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白鹤丞言诺小说 白鹤丞言诺

2020-09-10 21:01

白太太谋夫已久

推荐指数:10分

白鹤丞言诺是著名作者婉香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白鹤丞言诺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婚恋生活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内容主要讲述她年少叛逆被父母送出国外,待到醒悟回归却面对的是家破人亡。不想母亲枉死的她毅然进入仇家,她本意是要仇家付出应有的代价,不料那个身娇体弱的男人却宠她入骨……还帮她查真相?!言诺:不了不了,仇报了我要走了。白鹤丞:千山万水,只要私养小保姆跟我一起看。

《白太太谋夫已久》 第9章 救命 免费试读

“言诺,这家里可没有你的救世主,我看你这长着魅惑人的狐狸精脸还能迷惑谁,今儿个就算天王老子也帮不了你!”
言诺刻意伪装下,她脸上的粉微厚,脸上还刻意点了些小黑点,此时的她越是丑陋,王晴就越是想起她那卸妆后吹弹可破的肌肤,这女人明明漂亮得不可方物,却假扮丑角,接近白家,接近白家的男人,王晴能不生气么,换成其他人,其他人也会跟王晴一样生气。
言诺一时不察,被王晴按倒在地上,王晴一边掀起言诺的衣裳,用衣裳在言诺的脸上蹭着,脸上肌肤都蹭红了,居然一点心慈手软的想法都没有。
白鹤林以前在外面流连花丛的时候,王晴没少找那些女人的麻烦,她的名声也是在那个时候打下的基础,谁听到王晴的名字,不恍然大悟地感叹一声:“啊,你说那个泼妇啊!”
哪个女人都敢打的人,言诺在王晴手下几招就惨败下来。
王晴下手真狠,她不打那些隐秘的部分,伸手就朝言诺脸上去,言诺用手臂圈住头,蹲在地上,尽量不让王晴挠到她的脸。
先是掀衣服卸妆,又是挠脸,王晴仗着白家人的身份,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都敢做,反正撒泼不是一次两次,外面有权有势的女人她都打得不少,反正每次打了回来都有白鹤林给撑腰善后,今天打的还是区区一个佣人,就算打残废也没关系,她有钱啊,医治就行了,大不了多赔偿点医药费,至少王晴心中这口恶气出了。
她才不信打了言诺,言诺能闹出多大的事情来。
只要有白家,任何大事小事他们都能压制下来,也就是说,言诺光想凭借一己之力,把自己的遭遇闹得人尽皆知,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思及至此,王晴下手更狠,几招下来,言诺背部,脖子上已经全是王晴创下的杰作。
凡是被挠过的地方,言诺均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疼的时间长了,她也开始变得大声喘起粗气来。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么辞职,那么被我扒光毁容,你自己选一个!”
王晴整个人的身子坐在言诺身上,表面上说是给言诺选择,实则一边等言诺选,一边在言诺身上留下痕迹。
她是料定言诺这回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届时,言诺已经趁着王晴打累了分神的那一点点时间,从口袋中摸出手机,凭借惊人的记忆力,找到白鹤丞的电话号码,并给白鹤丞发短信过去。
“少爷救命啊,夫人想要了我的命。”
言诺想打电话,万一发消息看不到,打电话至少能确保对方有没有看到她的消息,万一白鹤丞现在正忙,错过了言诺的信息,言诺就只能被王晴打到暂时妥协,可王晴还在言诺身上坐着呢,言诺反手悄悄打字发短信过去,这已经是需要运气的事情了,在王晴动手的时候,言诺再求救外援,这纯粹就是火上浇油,人家明明想点到为止,不下死手,也会被激怒,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言诺感觉裤兜麻了一下,她知道短信发送成功了,恰好她手机还有对方读取短信,这头会有提示的功能。
白鹤丞看到了短信!
她的心格外欣喜,可是白鹤丞这时候正在进行重要的应酬,他会放下自己的生意,只为回来帮女佣评理?
潜意识告诉言诺,白鹤丞一定会的,就算世界再糟糕,她还是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好人。
王晴休息够了,双手再次放到言诺头上,原本一头亮丽的秀发在王晴恶魔般的爪子之下,已然变得凌乱不堪。
“想好了没有,是你自己选还是我帮你选?”
言诺咳嗽了两声,咳着咳着,嘴里一阵腥甜,一口鲜血从她的嘴里喷涌出来。
是的,她吐血了,被王晴打到吐血。
可是言诺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觉得王晴打得好。
她一口血出来,大理石花纹的地砖上,犹如一团盛开的锦花。
而她身上那星星点点的血迹,显得格外惹人怜惜。
“我不能违约,我也说过了,就算你把我打死在这里,也只能少爷亲口说出开除我的话,我才会离开,你想让我屈服在你的***下,主动辞职,那不可能,我有我的职业操守,这些职业操守不会因为你的暴力而屈服。”
王晴从言诺身上起来,言诺就连说话都要喘三下,身上的重物少了以后,原本压迫感减少,她这才得以自由喘气,而不觉得像刚才一样疲惫。
“这么说来,就算我把你打死在这里,你也不会选择辞职,还是想继续留在白家,想留下来勾引咱们白家的男人?”
说着,王晴一脚踹在言诺腰上,言诺吃痛,不由自主地闷哼两下。
“哑巴了?说话啊!”
言诺越是不说话,王晴下手就越狠。
她以为言诺已经屈服了,知道斗不过王晴,干脆自暴自弃起来,殊不知言诺在等白鹤丞回来。
她在赌白鹤丞会不会回来,这是一个大赌注,为了这个赌注,她愿意给王晴一点时间,让王晴多在她身上踢几下,打几下,若是白鹤丞回来,她身上这几下算得了什么,总有一天她会挨着在王晴身上还回来。
白鹤丞坐在防弹车里,他的心第一次七上八下个不停,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就连应酬都不想再去。
刚出别墅没多久,原本去郊外的,白鹤丞临时改变主意,让司机送他去公司,这都还没到公司,他的手机就吱吱呜呜起来。
一条喊着救命的短信跃然纸上,白鹤丞认出是言诺的手机号,他总算知道自己那颗不安定的心是怎么一回事了。
想必早就感觉到王晴跟她那个不学无术的儿子肯定不会放过言诺,却还是想去相信言诺在白家一定会安全,结果呢,事与愿违,他才出门,王晴就找上门来。
“回家。”
白鹤丞斜躺在后座上,他脑海里装着的,是一个满眼通红,犹如受惊吓后的小兔子似的小女生。
王晴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折磨人的法子也懂得不少,以前就听说过她的手段狠厉,也不知道言诺能不能在王晴手下保护好自己。
在白鹤丞的催促之下,防弹轿车很快停在别墅外面,而白鹤丞没等到司机下车开门,自己径直下车,以很久没用过的快速度回到家里,而刚走进门,就听到王晴充满威胁的声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