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他的锦衣暖

2020-09-14 21:07

慕一铮连轴转地开了十二小时的会议,刚从会议室推门出来,口袋里的手机就嗡嗡地震动了两下,他的私人手机号是没有几个人知道的,于是放缓了脚步掏出手机,一低头,视线就落在屏幕里那串没有备注的手机号码发来的信息上。

“阿慕,我回来了”

“你能下来见我一面吗?”

那个叫他阿慕的人,回来了。

双腿一时间像是被灌了铅,慕一铮怎么都提不起力气再往前迈一步,好似一尊雕塑伫立在落地窗边。

“你先回去”他冷声侧目吩咐一旁的助理,捏着手机的指骨已经节节发白,他在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颤抖。

身后的助理原本是要陪他继续见客户的,陡然听他语气这么森冷,惊骇地竟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乖乖摁了电梯,回了办公室。

手机那头半天没能等到慕一铮的回信显然有些不耐烦,几秒钟后索性又拨过来一通电话,慕一铮捏着震的皮肤发麻的手机,另一手却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烟盒,倚着落地窗抽起烟来。

烟头明明灭灭,烟灰落了一地,手机来来回回大概震到第十次,慕一铮终于丢掉手里的烟蒂,抬脚踩灭火光,然后轻轻地触碰接听键。

“说!”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焦灼的男声“慕总……那个,顾小姐,她在一楼说要见您”

知道那女人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居然还能搭上他助理这条线,没来由心里一时更加不爽起来,于是粗嘎着喉咙回电话那头的助理程御道“不见,轰出去!”

那头的程御不惊讶也不反驳,无条件地服从自家老板“是!”

办公室直通一楼大厅的电梯于是跳着红灯,一路箭头朝下直抵一楼。

二十分钟后,电梯却再一次启动,箭头朝上闪烁着直奔慕一铮所在的会议室,不一会儿程御就从里面匆匆忙忙地冲了出来。

慕一铮还倚在落地窗旁有一下没一下地吸烟,却听程御一路喘着大气,焦急道“慕,慕总!”一边说又一边在自己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视频“不好了,出事了!”

手机的监控器屏幕被打开,直接切到一楼大堂。

屏幕里场面无比混乱,密密匝匝的都是人说话声,保安就在攒动的人群里调和,可显然无济于事。

程御咽了口气,切换了几个摄像头,直到手机里模模糊糊地传来一道有气无力的呼救声:“阿慕……阿慕……救我!……”

屏幕里的女孩子穿着一条香槟色翻领琵琶扣的仿古及膝长裙,一头乌黑长发披肩,两侧又各自编了一条精致的麻花辫别住鬓角碎发,只留额前几缕刘海显的整个人俏皮活脱。

只是此时此刻,她是半点儿活脱劲都没有的——

身后的匪徒正拿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架在她微微显露的脖颈上,白皙的肌肤只要再往前贴上一厘米就能立刻见血,她本就是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这时双手又被人反擒在身后,根本没办法抵抗,何况刀就在大动脉上,她也不敢动弹分毫。

顾虞本来满心期望的是要跑到慕氏见慕一铮的,没想到被人连哄带骗轰出公司不说,临门之际还被劫匪当成了人质,这运气,去买张彩票中头奖也不为过!

另头的程御却自动屏蔽了那端的呼救声,指了指屏幕上那个持刀的中年男子,强行解释道“这是前几天公司收购澶乡那块地的钉子户,可能是安抚时出了纰漏,才会闹到公司来,刚好顾小姐又在一楼大堂,三年前,您和顾小姐的事闹的整个南州人尽皆知,这个人可能是认出了顾小姐,挟持她,硬要见您一面,您……”

还没等程御请示完毕,一直默不作声的慕一铮忽然抬头,一记冷眼像千万支毒箭朝他飕飕射来,吓得他浑身发虚,猛地打了个寒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