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废少崛起

2020-09-16 06:03

第十五章我们俩什么也没做

‘呯’

电热水壶大小的花瓶,砸在卫生间墙壁上,碎渣掉了一地。

“喂,你谁呀?”躲过花瓶的何不归,只感觉一阵郁闷。

自己洗个澡,招谁惹谁了?

冷艳女人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是将一个冷字,贯彻到了骨子里,自然也不会回答何不归。

可能没想到,何不归能这么轻易躲开她砸去的花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不过旋即,又双手握拳,两臂弯曲,放于胸前,摆出格斗架势,看样子这女人应该练过。

见女人还要和自己动手,何不归是哭笑不得。

这女人是怎么个情况啊?

正常女人看到一个赤条条,没有穿衣服的男人,第一时间的反应,难道不应该是捂着眼睛跑开吗?

这女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美女,我又没招你,没惹你,你这是要干嘛呀?你就算要跟我打架,能不能等我洗完澡穿个衣服,在……”

不等何不归把话说完,女人已经冲到何不归面前,拳头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朝何不归下巴击去。

冷艳女人有些身手,应该练习过格斗之类的技巧,但在何不归面前,完全就是花拳绣腿。

何不归一只手挡着自己的关键位置,另一只手轻描淡写抓住了女人的手臂,猛地一拉,反手一扣,便将她出拳的手给扣住。

但这女人却并没有善罢甘休,还能活动的另一只手,直接来了个猴子偷桃,朝何不归的关键位置抓去。

这一招,把何不归吓了一跳。

这招也下三滥了。

就算何不归在厉害,但作为一个男人,自己的小兄弟,要是被这女人的九阴白骨爪给抓住,那岂不是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吓得何不归,赶忙把女人松开,退后几步,出了卫生间,跟冷艳女人拉开距离。

“美女,你先别冲动,咱们有话好好说,我们两个之间肯定有误会!”

其实想制服冷艳女人,对何不归来说轻而易举。

但他做事不会像冷艳女人这般冲动,女人能进秦娇家,很有可能跟秦娇认识,对自己动手,估计是觉得家里突然出现陌生男人,把自己当成坏人了。

何不归想好好解释,可冷艳女人根本不听,再一次追了出来,对何不归发起进攻。

何不归只能一边闪躲,一边说道:

“你这女人怎么就不听劝呢?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对我动手,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自始至终,女人都把何不归的话当成耳旁风,依然穷追猛打。

一个在赏金猎人界赫赫有名,让人闻风丧胆的天才赏金猎人,如今光着**蛋子被女人追着打,何不归终于被激怒。

直接站稳了身形,在冷艳女人冲到他面前的时候,伸手将女人双肩扣住,毫不留情的来了个过肩摔,不过何不归却留了个心眼,并没有把女人摔在地板上,而是将女人给摔在了床上,与此同时,怕女人乱动,何不归也直接压在了女人身上。

“你给我滚开!”被何不归压住,女人终于开口说话,语气极为冰冷,有种让人掉入冰窟的感觉。

“你让我滚我就滚,你算老几啊?”何不归死死压着她:“你现在可在我手里,态度最好给我好点,不然小心我收拾你,刚才我跟你好好说话,你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我都说了,我们之间肯定有误会,你就是不听,我也不是有意要为难你,我看要不然这样,你跟我说两句好话,我就放了你,然后我去穿衣服,咱们好好聊聊,你看如何?”

由于何不归,还光着身子,所以并不准备太为难这个女人。

只要女人给他服个软,他就把这个女人给放了,结果女人一点也不识趣:“如果你再不给我滚开,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何不归一向专制不服,见这女人还敢跟他叫板,也是笑着开口道:

“不求饶是吧?行,我有办法让你求饶!”

说罢,何不归就将一只手拍在了冷艳女人的大腿上。

女人虽然穿着黑色宽松阔腿裤,但由于是夏天裤子材质轻薄,加上裤子面料很好,所以何不归手上的触感很明显。

何不归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他看出了这女人的软肋。

冷艳女人刚才跟他动手的时候,虽然表现的很大胆,没有在意何不归**,但何不归却能够感觉出来,女人很排斥跟异性接触。

既然这女人怕和异性接触,那他自然就有从这方面下手。

在何不归手拍在女人大腿的时候,女人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

“你要干嘛?”

语气依旧冰冷,但声音却多了几分顾虑。

显然她有些害怕,何不归会乱来。

“刚才我在洗澡,你突然闯进来,主动送上门,现在咱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什么都没穿,咱们又刚好在床上,再看你长得又这么漂亮,你觉得如果你是个男人,现在你会做什么?”

这种冷冰冰的女人,就算再怎么漂亮何不归也没有兴趣,他现在只是单纯吓唬一下这女人而已。

“**,你要是敢……”

看女人还不准备求饶,而是对自己嚷嚷,何不归干脆将女人的嘴堵住。

女人疯了般想要挣扎,但在何不归这里,她的挣扎都是徒劳。

看女人挣扎的样子,何不归脸上笑容更浓,为了更加吓唬这个女人,故意发出一串猥琐的笑声,在大腿的手也开始上滑,假意要去解开女人的裤子纽扣。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卧室门口突然响起秦娇的声音。

“你们两个,这是在干嘛呢?”

饶是何不归心理素质极强,也被吓了一跳,回头就见秦娇正一脸不可思议站在门口。

这女人走路怎么没声啊?

何不归,心中一阵咆哮。

并不是秦娇走路没有声,而是何不归刚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冷艳女子身上,没有太关注其他事物。

光看秦娇惊讶的眼神,何不归就知道秦娇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毕竟他现在和冷艳女人的姿势,无论是谁看见了,都会想歪。

这个时候是强行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如果我说,我们什么也没做,你信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