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离别时再无留恋

2020-09-13 12:07

白伊然看了一眼那张纸,愣住。冷芸也懒得跟她绕圈子:“你爸今年六十多了吧?你忍心看他一把年纪还受罪?”

白伊然垂落的手微微颤抖:“你明明知道那都是假的……”

冷芸根本不听,将那张纸推进了几分。

“只要你在这份协议上签字,然后主动跟奕琛离婚,我可以帮你。”

白伊然抬头看着冷芸,喉咙像是堵着一团棉花,上下不得。

“老爷子知道这事吗?”

哪知这时,冷芸又拿出了一张检查单扔在白伊然面前。

白伊然看着检查单上的字,瞳孔皱缩!

——临床诊断,终生不孕。

“这是你的诊断单,只要爷爷看到,他肯定不会再反对离婚。冷家不会要一个又瞎又不能生的媳妇。”冷芸一字一句的说着,如同宣告白伊然的命运一般。

白伊然手臂的僵硬感如同潮水侵袭而来,她强撑着无力感,看着那两张替她决定好未来的纸,无话可说。

冷芸或许觉得说的太狠,表情缓和了些,语气也变成了劝诫:“你放心,你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保证帮你爸出来。”

“好好想想,你要是再拎不清,你爸就真的完了。”

冷芸重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白伊然低头看着那两张纸,手臂僵硬,怎么也抬不起来。

从小跟随她的方姨,端着水和药走到白伊然身边:“二小姐,该吃药了。”

白伊然回过神,强按着发抖的手去接药碗。

可她的手刚拿到碗,手指一僵,“嘭!”得一声,汤药撒了一地。

方姨这才发现她病情发作了,一边弯腰收拾,一边道:“我这就重新给你端来。”

“算了,方姨。”白伊然叹了一口气。

医生说她得了肌萎缩侧索硬化,也就是‘渐冻症’,现在的医疗水平根本不能治愈,吃药又有什么用呢!

方姨偏过头,隐隐叹了口气,静静地重新去厨房煮药。

方姨走后,白伊然等身体恢复了些才重重地喘了口气。

次日,白伊然照常扶冷奕琛去办公的地方。

等到书房,冷奕琛不耐烦地将她一把推开。

白伊然却没有走,她安静地站在门口,看着晨光下冷奕琛的侧脸轮廓,迷茫了。

明明他是自己丈夫,可她却觉得他是那么遥不可及。

白伊然轻轻地伸出手,却又落寞的收了回去。

良久过后,她看冷奕琛放下了耳机,才轻唤道:“奕琛。”

“说。”冷奕琛冷淡的丢给她一个字。

白伊然握着拳,迟疑了半响,才缓缓开口:"我爸的事,你知道吧?”

冷奕琛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桌子,语气冷冽:“如果你想为了你爸的事来向我求情,劝你死了这条心,他做了什么你不会不清冷。

还未说出口的乞求就已经被狠狠掐断。

白伊然咬着下唇,望着冷奕琛冷漠的眉眼,酸涩的眼眶浸着眼泪:“如果,我用你最需要的东西换呢?你能帮我吗?

冷突琛眉头微蹙:“什么东西?"我的眼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