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柳霜儿温渊铭《衙门府里娇厨娘》小说

2020-08-01 12:00

衙门府里娇厨娘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衙门府里娇厨娘》是来自作者霞霞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柳霜儿温渊铭,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柳霜儿一直以为温渊铭是个热心肠的好官,为了她悲惨的前半生瞻前顾后,东奔西顾,直到某日被哄骗入了洞房才知道,原来这厮在玩夫人养成计划。

《衙门府里娇厨娘》 第4章 补偿费 免费试读

重新置办好新家,柳霜儿开始盘算日后的长久生活,虽然摆脱了苦海,但是如何生存下去还是个问题。
他们手头并没有积蓄,就算有粮食和蔬菜,也只能够维持短暂的生存。
柳霜儿想干回老本行,做美食发家致富,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也不可能有本钱,或许只能先借钱种庄稼,买卖慢慢养起家。
天一亮,阳光晴朗,柳霜儿一开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是温渊铭身边的那个长随阿九。
阿九在门口等了好一会了,看到柳霜儿出现眼睛一亮,忙吧手中的钱袋子给了柳霜儿道:“今个儿我去柳家,听说你们分家了,问了昨天那个大个子才知道你们在这。”
“这是你们的赔偿款。”
柳霜儿拿着钱袋子一怔,有些茫然道:“这是什么?”
“苏家的银子。”阿九解释道。
柳霜儿蹙眉不悦:“封口费吗?”
阿九气得一跺脚道:“都说了补偿费,哪来封口费这种东西,你之前还夸我们县令清正廉洁,怎么一夜之间就变了人似得。”
“不是,我只是想不明白这钱。”柳霜儿费解,阿九便认真的和她解释了一通,这才知道,这位清正廉洁的温县令不光十分公正,而且思想还十分开明超前。
觉得苏家这一遭,伤害了柳霜儿,还有赵白露的清誉,对于他们日后影响颇大,所以应当拿出补偿。
“所以这是精神损失费。”柳霜儿道。
阿九呆了呆,惊叹道:“精辟,就是这个意思。”
见柳霜儿收下了钱,阿九便打道回府了,回到县衙,将这事和温渊铭说了一番,温渊铭闻言挑眉轻笑:“精神损失费,这词有意思。”
“看来可以把这词收录补充在律法当中。”温渊铭端起茶,后知后觉道,“所以如今他们已经和欺负他们的宁氏分家了,而且还住在茅草屋里。”
“是啊,大人你这一笔补偿可算是雪中送炭,估计能帮他们摆脱困境。”阿九道。
温渊铭放下茶,眯了眯眼:“分家这事也颇有意思,律法条例里似乎也没有针对这类案件的。”
阿九惊讶的瞪大眼,不由道:“大人不会是想好人做到底,帮人帮到家吧。”
温渊铭摆手道:“为官之道,便是如此。”
阿九心中感叹,这柳家定是祖上冒青烟了,能够得此等眷顾照拂。
另一边柳霜儿浑然不觉自己被照拂上了,拿着来之不易的精神损失费开始盘算日后的生活,先行请了大夫前来给赵白露看病。
好在村上的人都知道这母女二人不容易,没有收出诊费,仅仅受了药的钱。
赵白露正是养伤的时候,柳霜儿怕之前宁慧又来找他们麻烦,陈风正好想来帮忙,就请他帮忙照顾下赵白露。
柳霜儿先行去镇上购买东西,古代的农村的田并不像现代那么金贵,因着到处都是荒地,能够自己耕地出现种植的便也就算他们家的。
柳霜儿看茅草屋前那块地还算肥沃,便去买了不少种植,除了日常的小麦,还有一些青菜白菜种子,另外一些家用品也置办了一些。
正买着锅碗瓢盆的功夫,一旁卖伞的大婶突然开张喊道:“明天就要下雨了啊,家里忘记买伞的赶紧来我家带一把走啊!”
柳霜儿不禁发笑:“她怎么这么确定明天会下雨。”
卖锅碗瓢盆的老板解释道:“小姑娘第一次来镇上吧,你不知道这陈老板厉害的很,会预测天气,十有八九都是准的,平日她都不会这么大声喊卖,一旦喊卖就说明要下雨了。”
说罢忙不迭对着老板说了一句道,“陈大娘,给我一把,我家伞又被我家二蛋整坏了。”
这一唱一和颇有些托的嫌疑,柳霜儿虽心中狐疑真实性,但是还是买了一把,毕竟这也是必需品。
回到家中,柳霜儿把在陈家兄弟的帮助下勉强折腾出了一个灶台,看着露天的,柳霜儿想起今日集市上的事,不由道:“万一遇到雨天咋办?”
“给你找个树皮支着。”陈雨说着这话就拿出了一大块树皮盖在了上面,十分简陋,但面前够用。
柳霜儿做了简单的青菜面,赵白露吃着面汤不由感叹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吃好东西了,霜儿这面做的当真好吃极了。”
“好吃的话娘你就多吃些。”柳霜儿甜甜一笑,她当年就是面馆起家的,慢慢连锁到后面开中餐厅,最后做大酒店。
可惜或许是自己太过拼命,就这么英年早逝了。
好在她穿越到了古代,不过一切又要重新再来。不过也让她体验到了好多曾经没有感受过的东西,比如说母爱。
半夜,湿哒哒的雨把就柳霜儿弄醒了,看着从茅草缝隙里漏出的雨,把家中不少东西都弄湿了,她忙起身就把白天准备好的大叶子,补在茅草缝隙上,但还是不够,便直接拿来树皮盖在上面。
起码不能让赵白露和被子淋湿了,否则新伤再加上风寒,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雨并不大,大叶子和树皮勉强遮住了,柳霜儿后半夜再也没睡下,盯着叶子和树皮,怕再次漏了。
也正是这一夜,柳霜儿想明白一件事,不能将就在这茅草屋里,起码得换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屋子。
柳霜儿便去打听村上谁能租房给他们,这价钱又是多少,仔细问下来,租房的并不多,要租的也都是租较大的房子,金额并不是柳霜儿能够承受起的。
正逢柳霜儿沮丧的时候,一个熟悉清朗的声音响起道:“怎么了小丫头,又遇上困难了?”
她抬眸望去,对上一双漂亮的凤眸,温渊铭俊朗的面容十分认真的看着她,她耳根子一红,忙退一步福身行礼。
“草民见过县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