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一树花开两地伤

2020-09-12 21:04

对于沈翘这种投机取巧、意图攀上高枝儿的女人,夜莫深见的多了。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做到什么程度。

闻言,沈翘脸色惨白一片。

“做不到?”夜莫深目光沉郁,单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脸,“看来不是我不行,而是你倒胃口得让人提不起兴趣。”

话落,夜莫深一把将她推开。

沈翘身子踉跄着往后跌去,靠着墙壁,狼狈地看着夜莫深离开。

沈翘望着他的背影,轻咬住自己的下唇。

她是成功了吗?

她可以留下来了吗?

一动不动的等了许久,见夜莫深始终没回来,沈翘长长松了口气,看来她是成功了。

沈翘累得厉害,换下婚纱洗漱后,就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沈翘就起了床。

她把自己的衣服都搬进了衣柜里,霸占了整个房间。

昨晚跟夜莫深说的那么清楚,他应该是不会来这里住的,那这个房间都是她的。

沈翘换好衣服下了楼,她有些饿,便直接走到一个女佣面前问道:“你好,请问一下厨房在哪里?”

那女佣头也没抬,直接伸手掀开她:“哪来的女人?别挡道!”

沈翘没防备,一下子摔倒在地。

女佣趾高气昂的斜了她一眼,正欲开口嘲讽,目光突然变得敬畏起来。

沈翘只觉一双温暖的大手扶住自己,轻轻巧巧的就将她拉了起来。

她回头,撞入了一双温润如玉的眸子里。

来人穿着一身整洁白衬衣,笑容温和得如同三月的春风拂面。

沈翘呆了一瞬就反应过来,迅速退后两步跟他保持距离。

“谢谢。”

“不客气,弟妹。”

“弟妹?”

“我是莫深的大哥,我叫凛寒。”

夜凛寒朝沈翘伸出手。

原来是大哥啊,沈翘呆呆地伸出手跟夜凛寒握在一起:“你好,大哥。”

声音有些紧张。

“刚才是佣人的不对,我代她向你道歉。希望你别往心里去,夜家的人都是很好相处的,我往后会跟她们说明情况。”

沈翘点了点头:“谢谢大哥。”

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陡然插了起来。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是夜莫深。

夜莫深坐在轮椅上,双腿上面盖了一条薄薄的毛毯。

尽管他是坐着,可仍透出几分君临天下的气度来。  

夜莫深目光冷如冰刀,直直落在沈翘的身上。

沈翘心虚地低下头。

等等,她有什么好心虚的?她只不过是跟他家人打了个招呼而已。

“莫深,难得能在家里看到你。”夜凛寒微笑着跟夜莫深打了招呼。

而夜莫深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冰冷模样,只稍点了点头以作回应。

“那大哥就不打扰你跟弟妹了。”

夜凛寒说着又和沈翘道别道:“弟妹,大哥还要去公司,先离开了。”

沈翘呆呆点头,目送夜凛寒离开。

正当她准备收回眼神时,就听夜莫深嘲讽道:“离过婚的女人就这么饥渴?迫不及待地开始寻找目标了?”

沈翘猛地回过神:“你说什么?”

夜莫深眼眸深黑,满脸戾气的看着她。

沈翘咬住下唇:“我才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是么?一个迫不及待寻找第二春的女人,真的不龌龊?”

饶是沈翘一向脾气好,此时也忍不住有些生气,二婚又不是她想的,嫁给他自己更是被逼的。

她想解释,但外人在场,而且她说的话夜莫深根本不会信。

沈翘有些泄气的闭上嘴,不再反驳。

从夜凛寒出现,就一直僵直身体站在角落里的女佣闻言,这时露出个轻蔑的笑来。

果然是个想攀高枝儿的,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配不配。

夜莫深恰好注意到这一幕,他手指轻敲着轮椅把手,看了眼垂着头的沈翘,忽的对女佣说道:“我请你是来卖笑的。”

那女佣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在说她,当即哆哆嗦嗦的解释道:“不、不是。”

夜莫深懒得再跟她分辨:“萧肃,跟管家说,给她结清工资,赶出夜宅。”

“不、不,二少……”

那女佣闻言立时急了,直接就挡在了夜莫深的轮椅前。

夜莫深微微抬眸,只是一眼,那女佣就再不敢出声,忙让开了。

等轮椅从沈翘身边经过,夜莫深忽的开口道:“在我面前装装可怜就算了,女佣面前装可怜,你是想丢谁的脸。”

说完,径直离开了。

这教训来得莫名,沈翘心中却忽的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她,这是被夜莫深维护了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