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一念成婚:娇宠傅太太

2020-09-11 09:04

“菲菲,你跟着你姐出国可不轻松,把这个带上,还有这个,这个……”

距离傅时弈上次上门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很快就是苏蔷和苏菲出国的日子。明明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可李芸一想到过去就是封闭训练,想吃想用什么有钱也买不到,心疼地给苏菲塞了许多可能用得上的东西。

“妈你别塞了,我衣服要放不下了。”苏菲娇嗔地冲母亲撒娇,她哄着苏蔷带上自己就是为了借这个封闭的训练时机接近傅时弈,带那些吃的用的还不如多带两套漂亮衣服呢。

两人支使着佣人来来回回挑拣了半天,才大包小包地收拾好,快到出门的点儿了,苏蔷一身轻松地出现在门口。

“收拾好了?走吧。”

看着她连个包都没背,李芸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女儿也要出国,竟忘了给她收拾行李。

“怎么到这个时候了,你行李还没收拾?再耽误飞机就赶不上了!”她有些不满地拧了拧眉,递过去一张卡,“你们赶紧出门,缺的东西下了飞机再买。这里有一万M币,你省着点用,在外面也要多照顾妹妹。”

一万M币折合人民币也有七八万,若搁在平时,白拿的钱苏蔷怎会不要。

但回到苏家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拿到零用钱,她所谓的父母从未想过她在外面如果要用钱该怎么办。与之相对的,是苏菲在每个月十万块零花钱之外还有李芸信用卡的副卡,可以随便刷。

苏蔷只觉得拿这钱也没什么意思,既然没有亲情就不必为了这点钱平白欠了苏家,越过她们径直走了出去:“不用给我钱,拿回去吧。”

见她竟连钱也不要,还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李芸心里不喜:“你摆出这副表情给谁看,我是欠了你的不成?忘了给你收拾行李是我的疏忽,可你这么大个人了,离了父母就不过日子了吗?这么些天自己也不会收拾收拾?”

“啧。”苏蔷被这无端的指责弄得有点烦躁,她其实没有什么怨怼,也不期盼李芸关爱自己,只是这样莫名往她头上扣帽子真是让人不快,“照你这么说,我离了你们这十二年不是早该死得透透的了?”

女儿失踪十二年,李芸原本是愧疚的,但这事儿被女儿拿出来讽刺自己,她心底的那点愧疚顿时化作恼羞成怒:“行,你不屑用家里的钱,那也别蹭家里的车。菲菲咱们走,你姐姐这么能耐,就自己从半山别墅走去机场啊!”

自从苏蔷回家,一开始尚且还理会李芸,后来竟越来越懒得正眼看她,最近参加了那个什么国际奥数比赛,更是不将她放在眼里,丝毫没有一点做人女儿该有的孺慕。

原本别家的太太聊起孩子来,都要说她李芸会教女儿,现在有了苏蔷,倒给她们笑话自己的借口。李芸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苏蔷低头,让她知道知道不能仗着那些陈年往事就轻狂嚣张,不敬父母!

苏菲暗暗着急,李芸看苏蔷越来越不顺眼当然有她背后挑拨的原因,可此刻也忍不住心里埋怨起母亲。

什么时候收拾她不行,非得在这节骨眼上,要是错过了机会她拿什么借口接近傅时弈?

“姐姐,妈妈说的都是气话,你只要服个软就过去了。这边别墅群建在山上,根本不让外头的车进来,你就是自己出去,不走一个小时也打不到车。”

苏蔷好整以暇地看了看她,忽地露出个笑,她走不了横竖有人比她更着急:“我长这么大就不知道服软两个字怎么写,不如你教教我?”

一时苏菲被她架在墙上下不来,心里又惦记着赶紧去和傅时弈汇合,急得脑门子都出汗了。

“妈,姐姐也不是那个意思……”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母亲和苏蔷还都不肯让步,犟得如出一辙,苏菲一点办法也没有,精心修剪的指甲都快要捏断了。

这种时候倒是像对亲母女了,一样的臭脾气,怎么都赶在这个时间点来坏她的事!

“姐,你就跟妈说声对不起吧,再晚就真的来不及了!”见苏蔷丝毫不为所动,苏菲只好不情不愿地搬出傅时弈,希望能劝动她,“傅总和你关系这么好,你也不忍心他第一次带队参赛就一败涂地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大门外传来傅时弈冷冽的声音:“刚来就听到这么不吉利的话,苏蔷,看来你妹妹很不看好我,你要争口气啊。”

几人抬眼看去,就见一辆低调奢华的加长版劳斯莱斯停在门口,傅时弈倚在车门上,表情似笑非笑,眼神却锐利如刀。

“傅、傅总……”苏菲吓了一大跳,抬眼见他今天穿得比往日随意许多,没了往日西装革履的成熟,休闲的风衣却多了份年轻,又想到他亲自来接自己和苏蔷,脸上不由染上几分红晕,“您这么年少有为,我怎么会不看好您呢?没想到您亲自上门,我……”

她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傅时弈却连听完的耐心都没有,向苏蔷招了招手道:“带队老师亲自来接你,还不上车?”

苏蔷见到他也有些意外,她性子虽然倔,但不是不识好歹,点了点头就钻进车里,李芸看着她毫不留恋的样子差点没气倒在地,但又不敢在傅时弈面前失态,勉强调整好表情上前道谢。

“多谢傅总特地上门,小女顽劣,出国之后劳烦您多担待。”

说完她忙指挥着佣人把苏菲的行李搬上傅时弈的车,却没想苏蔷一抬手,车门“彭”地关上,直接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句淡淡的拒绝。

“跟班要有跟班的自觉,这么能耐自己去机场。”

“你……苏蔷!你给我回来!”

直到劳斯莱斯驶出别墅群,将那对气到爆炸的母女甩在脑后,傅时弈扑哧一声,伸手去揉苏蔷的脑袋:“借我出了气,开心了?”

苏蔷“啪”地把他不老实的手拍了下去:“我给你挖来这么大一个便宜,借你点儿势有什么不可以吗?”

想到昨晚自己找上门的惊喜,傅时弈瞳孔微凝,声音也不自觉带了几分探究:“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忽悠他的,让他一声不吭舍了王有明那个老狐狸给的种种优待,执意转到我们海大。”

研究了一会儿车上的座椅,苏蔷找到控制按钮,把座椅放平躺了下去:“去问他啊,别吵我睡觉。”

等两人到了机场候机室,就见裴沂庆带着一众学生安静等着,其中有个戴着眼镜的少年旁若无人地霸着裴沂庆身边的位置,不断地请教问题,把裴沂庆烦得濒临崩溃。

一见他俩来了,裴沂庆连忙冲上前抓住苏蔷:“你可算来了!傅时弈是怎么把这个神人挖来的,我快被烦死了,你教去!”

旁边坐着的那些学生也松了口气,刚刚这位大神一直拉着裴沂庆讨论高深的奥数题,他们在旁边也不好意思玩闹打扰人家学习,这会儿见苏蔷来了,一个个上去打招呼。

“蔷蔷你可算来了,我也参加这次比赛了,不过我就凑个数,还是要靠你啦,加油!”

姜圆圆开心地抱着苏蔷的手臂,撒娇要和她睡一个屋,一听苏蔷答应了,高兴得找不着北。

那边还有几个一班的,阮语铃也在其中,看着她的眼神就没那么友善了:“呵,苏蔷我看你还怎么傲,不就是仗着是裴沂庆老师的学生,觉得自己数学好吗?咱们一班可是要转来一个厉害人物了,国际双语大学的李一易听过吧?入学起一直蝉联年级第一的宝座,两年奥数金牌得主,你有本事比他厉害啊!”

她话才说完,就见那位名叫李一易的少年目光落在苏蔷身上,抿了抿唇:“你误会了,我没有要转去一班,我要去十二班的。”

阮语铃一下子面色铁青:“十二班?你知道十二班成绩有多差吗?”

十二班到底是什么风水宝地,怎么一个两个都爱往那儿钻!

李一易看都没看她,专注地走到苏蔷面前:“你来了,我等了你很久。”

苏蔷刚睡醒,懒洋洋的提不起劲儿,推开少年递到她面前的题目就瘫在椅子上:“我现在没心情,你找裴沂庆去。”

可被少年烦了一个多小时的裴沂庆早就一蹦三尺远,少年蹙了蹙眉,被眼镜遮住的眸中竟透出几缕委屈:“我都为了你转学到海大了,你怎么还不理我?”

这话一出,惊掉旁边一群吃瓜群众手中的瓜,原本百无聊赖等登机的都抖擞起了精神,目光炯炯地看着语出惊人的少年,有的甚至还掏出手机拍了起来。

“苏蔷,这是怎么回事?”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傅时弈也不知为何心情极度不爽,“你给学校奥数队挖人,尽心尽力到这个份上?”

苏蔷没听出什么不对,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他可是王有明的得意门生,一中最厉害的杀手锏,我撬了他过来,你怎么也该付我一笔猎头费吧。”

傅时弈简直要被气笑了,低头摸出手机摁了几下,苏蔷的手机就亮了起来。

她摸出一看,竟是傅时弈给她微信转账了二十万,上面只有一句话:“让这小子滚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