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皇上,别撩我!

2020-09-11 09:04

永朝茶馆我很熟,因为这里有个小蛐蛐,小蛐蛐不是好玩的东西,也是一个女孩儿。

小蛐蛐今年才十三岁,可是看起来却还是十岁左右的模样儿,是掌柜的在凉城外捡来养的,连个正儿八经的名字都没有,打小就让掌柜当奴才一样的养大,寒冬腊月的时候还提着很多的床单被子衣服出去洗,整个人冻得昏厥在水堤之上,还是我和她一块儿洗完的,我也是一个坏小孩,可是当那些孩子欺负她的时候,我就不允,谁欺负她我就去谁家放火。

于是孩子们都说,凉城的小霸王是喜欢小蛐蛐儿的,二人没人要的孩子才会惺惺相惜,我做事为人何必须别人语言之影响,没本事才要背后说这些话。

“小蛐蛐。”我一进去就叫她。

她欢喜地跑了过来:“天爱,我都准备好了,掌柜的带着少爷出去溜圈子了。”

“嗯,小蛐蛐我跟你说这事有点非比寻常,以后没有我罩着你了,你得学着恶一点,人善就会被人欺,懂吗?”我领着小蛐蛐上了楼,然后在一雅阁处坐了下来,热热的茶早就沏好了,我开了壶盖,将一包药粉倒了下去。

小蛐蛐明亮的眼里有些担心:“天爱,你又要闹事儿吗?”

“嗯,是的。但是不会影响到永朝茶馆的,我跟你说要是掌柜的提出让你做他傻儿子的媳妇,你要敢答应,我就恨死你了。”

她点点头:“可是,可是天爱…。”

我从那微开的窗子已经看到了向少北了,一扯小蛐蛐:“快点下去将他引上来,就说傅润芝在这里喝茶,然后说去茅厕了,你要记着给他倒茶,然后你就去傅家找傅家的人来,知道不?”

“嗯。”小蛐蛐赶紧就下去,走到楼梯边朝我一笑:“蛐蛐总是羡慕天爱姐姐做事的,放心吧,你交待的我昨儿个就记得紧了。”

我也不紧张,将傅润芝的丝帕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到另一个雅轩去。未几听到了脚步上楼梯的声音,吱吱作响的让我心情极好地想哼歌。

没一会我就听到小蛐蛐清润的声音了:“你是向少爷吧,这是傅小姐定的地方,傅小姐去洗手了,少爷请坐。”然后就是倒水的声音,小蛐蛐又说:“少爷请慢用。”

小蛐蛐的声音也很清润,可是听着很真实,很美。人人都说傅家大小姐的声音是黄莺出谷,可我还是不爱听来着。

从小小的格子偷看过去,那向少北正一手拿着茶杯浅酌,而一手已经抓着了那绣帕了,细细地看着,竟然双眼都柔软得如棉一样。

现在还笑得出,呆会有得你哭的,我冷哼。

然后看着他将杯中的茶都喝了,然后他已经双眼眨得勤了,我将手中的茶也一饮而尽,然后站了起来转个圈儿就到了他坐的雅轩。

他还以为是傅润芝来了,抬起笑脸看是我,然后慢慢地凝结了起来:“怎…么…是…你。”

他说话已经结巴了,还拿手揉眼睛。

药力我想真不错,我也挑起眉儿笑:“不是你让我来的吗?”一二三,然后他倒下了。

我唤来蛐蛐儿和她一块儿将这男人扶到转角最里面的房子,这茶馆也是做住客生意的,我早也就摸得熟了。

叫小蛐蛐出去做该做的事,然后我扯下他的衣服,当然不会给他留什么,要全脱,脱得光光的。

男人的身体也没有什么,早在很小时候我就去掳过那些男孩搁在河边的衣服,然后惬意地看着他们护着胯下对我破口大骂,男人就算是长大了也没有什么不同,就是越发的丑恶就更是。

脱完他的,我抠开了膝盖上的结痂,看着那鲜血又再次涌了出来,然后开始滴在洁白的床单上,那鲜红溅出的花,看起来是如此如此的妖艳,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的身上,居然会有着这么多的鲜血呢?哪怕是天天流,也流不尽一样。

差不多了,然后我就脱了我的衣服,然后拉上被子盖着自已的身体,至于他嘛,我管他怎么着。

长得是挺不错的,就是拽傲得不得了。

嗯,我也睡一会吧,也许会是我在这世上最后的一睡了,伸出手指看着长长的五指,居说手指尖尖细细,以后会有好日子过的,这都是狗屁不通的居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