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心动压不住

2020-09-12 09:04

厉青珏刚将礼品放到桌上就被金小岚拉着介绍起来了。

“我儿子,叫厉青珏,还记得吧,高不高?帅不帅?”

金小岚一身嫩粉色套装,站在上灰下黑的少年旁边,竟也像个小女人。

孟稼频频点头,高兴地附和道:“高,帅,长得像你。”

“那当然,小珏,这是你孟阿姨,快打个招呼。”

厉青珏此时顺从了些,礼貌问候:“孟阿姨,好久不见。”

“哎,好久不见,孩子长得真好。”

金小岚扯着厉青珏又转向季荷,“这是你季荷妹妹,小你两个月的,你们小时候一起玩过,记得没?妈昨天跟你提过的。”

厉青珏下意识地抬手抚了下左脸上的“小酒窝”,笑笑,意味深长,“记得,季荷妹妹好久不见。”

季荷扯扯嘴角,她实在是开不了口叫他哥哥,于是礼貌点头,客气地回:“你好。”

这时,季耀豪从卫生间里出来,他抬头看到厉青珏时眼睛瞬间发光,仿佛发现新大陆,急步跑过来,惊喜地盯着人家看。

“珏爷?”

厉青珏莫名其妙地看了季荷一眼,眼神似乎在说:我不认识这个人。

季耀豪有些兴奋,双手伸伸缩缩,想握又不敢握,像见到偶像般激动,“我见过你,上次在我们职高附近的那个广场,你们一中和我们职高的在……”

意识到下面的话不宜在此处说,他及时闭嘴,改而握住厉青珏的双臂,“哇,太厉害了!幸会幸会,”他抽空扭头看了眼两位大人,继续兴奋,“没想到我们还有这种关系呢,原来我们关系还挺好的啊。”

厉青珏……

季荷觉得这个弟弟有点丢脸。

“你们认识?”岚姨好奇地**来。

“啊,认识,我们学校可多人知道珏爷了,粉丝迷妹可多了。”

“呵呵,我们小珏确实从小就受欢迎,尤其是女孩子。”岚姨自豪地捂着嘴笑起来。

孟稼摇摇头,轻轻拍了下季耀豪的肩膀,“小豪,没大没小,先叫岚姨。”

“岚姨好。”

之后的局面是季耀豪拉着厉青珏独自嗨聊,孟稼和岚姨在另一边聊起了往事,季荷突然显得有些多余,她只能在一旁时不时地给两位长辈添茶,发挥些作用。

两位大人聊天时不知怎就提起了那一个无厘头的娃娃亲。

“……生小珏的时候可痛死我了,你之前还尽骗我生小孩不痛,呲溜一下就能出来,躺在医院的时候我都以为我要难产而亡了。”

“没有,你们家小珏出生时可胖了。”

“对,是个大胖小子……我记得我们还是姑娘的时候就说好要给我们的孩子订个娃娃亲,上半辈子做姐妹,下半辈子做亲家。”

“是是是,我记得,就小荷出生的时候,这两小孩就被我们俩闹着订了个娃娃亲,还举办了个仪式,可笑死我了……”

厉青珏知道娃娃亲这事,毕竟金小岚这十几年来常在他耳边叨叨:“小珏,妈妈以前给你订了个娃娃亲,那小姑娘可……”

季荷尴尬得无地自容,她偷偷瞥了眼另一个当事人,恰好就撞上了他似笑非笑的眼神。

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真的假的?现在还算数吗?”季耀豪惊喜满满,意外不断。

季荷没忍住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

快到饭点了,季荷借口起身,“妈,岚姨,你们慢慢聊,我先去准备一下午饭。”

“好。”

金小岚甚是欣慰地点着头,看着季荷的背影感叹道:“还是生闺女好啊,听话懂事,这季荷看着就很贤惠,不知道以后会给谁家当媳妇,会便宜哪个臭小子。”

厉青珏看了眼他妈,总感觉她意有所指。

果然,她接下去说:“哎呀,稼稼,我真是想跟你当亲家,等我们老了以后就可以天天一起聊家常了。”

孟稼啼笑皆非,“那也得两个小孩愿意啊。”

金小岚闻言转头瞪了厉青珏一眼,“这死小子可逆反了,就希望他能争气点给我找个可心的媳妇,好让我安享晚年。”

厉青珏笑笑不说话,下意识瞄了眼厨房,少女纤细的身影背对着他,低着头在认真地择菜,时不时地用手背蹭蹭脸颊两边的碎发。

准备烧菜时,季荷才发现家里的酱油瓶见底了。

和长辈们打了个招呼后她就小跑着出门了。

小店离得不远,拐几个弯走个七八分钟就到了。

当季荷提着酱油瓶经过祠堂时,隐约听到里面传来悉悉率率的声音,几句对话中,有她熟悉的声音。

她凑近几步躲在门边往里看,瞬间,她感觉全身冰冷。

里面紧紧相拥的两人都是她所熟悉,一个是她的父亲季丛民,另一个是她高一的音乐老师。

她躲在门外,愣怔地看着两人亲了起来。

季荷攥紧手中的塑料袋,另一只手死死地捂住嘴巴,她不断地后退,想要逃离这让人恶心的场景。

季荷往回走时,已是半小时后,她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抑制住眼眶里仍想要往下掉的眼泪。

她早就有预感季丛民会在外面沾花惹草,他全身上下也就那张脸算个优势,能讨女人欢心。

当季荷魂不守舍地走到门口时,厉青珏恰好从另一个方向走过来,他极快地发现了她红着的眼眶。

“你眼睛怎么了?你哭了?”他有些诧异。

这红眼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

季荷眨眨眼睛,没回答他的话,反而强装镇定地问他:“你怎么从那边过来?”

“出来走走。”

厉青珏低头凑近了看,季荷下意识往后躲,“你别看了,不关你的事。”

厉青珏闻言挑了下眉,刚想伸手去挑她的下巴,孟稼就走出来了。

“怎么了?你们俩站门口聊什么呢?”

季荷一看到孟稼情绪就更控制不住了,眼泪啪嗒就往下掉。

孟稼愣住了,不明所以,她走过去抬起她的脸,关切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季荷抽噎着,本能地不想告诉孟稼真相,她无意瞄了厉青珏一眼,脑里冒出一个想法,于是指着他脱口而出,“他、他打我。”

厉青珏闻言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原本看小姑娘哭的梨花带泪的,他还有些心疼的。

孟稼亦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厉青珏,然后又扭头问自己的女儿,“怎么回事?小珏怎么会无缘无故打你呢?”

季荷说不出话来了,她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刚才只是看到厉青珏就有了这个想法。

他长得挺凶的,看起来就是会打人那种。

于是她又抽噎着看着他,有点求救的意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