼神就亮了,“阿姐,我阿姐!”

虽然跟着二哥到了戏班子这里了,可顾小荷第一次离开家,心里难过的要命,更是害怕,听到顾小宁的声音直接就哭了,“阿姐——!”

顾小宁听到她带着哭腔的声音,立刻追上去,拦在了那骡车前边,顾大宝又把她拦在后面,自己则拦在了车前。

因为前面有人拦着,车夫没办法,紧急拉了缰绳。

花婀娜看了一眼戏班主,拍了拍顾小荷的肩膀,没说话。

戏班主皱了皱眉,一张脸阴冷了下来。

顾小荷眨了眨眼睛,眼泪就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就像是一颗颗透明的珍珠一样,透着害怕与紧张,她的两只手抓紧了花婀娜,看着挡在前面的戏班主,奶声奶气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与哀求,“班主,我阿姐在外面,你放我出去,我不要跟你去京城,我要我阿姐~~~”

“你二哥已经把你交给了我们,你怎么能去找你阿姐呢?”戏班主的嘴角是往上翘着说这句话的,可那音调却是阴冷的,那神情更是森然的,他就看着顾小荷,一字一句地又说道,“你阿姐,二哥,你爹,你娘,都不要你了,你还找他们做什么?”

顾小荷一愣,才五岁的她乍一听到这样的话直接就懵了,幼小的心理一下子就崩塌了,然后,忽然攒出了一股子力气,对着戏班主喊,“你,你胡说,阿爹阿娘,阿姐,哥哥们最疼爱我了,他们不会不要我的!”

“他们要是要你,怎么会让你跟着我们走?”戏班主冷哼一声,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她,又放柔了语气,“不过你放心,我不是你爹娘那样的人,我肯定好好照顾你,不会不要你。”

可他的那笑容,却是让顾小荷觉得害怕,她瑟瑟发抖,钻在了花婀娜的怀里。

花婀娜抱住了顾小荷,垂眸敛首,没有说话,戏班主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很冷。

李风雨见了,推了一下花婀娜的胳膊,花婀娜却毫无所动,依然抱住了顾小荷。

戏班主看向李风雨,声音冷冰冰的,“捂住她的嘴巴。”

李风雨一愣,神情变了变,面对花婀娜的眼神,有些晦涩难堪,但还是动手捂住了顾小荷的嘴。

“小妹妹,这里已经没有你妹妹了,你这样闹也不是个办法啊!”外面,车夫听起来憨厚的声音传了过来,伴随着的是顾小宁清冽的怒声。

“小荷,小荷!”顾小宁身形瘦小,被那车夫死死挡着,那车夫无比强壮,顾大宝和顾江河这样的穷苦孩子,从力气上都争不过。

顾小荷被李风雨捂住了嘴巴,睁大了眼睛,却是喊不出来。

“小宁,他们人多,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儿!”顾大宝已经气得脸红脖子粗了,但是现在除了僵持,却是半点办法都没有,这里还是从青头村出来往东的官道上。

虽然说是官道,可是常年没有人经过,所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就只有戏班子和他们兄妹三人。

顾大宝虽然人憨厚,可作为兄长,也想得多,他想到,万一戏班子和他们兄妹三人在这里动起手来,他们兄妹三人是毫无还手余地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