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柳霜儿温渊铭最后结局 柳霜儿温渊铭完结版

2020-08-01 12:00

衙门府里娇厨娘

推荐指数:10分

柳霜儿温渊铭是著名作者霞霞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那么柳霜儿温渊铭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柳霜儿一直以为温渊铭是个热心肠的好官,为了她悲惨的前半生瞻前顾后,东奔西顾,直到某日被哄骗入了洞房才知道,原来这厮在玩夫人养成计划。

《衙门府里娇厨娘》 第10章 深夜抓人 免费试读

见她面色如常,并无半点通融之意,有一丝的泄气,托着下巴,面前的馄饨一动也不动。
温渊铭猴便伸手欲夺过来,“你不吃我可吃了!”
她惨叫一声,当即一把护住,自己忙地吃了起来,许久不闻肉香味,馄饨清淡,最适宜当作夜宵吃,心情好许多。
大有一股化悲愤为食欲的动力,吃得气势磅礴,只让温渊铭在一旁目瞪口呆。见她很快的将一碗吃完,咕噜咕噜地喝起了汤。
他抿了抿唇角,默默地将筷子放下。
“大人吃饱啦?”
柳霜儿发觉后顿时奇怪地问道,瞧着里面还有馄饨,可真是浪费呀,此刻有求于他,顿时用力将口里的馄饨咽了回去,手抚着肚子满足道:“终于吃饱了,我们去抓人吧!”
路上她依旧不甘心,颠颠地上前,“大人……”
“咚咚!”耳畔传来梆子咚咚的敲打的声音,两个巡夜的人一边敲着一边扬声喊:“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提着的灯笼发出的幽幽暗暗的光芒。
柳霜儿顿时止住了话头,两人前来见到温渊铭后,当即一拱手:“见过大人!”温渊铭只点了点头,令他们叫来巡城的士兵。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苏家。
木刻的牌匾上刻着苏宅两个黑漆大字,黑夜里越发的气势磅礴,他抬起下巴示意衙役上前敲门。
许久后才有不耐烦,是看门人的慵懒的声音。
“谁呀,大晚上的!”
“去将你们老爷叫出来!”衙役单手叉腰,一手放在腰间的剑上,气势威严。
瞌睡虫顿时被吓跑,瞧见这一身官差的打扮不敢耽搁片刻,匆匆地前去回报,一重一重的院子的灯尽数被点亮,很快响起了喧闹的声音。
二人坐在一旁喝茶,苏老三才一露面,顿时有衙役上前,一左一右狭持着他。
“你们这是?”他的脸色大变,瞧见柳霜儿后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指着她,“放肆,你竟敢来到苏家!”
她却回以甜甜的一笑,身子移开,身后的温渊铭缓缓地转过身来,面色清朗。
苏老三眨眨眼睛,瞧见此人的气质及四周的衙役,有一丝慌张。
“本地的县官老爷忘了吗?”
他们上次曾经见过,那时候的温渊铭是寻常的平民打扮,可是今日的他……
摇了摇头,身子僵硬地怔在原地。
“苏老三,你唆使人入室的案件,现在请去衙门配合调查!”
“绝对没有的事情!”他后退时却被人一把抓住,将人用力往前一推,踉跄几乎跌倒,险险地站住后,后背涔出一层冷汗。
此刻紧张得看向眼前的人,苦着脸,尤其瞧见一旁柳霜儿笑嘻嘻的面庞,简直气不打一出来。
脑中闪过灵光,指着她骂道:“是她诬陷小的,上一次因为她的娘被卖的缘故闹过苏家,她是个刁民,蛮横不讲理!”
“苏老三,别挣扎了!”柳霜儿悠悠地起身,含笑地打量着他,“那对母子已经招认下来,乖乖地随我们走一趟,以免吃苦!”
温渊铭冲着他们示意,众人顿时涌上前来,一左一右将她挟持住。
外面的女眷们被吓了一跳,个个守在门外不敢露面,待到人被带走时,下跪的跪成一排,调怕喊道:“大人,放过我家老爷!”
苏老三耷拉着头,心中有一丝的慌张。深夜抓人可从未听说过。
温渊铭和柳霜儿在一处,她们是何关系,心中七上八下,被身后的女眷们哭得心烦,转而冲着她们吼道:“哭,就知道哭,还不赶紧想办法!”
众人戛然止住哭声,眉头深锁,一时间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一路上,苏老三耷拉着头,经过柳霜儿时阴骘的目光扫来,恨不得将她吞噬。
她却一直笑嘻嘻的。
将人带到了县衙内,进去前她一把拉住了温渊铭,准备作最后的挣扎,“大人!”
“又怎么啦?”温渊铭装作不耐烦,眉头微挑,抿着唇角直盯着她。
柳霜儿柔眉顺目,低声地乞求道:“就一次,就让民女亲自审问?”瞧着外面的钟鼓,还有威严的府衙,不知为何在她面前倒像儿戏,却无法狠下心来拒绝。
“就这一次?”
“是,多谢大人!”她欢欣雀跃时,连忙伸手止住,“你可以当面审问,不能独自审。”
他定是担心自己滥用私刑,影响仕途,柳霜儿暗暗地一挑秀眉,很快扬起面庞,笑靥如花,立刻答应下来,“大人对草民如此体贴,草民自然会报答大人的!”
“不找麻烦就烧高香了!”深深地看向她,抬步跨入内。
深更半夜抓人,在县衙绝无仅有,一路上得知县官对她言听计从,莫非此人有何高招,众人都想见识一番,个个精神抖擞。
待到柳霜儿入内后便眼巴巴地看着她。
伸手打了一个哈欠,柳霜儿扬声说道:“今日时辰不早,先将人关入大牢!”自己上前扯着他的领子往里带!
他们看向温渊铭,见他颔首后方才颠颠地跟了上前。
“你们没有证据不得胡乱抓人!”苏老三不甘心,顿时扬声喊道,却无人应答,直接被丢入了一间牢内。
哐当的一声门被关上后锁了起来,四周阴暗潮湿肮脏,一股难闻的味道直扑而来,她双手抱着手臂,只觉得无处落脚,心下紧张,不安道:“你们,你们……”
急得直顿足,柳霜儿笑眯眯地与一旁的犯人说话。
他们原本神色木然,被柳霜儿用美食勾引得上前,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狂点头,“好啊,好啊!”
离开前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柳霜儿临走前也叮嘱狱卒几句。
“就这些吗?”
“当然!”忙完后,柳霜儿一拍手掌,“大功告成!”浑身轻松往外走去。
谁知道在门外便撞见了温渊铭颀长的身影,月光似水倾泻在他的身上,身形令人着迷,凝视片刻后,突地转过身。
正被发现,好在黑夜中脸皮厚,她坦然地上前去。
他抬起下巴,好奇地问道:“是否也该解释一番今日所做的一切?”
“是个秘密,大人稍安勿躁,待到日日自会知晓!”柳霜儿只陪着笑说道,“等待下去定有惊喜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