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超级富二代

2020-09-12 12:06

车东这话还真的是说中了张玉美的心事。

她真的没有想到黎德元这穷小子,会摇身一变,成为超级富豪的大公子,有着用不完的钱。

如果不是她亲自耳闻目睹,那可是打死她也不会相信的。

她现在真的连肠子都后悔青了,可事已至此,她再后悔也没用的了,黎德元对她是爱而生恨,决不会再要她的了,她现在只能跟着车东。

“阿东,你这么说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张玉美嘟着小红嘴,脸上浮现出生气的模样。

张玉美知道,女人的杀手锏就是撒娇装生气,只要一使出来,就能让男人消气的。

果然,她这么一做,车东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我那是逗你玩儿的,你看你就像裁缝的脑袋,当真(针)了。”

车东说到这里,眼里闪射出凶光,脸上浮现出凶戾之色,咬牙切齿地说道,“黎德元那混球这次是死定了。”

“咚咚咚!”

随着脚步声响起,车德阳从楼下走了下来,手机放在耳边,正在打电话。

车东看见走下楼来的车德阳,问道:“爸,那些人是不是把那混球做掉了?”

车德阳皱了皱眉头。

他真拿他这报应儿没办法,这一次,要不是这服应儿捅出天大的乱子,他的公司绝不会倒闭,而是生意兴隆,红红火火。

虽然这报应儿回来,他把他揍了个半死,然而即便打死他,也于事无补的了。

最后他把这仇记在了黎德元身上,于是父子俩合谋,想出了雇人去摆平黎德元这一计谋。

他黎德元家既然让自己的公司倒闭,把自己逼上绝路,那就别怪他车德阳心狠手辣,把他给做掉,这就叫无毒不丈夫。

他们请去摆平黎德元的虎哥,出发时跟自己打了电话,可是直到现在,一点儿音讯都没有,给他打电话过去,竟然是关机。

难不成把事情办妥了,他便不再用那手机,而是用另外的手机了?可他怎么也应该跟自己讲一声啊?这些家伙做事,真它玛不踏实的。

车东看见父亲的神情,以为是出了变故,问道:“爸,是不是那些家伙半道跑人了?”

像车东说的这种情形,也是有人。因为这些人都是为了钱;连命都不要的,他们拿了钱不做事,跟你来个半路失踪,让你找都找不到。

车德阳看了一眼车东,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倒是不会的。如果他要半道跑人,那他们行动时,是不会跟我们打电话来的。也许是把事情办妥了,把电话给毁了,我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关机。”

“爸,这样是最好不过的了。只要把黎德元那混球做了,我心头的恶气也就消了,我的仇也报了。”

车东很想放声大笑,只是当他看见车德阳阴沉着脸,他也就没能笑出来。

“咚咚咚!”

这是有人用力敲打门的声音。

车德阳一听,脸上露出微笑,说道:“这可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到。我还以为那些家伙把事情做妥后,就这样跑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原来他们是要亲自来跟我们说的啊。很好,既然他们来了,我们也好好庆祝一下。”

“对,我们不只是庆祝,而应该是狂欢!”

车东兴奋地说道。

只有张玉美脸色阴晴不定,连她自己都说不出这到底是高兴还是别的什么心情。

车德阳打开门,脸上含笑,张嘴想说:“兄弟们,你们辛苦了!”

结果发现,敲门的人,并不是他想见的那些人,反倒是他极不想见到的人——唐波。

于是他嘴里的话,也被他强行给咽了回去,差点没把他给噎死。

“唐……波,你来干什么?”

车德阳用惊愕的语气问道。

客厅里的车东听得他父亲的语气不对劲,问了句:“爸,是谁啊?”

当他看见唐波时,瞬间懵逼。

“怎么啦?是不是看见我们,你们很失望啊?”

唐波用讥诮的语气说道,没等车家父子答话,自顾自点着头道,“其实你们不应是失望,而应是绝望,因为你们父子耍的那阴谋诡计,就像你们的公司一样,破产了。”

车德阳在听得这话时,心里格登了一下。

这下子他可是明白了,他请去的那些人,不但没有把黎德元做掉,反倒是把他给出卖了,因为连唐波都知道这事的了。

不过,车德阳是不会承认这事的,整死他也不会承认。

车德阳脸上显露出一副疑惑不解的神色,看着唐波问道:“唐波,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那黎德元是谁,我可不认得他的。”

唐波的嘴角向下一弯,弯出一抹戏谑的弧度,说道:“你不认得?你父子俩合谋请人要做掉黎公子,你竟然说不认得?不过,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我们有人证物证,在铁的事实面前,看你还承不承认?

我们黎德元公子对于这事,倒是不在乎的,因为你父子俩就像那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

你们越是跳得高,就越要玩儿完。我们来时,黎公子特地吩咐过了,把你们送到你们应该去的地方。黎公子这么做,其实是在救你们父子,怕你父子继续这么跳,连命都跳没了。”

唐波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即又说道,“好了,我该说的话都说了,接下来这事,将由警官来处理,他们会秉公执法。”

唐波说完,挥了挥手,六七名警员从门口冲了进来。

“车德阳,有人举报你,请到警局,接受警方调查。”

冲在前面的警官对车德阳说道。

“警官,我可没干违法的事啊?凭什么要我到警方去接受调查?”

车德阳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额头上的汗直往下淌。

“你有没有干违法的事,警方会调查清楚的。总之,我们警方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那警官很是威严地对车德阳说道。

“车德阳,你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所干的那些事,别人也许不知道,我唐波可是知道一清二楚的,你到了警局,还是老老实实给招了吧?也许你这么做,还能争取宽大处理。”

唐波面带笑容地对车德阳说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