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国民老公日常想接盘

2020-09-12 06:04

阮雨晞换了拖鞋,打算回房间时,穿着一身典雅连衣裙的叶浅从厨房走出,看到她后温婉一笑,对她招了招手。

等阮雨晞走到她身前,她才将一个精致的小盅递给她,压低声音道,“晞晞,上学饿了吧?刚炖好的鸡汤,加了些补身体的中药,你吃一点。”

叶浅的话,让阮雨晞眼神柔和了几分。

她接过来喝了一口,药味有些浓,但咸淡刚刚好。

她正打算喝完,一道训斥声从楼梯处传来,“吃吃吃,就知道吃!没看到你姐姐都哭了?”

叶浅吓了一跳,摆出防御姿态,身体略显紧绷,却依旧护在阮雨晞身前,“妈,小孩子闹情绪很正常,我陪您去劝劝她……”

说完,她绕过阮雨晞,正打算往楼上走。

阮老夫人却停下脚步,耷拉着眼皮不善地扫向阮雨晞,待看到她手中的小盅,眼睛瞬间瞪圆,怒不可遏,“谁让她动这汤的?这是给柔柔炖的!”

叶浅急忙解释,“妈,我知道,所以我炖了两份,柔柔的在保温呢,一会我就把柔柔的给端上去。”

阮雨柔每天一份补汤,花式不重样,这是阮老夫人给她特意准备的。

叶浅觉得都是阮家的女儿,给阮雨晞准备一份也是应该的,原先没准备也是因为原主不愿与她交流,总是冷着一张脸将她的好意丢到一旁。

可现在不同了。

现在的阮雨晞虽然对她谈不上多么亲近,却明显对她与对别人不同,让她感觉到了几分女儿对于母亲的那种亲近。

可没想到,阮老夫人一听却更加不依不饶,“柔柔吃补汤,是每天学习都很累,应该好好补一补,就阮雨晞这神经病,给她吃了就是浪费!以后不许再给她做了!”

叶浅听到这么偏心的话,几乎惊呆了。

补汤对于阮家来说,是很日常的开销,有时候做多了,甚至还会给佣人们一些。

她怎么都没想到,阮老夫人对阮雨晞居然能刻薄到这种程度!

阮雨晞看了看手中的补汤,她对这些没什么追求,毕竟过去在古代,药材这种东西都很珍贵,也不能轻易乱用。

她将小盅放到餐桌上,准备上楼。

阮老夫人却挡在她面前,冷声道,“说,今天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你把柔柔惹哭了?”

叶浅忙摆手,“怎么会,晞晞她……”

话没说完,就听到一声“嗯”的声音。

叶浅不禁回头,跟阮老夫人一起看向阮雨晞。

阮雨晞也干脆停下脚步,潋滟的凤眸直视阮老夫人,带着几分慵懒地漫不经心,“好像还真是呢。”

阮老夫人面露嫌恶,“我就知道是你!你这个神经病,你说,你对柔柔做了什么?她为什么哭!”

阮雨晞沉默了两秒,挑眉,“或许是,因为我成绩比她好?”

“……什么?”

阮老夫人一愣,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阮雨晞的成绩能比柔柔的好?

这怎么可能!

她不是总分只有150分吗?!

阮雨晞将背在身后的书包轻轻一拽,将书包里的成绩单递给阮老夫人。

阮老夫人下意识接过,上面基本全是0。

数学:0

理综:0

英语:0

语文:150分

经常给别人炫耀阮雨柔成绩的阮老夫人,自然知道语文满分代表着什么。

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语文这一学科想要满分的难度,不亚于此。

别的学科,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语文却不一样。

它号称高考最难的学科,不仅仅局限于课本知识,还包括课外阅读,名著等。

要求学生具备绝对的阅读理解能力,以及写作能力。

其中占分最大的作文,更是难上加难。

要在符合字迹工整、语言流畅的前提下,还得符合文体要求,结构严谨,立意深刻、丰富、新颖。

通常来说,作文一关就已经阻止了绝大多数人拿满分的可能。

阮老夫人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印象中“又蠢又疯”的孙女。

阮雨晞却反手一把拉过椅子,动作又美又飒,接着,她按着叶浅的肩膀让她坐下,潋滟的凤眸对上阮老夫人,勾唇一笑,“现在,该你道歉了。”

道歉……

阮老夫人蓦然想起女孩昨天说的话,涨红了脸。

让她给这个从没看上眼的儿媳妇道歉?

尤其还是当着佣人的面?

不可能!

阮老夫人拧着眉,忽然捂住胸口,“哎呦……”

旁边的李嫂配合地上前一步,“老夫人,您是不是心绞痛的老毛病犯了?我扶您上楼休息。”

“好……”

阮老夫人被李嫂搀扶着,逃跑一样地溜出餐厅。

“……”

阮雨晞白眼,够烂的一招。

-

直至晚饭,阮老夫人和阮雨柔下楼。

今天阮家老爷子阮国强从国外回来,终于一家团聚,餐桌上阮雨柔难得的没有废话。

阮雨晞坐在叶浅身旁,打量着这个名义上的爷爷。

阮国强属于比较刻板老成的男人,哪怕七十多岁,身体依旧硬朗,威严十足。

他先将阮雨晞打量了一遍,意味不明地说了句,“病好了就好。”

随后,他扫了一圈众人,在看到阮雨柔通红的眼睛时,对阮老夫人淡淡询问道,“这几天,家里没事吧?”

阮老夫人道,“没事。”

“你确定?”

老夫人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阮国强盯着她,“你是不是忘了给叶浅道歉?”

一句话,老夫人绷直了身体,似乎下一秒就要掀桌子。

阮国强怎么会知道这事?

阮老夫人攥紧拳头,前所未有的羞辱感涌上心头,却不敢忤逆老爷子的话,只得不甘地看向叶浅,“我不该打你。”

叶浅看着阮老夫人怨愤的眼神,蓦然一惊。

她心里明白,这次算是彻底惹怒老夫人了。

但她不会退缩。

从前百般忍让,不过是不想阮南笙夹在中间为难。

可现在,她女儿都险些自杀了,她必须刚硬一把,为女儿遮风避雨。

-

阮老爷子回家的第二天,清晨。

阮雨晞刚刚起床,叶浅就来敲门,“晞晞,你外婆来了。”

两人下楼,阮雨晞看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正拘谨地坐在客厅沙发上。

她一身古香古韵的汉服,面上带着笑意,看着就很和善。

反观坐在对面的阮老夫人,耷拉着眼皮,一副看不起人的势力模样。

叶老太太看到阮雨晞激动得站起来,苍老却温暖的手掌用力握着她的手,眼圈通红,“好孩子,你终于走出来了。”

叶浅对阮雨晞介绍道,“你外婆家不在帝都,本打算周末带你去看他们的,结果昨天通了个电话,你外婆就迫不及待地过来了。”

阮雨晞“哦”了一声,看向叶老太太,乖巧道,“外婆。”

“爱!”

三人说这话,阮老夫人忽然开口,“叶浅,家里佣人不知道亲家的口味,你亲自去给亲家准备点吃的喝的吧。”

叶浅受宠若惊,没想到老夫人这么给面子,忙道,“好。”

阮雨晞却敏锐地察觉不对劲,刚要找借口去提醒叶浅,叶浅的惊呼声已经传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