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她来时光芒万丈

2020-08-01 18:05

第八章

"盛小姐,盛总还没到……"

哪有没有新郎的婚礼。

"所以呢?"盛安橙反问道。

负责人额上多了一层汗,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接待过这么多新人,哪一对都对婚礼充满了期待。

唯独这一对,从头到尾,两人就没有出现过。

婚礼现场新娘倒是出现了,可新郎连人影都没有。

"你去安排吧,开始婚礼。"盛安橙对负责人道。

"是。"

盛安橙在后台等着,听见前面响起了婚礼进行曲,然后是礼仪欢迎新娘新郎入场的声音。

她深吸了口气,准备掀开帘子,出去。

"姐。"

盛安橙的动作顿住,转过头去。

王刚站在不远处,明显是赶过来的,不停地喘着气。

他看起来比一个月之前好了不少,穿着一身西装,拘谨的同时显现出少年的帅气。

盛安橙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我就随便来看看。"王刚不自然地道,低着头,"要不要我牵你过去?"

说完,他快速地补了一句,"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盛安橙笑起来,邀请他,"愿意,那就谢谢你了。"

两人一起出现在婚礼现场,红地毯的尽头却没有新郎。

底下的人低声讨论着,声音不大,却足够击碎一个人。

可惜盛安橙早就习惯这样的场面。

她面上带着浅浅的笑,美得摄人心魄。

她让盛衍郅在大庭广众下丢脸,被迫娶了她。

他便还了她一个只有她一个人的婚礼,嘲讽尽显,呲牙必报。

他答应结婚唯一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盛氏的危机,只是为了把她踩到地底里。

要不然,仅凭盛康的苦口婆心,怎么可能会让他改变主意。

"衍郅因为忙于工作,今天没有办法赶到现场,大家体谅一下,吃好玩好……"盛康站在台上解释,礼仪也在一边帮忙。

下面的宾客心照不宣,恭喜着盛康,朝他敬酒。

盛安橙脸上带笑,跟在他身边,敬酒。

王刚替盛安橙挡了不少酒,饶是如此,盛安橙还是醉了。

婚礼结束,盛安橙被王刚扶着离开。

"怎么就又跟这家人搭上了呢?"黑夜里,王刚心疼地看着盛安橙。

盛安橙笑了笑,"我嫁的可是z市最厉害的男人,你在这瞎感叹什么。"

盛安橙有权有势,又是高学历。

而她高中毕业,还坐过牢。

不管怎么看,都是她赚了。

"姐,对不起。"要是不是他的话,她就不用跟盛家牵扯在一起了。

"行了,我要回去了,你也回去吧。"盛安橙赶着人,忽然想到什么,"对了,你这西装哪里来的?"

这西装虽然不是特别好的牌子,但是也要几万。

王刚有些不好意思,"商场,我等会还要拿去退。"

盛安橙笑起来,"你还挺聪明。"

"这个给你。"王刚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布包。

"这是什么?"

"妈知道你出狱,给你求的护身符。"

盛安橙接过,心里有些感慨。

她把护身符放进兜里,跟王刚道别,离开。

秦姐知道她今天结婚,特意给她放了一天假。

盛安橙回到宿舍,刚推开门,就看见自己的东西全被扔到了地上。

她的衣服上不知道沾了些什么东西,黑乎乎的一团,被子也被扔在了地上,被水泡着。

衣服被剪坏了,布料东一块西一块的扔着。

小桌子上的日用品也被全扫了下来,看起来又脏又乱。

盛安橙拿出手机,把这一切都照了下来。

"于罗弄的?"盛安橙看着睡在床上的苏意,开口询问道。

苏意怯怯的,没有回答。

不过答案已经够明显了。

"她人在哪?"

"安橙,要不算了吧……于罗最近跟了一个有钱人……"

盛安橙的目光冷了些,她走过去,把于罗的东西全扫在了地上。

然后把她的护肤品以及化妆品全倒在了被子上。

宿舍里有一个大柜子,三人一人一格,用来放私人的物品。

于罗的柜子上了锁,盛安橙拿着椅子,直接将锁砸了下来。

她动作狠厉,砸锁的动静很大,不一会,就引来了其他宿舍的人。

于罗的工资大部分都用来买名牌包和名牌衣服了,她舍不得穿,保护得很好。

盛安橙把她的包拿了出来,用剪刀剪坏。

挤在门外的人看见,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盛安橙!你干什么!"于罗出现在门外,还穿着工作服。

看见屋子里的惨状,她心疼不已,满脸恨意地朝盛安橙扑了过去,"**!我饶不了你!"

盛安橙头也未抬,剪掉她最后一个包。

然后把剪刀直直地对着于罗。

她动作太快,于罗差点撞到剪刀上,其他看热闹的人,均看得惊心动魄。

偏偏盛安橙脸上没什么表情,"我记得我警告过你,离我远点。"

她拿着剪刀,朝于罗走近一步。

她的眼神平静,看她的时候,就像是在看什么死物。

于罗往后退着,被她吓到,"你要干什么?"

"安橙。"苏意想过去拉盛安橙,却不敢碰她,只敢远远地站着劝着,"大家都是一个宿舍的人,要不算了吧。"

她话音刚落,盛安橙还未说话,于罗便抢着开了口,"不可能算了!我的那些东西,你必须全部赔我!"

她这几年攒的宝贝,加起来怎么也有几十万了。

而盛安橙的东西,加起来顶多不过几千!

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我的东西是你扔到地上的吧?"盛安橙开口。

于罗有些心虚,却强撑着,"是我扔的怎么了?你都成了盛氏的少奶奶了,还要住在这里吗?我清理垃圾怎么了?"

"清理垃圾?"盛安橙上前抓住于罗的头发,拉着她猛地往墙上撞了一下,然后再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清理了?"

"不愧是杀人犯,怎么,你要杀了我吗?"于罗的头发还在盛安橙的手里,她头疼得厉害,弯着腰,姿势狼狈。

她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过脸,她不信,这里有这么多人,盛安橙真的敢对她做什么。

盛安橙嗤笑一声,拽着她的头发就要继续往墙上撞。

"这是怎么了?闹出这么大动静?"一道调侃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