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落子勿言悔薛小小傅承瑾全文阅读(完整版)

2020-09-13 06:01

落子勿言悔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落子勿言悔》由著名作者1杯美式最新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薛小小傅承瑾,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薛小小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说书先生嘴里的前朝春秋是自己的春秋,曾以为一生只会遇见一个的知己傅承瑾也抵不过时间久了的本性败露,挚爱也屡次因为自己而身陷囹圄,直到身边的人都开始为了薛小小肩上所谓的天下而相继赴死,奋斗了近半生的事业也毁在了面前,她才开始正视眼前的一切,自由与权势,友情与爱情,到底什么才是她最后的归宿?

《落子勿言悔》 第十九章 免费试读

这般清爽的口感让傅承瑾眼前清朗了许多,这个时候突然也来了兴趣,想听听书玉的琴曲。

和沈湛来到晋城八年有余,沈湛钦慕书玉,便三天两头往天香楼跑,傅承瑾也只好被拉着来,渐渐地也听惯了书玉的琴曲,偶尔能有些共鸣得到纾解。

傅承瑾正抬头,却发现台上早就没有了书玉的身影,反而是站了个稚气未脱的女子,上面这女子矮矮小小相貌平平,很面生也没有什么存在感。

不过,她站在上面毫不露怯,竟也是独一份地有着自己的气势,而她正在有模有样地说着书。

竟然是说书。

酒楼里竟然有人说书,傅承瑾也有些意外。

事实上,是书玉一时不小心,抚琴之时有些失神,触到了琴边,伤到了手,见了血不再能继续。

一直呆在后台的薛小小早就摩拳擦掌,虽说她并没有表演经验,但好歹听了十几年的书啊,听得多了,自己也是能信手拈来的。

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她难免有些畏缩,不过没过一会儿薛小小就找到了自己的节奏,不仅讲的稳稳当当,还生龙活虎地演了起来,

卫衍在底下把着关,恰到好处的时候带头起哄,欢笑也一下子多了起来。

薛小小专心讲着,身上因为刚刚喝了几口槐花酿的原因,开始散发出自己特有的香味。

傅承瑾很快就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盯着薛小小有些出神,原来这就是那天救了自己的女贼。

虽然没想过会和她再次遇见,也并不清楚她的身家背景,但抛开一切来讲,她似乎总能不经意间遇到失落的自己,亦能走到自己心里最深处的地方。

傅承瑾本来觉得说书不过是胡言乱语,不过此时也没能逃过薛小小的有趣。

看着活蹦乱跳地薛小小煞有介事地说书,腔调老成,颇有说书人的风范,和她矮矮小小年纪轻轻的样子反差太大,傅承瑾也是不自知地笑了起来。

直到跟着人群笑了很久,傅承瑾才发现了自己的笑声,一瞬间竟然有些脸红尴尬。

等到平静下来,傅承瑾猛然发现自己内心的郁结已然舒展,似乎郁结随着自己的笑声舒散了,怎么回想都觉得没有那么难受,倒是随着薛小小说书的声音越来越释然。

意识到自己的困窘被解开,傅承瑾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

现在想想,这么多年,心里虽说是为了能在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证明自己有能力,能让父亲后悔放弃自己。

可傅翊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天自己的儿子,小时候的宠溺也只是温柔刀,不过是利用罢了。按照自己的天赋,如果能有好好训练自己,也不会被江左牵绊至今。

自己的儿子出生,就想把傅承瑾抛弃,傅承瑾怎么能让他就这么如愿呢,

这么一想,其实自己早就只剩恨了,只不过自己一直不敢承认罢了。而且现如今傅翊的把柄落在自己的手中,就算自己不去争,他们也不会让自己好过。

如今想通,自己也就释然了,即使是为了恨,也该拼命活下来。

傅承瑾眉头舒展,心下轻松。

没想到薛小小又一次解救了自己。看了看二楼空了的雅座,傅承瑾拿出自己随身佩戴的玉佩,喊了茶童过来,低头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薛小小在上面讲的也是很尽兴,起初有些紧张,声音都有些打颤,好在卫衍坐在台下时不时地朝自己挤眉弄眼,薛小小也不再那么紧张,声音也响亮了起来,渐入佳境。

讲了一会儿,薛小小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脸熟的人,这是那天被自己所救的男子,当时就觉得他好看,没想到今日一见更是惊艳,上次就觉得这人隐隐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两人早就见过一样,原来他也是晋城人,或许是在晋城有过擦肩的交道。

当她兴尽讲完却发现那名男子不见了。

薛小小微叹,竟没有让这位似乎有些缘分的人留下姓名,即便想下次再遇,恐也有些难办。

薛小小暗道可惜,刚想回到后院,却被一个茶童拉住。

薛小小回头,茶童把一枚玉佩在薛小小眼前晃了晃,说,

“这是刚刚一位着黑衣的公子叫我给你的,那位公子还让我带一句话给你。”

来酒楼还穿黑衣的,不就只有自己和那个男子?

薛小小有些庆幸,要不是这点仅有的默契,可能就要和这个有些缘分的人失之交臂了。

薛小小回过神,看了看玉佩。这块玉佩成色极好,剔透玲珑,不过,她要这玉佩做什么,薛小小可不缺钱。

茶童见薛小小没有继续言语,便继续说道:

“他说多谢你今日的说书,解了他的郁结。曾经有一面之缘,这个玉佩值些钱,就当感谢,如若有什么麻烦,也可以去城郊的府邸寻他。”

茶童传完话就走了,只留下薛小小一个人愣在了原地,好一会儿她才开始反应过来:

那天夜里黑黑的,两人的衣服也是一点颜色也没有,可两个喝醉神志不清的人却都认出了对方,这种感觉竟然奇妙的很,薛小小竟然隐隐有些期待下次二人的默契时刻,也许这便是说书先生嘴里缘分的意思吗?

卫衍在后院迟迟没有等到表演结束的薛小小有些担心,便走了出来,看到薛小小正直直的站在门口,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想什么呢,怎么那么出神。”

薛小小被突如其来的打断吓了一跳,差点没拿稳手里的玉佩,在空中颠了一颠才回到手里,不过视线这么一转,突然看到地上有一抹白帕子。

卫衍也发现了,两人低头一看,上面正画着一只鸟和一个笼子,画功粗糙,图案模糊,看上去像是个幼童随手描的,不细看真无法辨认。

不过薛小小仔细看了一眼就开始脸热起来,这不就是自己八年前画的那第一幅帕上画吗?

当初找了很久,没想到竟是在天香楼里好好地?八年后还能找到,薛小小有些珍惜地一把拿起揣进了兜里,毕竟是自己的处女作,当时自己都没看清就丢了,这次回来了一定要好好观赏一下。

卫衍本来觉得没什么,看到薛小小急急忙揣进兜里的样子,心里了然,定是薛小小自己画的画丢在了这里。

薛小小小时候最喜欢画画了,不过他和其他爱画画的女子不同,她画的差,但就是爱画,一天都能画上七八副,天天逼人夸她。即便八年过去了,这在天香楼哪个角落飞出来一两副还真不奇怪。所以也没深想,拉着薛小小说道:

“新皇登基,旧的军队将领许多都随先皇而去,为了招备人才文武大会倒是往前推了几天。过两日便要启程去往行宫,你早些整理整理东西。”

薛小小点头应下,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