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为保命装傻的时莜萱

2020-09-12 21:04

盛翰鈺的海边别墅。

时莜萱被保镖送回来,她下车进房间后就给自己关进房间,不开心!

今天发生的事情莫名其妙加生气窝火,就没有一样顺心的。

本来她以为自己已经和时家划清界限,但在时禹城因为自己有麻烦的时候,她还是回去了。

时莜萱从来没有见过自己亲生父母,从小到大,时禹城是唯一给过她温暖的长辈,她做不到眼睁睁看他受苦还无动于衷。

回去就惹一肚子气,而且还被保镖“押送”回来,被看管的更严了。

但好在她虽然还在盛家,一直渴望的自由却实现了。

从那天开始,盛翰鈺好像很忙,他住在外面,只是偶尔才回来一次。

就算是回来也是在书房里,不知道忙什么,根本就不会来打扰她,也没有问她那天半路上去了哪里!

那天时家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了,盛翰鈺没有为难时莜萱,只是让管家照顾好她,不要亏待。

她从时家过来没有嫁妆,盛翰鈺就让管家买了很多衣服和首饰给她,既然给不了她爱情,那么就用物质补偿吧。

可怜的人,如果时家容不下,他就算养她一辈子也养的起。

以后他认时莜萱当妹妹,可以保护她一辈子不受别人欺负!

时莜萱只知道盛翰鈺很忙,但她不知道的是,盛翰鈺去的地方是自己公寓。

被她称为“净土”的地方,已经被“敌军”攻占了。

盛翰鈺给公司的事情全权交给三弟和云哲浩,盛翰鈺买通物业进到公寓里,基本每天都守在“简怡心”的家,守株待兔般等简怡心出现。

公寓很高档,不太大,一百平左右。

装修风格简约,房间里的色调除了黑就是白,包括衣柜里的衣服也是。

除了衣柜中简单的几套衣服,剩下的生活用品就少的可怜,房子里到处也是冷冰冰的,一看就是不长住人。

物业的工作人员也证明了这一点,房子业主一年来不了几次,每次来都挡的严严实实,基本看不见脸。

后来,他在抽屉里发现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

现在盛翰鈺百分百相信,简怡心确实如三弟说的那样,毁容了所以不想见他。

房间里有台电脑,打开电脑桌面上干干净净一个图标都没有,偌大的屏幕上只有一只棕色的狗熊公仔,占了整屏。

盛翰鈺看出来了,这个桌面和时莜萱的仔仔一模一样。

他没细想在简怡心的电脑上,为什么会有只狗熊公仔。

女孩子大概都喜欢这东西,以前简怡心也喜欢,家里也有几个公仔,布偶娃娃。

不知道为什么,在简怡心的房子里,他总能感受到时莜萱的气息,也会不经意就想起她!

每次有这个念头,他都有深深的内疚,觉得自己对不起简怡心,但总是控制不住会想。

……

时莜萱在别墅里很自由。

管家会一天三次准时准点叫她吃饭,剩下的时间她想干嘛就干嘛,想去哪个房间就去哪个房间,藏在哪里都没有人打扰她。

终于自由了,过上最初设想的生活,但不知道为什么,时莜萱心里空落落的经常不太舒服。

但舒服的时候更多,比如和简宜宁聊天的时间多了,并且不用担心随时都可能被中断。

前两天让她突然离开银座大厦的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

简宜宁说顶盛的老板是他一个故人,和简怡心有很深的渊源,如果她去谈判,一定会被戳穿身份,这件事也是他才知道,否则根本不会让她去冒险。

时莜萱不是小气的性格,不会揪住一件事情没完没了,而且她很懂的尊重对方的隐私。

简宜宁不愿意对简怡心的事情多谈,她也就没多问。

简宜宁告诉她自己马上要回国,亲自去完成和顶盛集团的谈判!

还开玩笑似的问她在国内什么地方,俩人合作这么多年了,出来见个面吃饭认识下不过分吧?

当然不过分。

这么多年来,时莜萱一直都知道简宜宁的身份,但简宜宁不知道她是谁,这不公平。

可以。

时莜萱敲下两字发过去,顺便还给自己定位也发过去了。

简宜宁头像黑了,没有只言片语。

??????

时莜萱打了一堆问号。

但等了好一会儿,仍没有任何回应。

“搞什么鬼?不告诉的时候总拐弯抹角问,告诉你了就这态度?”时莜萱自言自语,想不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