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将门嫡女不好惹

2020-07-31 12:05

第4章雷声大雨点小

盛菲环顾着四周,那三姐妹一幅趾高气昂的嘴脸。

偌大的养心居,盛菲感觉到了莫名的孤独和失落。

“够了!”祖母怒喝一声。

一时间养心居静若寒蝉,谁都不敢再说话,宁氏此时也不敢往枪口上撞,在思量对策。

“祖母。”

盛婉凝还以为祖母会帮自己。

“你们三个是不是要我把府里的下人全都叫来才肯说实话?还是要我对你们的丫头用刑?”

“你看看你们几个,都干了些什么?!我们盛家家风严谨,没想到平日里你们三个仗着对你们的宠爱做出这种以多欺少的事情,而且还互相包庇!不知悔改!”

祖母盛江氏越说越气,手中拄的拐杖敲的地面咚咚作响。

“我平时怎么教育你们的,明姐儿,你来说说!”

“哦……”盛明珠一听祖母突然叫到了自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站了出来,往前走了几步,说道:“父亲常常教育我们,要明辨是非,为人正直,不可欺小。”

盛江氏不是不知道盛菲被其他人欺负,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要是无尘回来,这丫头可不会像以前那么忍气吞身。

祖母江盛氏看了身边的管事妈妈陈妈妈一眼。她不知道盛菲具体遭遇了什么,但陈妈妈一直都知道.

陈妈妈身子就是一抖,因为老太太不喜欢盛菲这个孙女,有些事虽然过分了她也不会和老太太说,而且她收了宁氏的好处。

“好!明姐儿说的好!明姐儿记得,我相信盛婉凝、盛欣汝、盛月彤你们三个不会不知道吧?明知故犯,不知悔改,从今天起你们三个禁足七日,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踏出闺阁半步。”

盛婉凝齐齐松了一口气,得意的看了盛菲一眼,就像是在炫耀.

盛菲冷笑,盛婉凝她们三个对她做了这么恶劣的事情,祖母就只是将她们禁足,祖母的心果然是偏的。

宁氏皱了皱眉,这件事是她主导驱使的,老夫人其实心里都明白,只是不在孩子们面前让她难堪而已。

如果她不出来认个错,老夫人说不定会对她失望,她生了一儿一女,在盛府里地位稳固,但丈夫的心始终不在她身上。

在盛府里的依傍除了盛明珠和盛琏就是老夫人。

“我有些乏了,你们都退下去吧!”

老太太闭上眼靠着椅背,一脸疲惫。

养心居内众人鱼贯退出。

宁氏噗通一声便跪了下去,认错道:“老夫人,我教女无方,你罚我吧,无尘心里一直惦记着她,我心里怨啊……”说完,便开始哭了起来。盛江氏对盛菲的母亲也有很多不满。

盛菲的外家是商贾之家。

盛菲的父亲盛无尘年轻的时候盛家还没有这么鼎盛,盛无尘也没有位极人臣,但盛家也是江淮当地有名的世家,盛家老太太想要盛无尘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名门淑女,但盛无尘却喜欢身为商贾之女的盛菲母亲方氏。

士农末工商商人地位低下,盛家老太太不想让一个商贾之女来当盛家的宗妇,可盛无尘坚持,宁愿这辈子不娶妻,过程如何曲折无人知晓,但盛家老太太只好妥协。

盛菲母亲嫁进盛家以后生了盛菲伤了身子不能再生养。

盛老太太想给盛无尘纳妾让小妾为盛家延续香火,方氏要死要活的不愿意,盛无尘也向着方氏。

盛老太太恨方氏差点断了盛家香火,连带着对盛菲也不喜欢。

说完,宁氏上前抱住了盛老太太的裤脚,不断的拉扯着。像是要把这些年心里怨愤都宣泄出来。

哭着哭着,想到这些年丈夫始终淡淡的,渐渐的也有了几分真情。

儿子对媳妇的冷淡,盛江氏也看在眼里。宁氏各方面都比方氏要好,最重要的是宁氏给她生了嫡长孙,就是看在盛琏的面子上她也会维护宁氏。

“好了!别哭了!你看你,像什么样子!都两个孩子的娘了。”看着宁氏,盛江氏皱起了眉头。

“哼!你当然有错!这几个孩子要是再被惯下去,还像什么大家闺秀?一点仪态也没有!你看盛菲身上都成什么样子了,下手那么狠,看来我平时真的是疏于管教了。我会托人给她们从宫里请教养嬷嬷来,让她们好好学习规矩礼仪省得出去丢盛家的脸。”盛江氏此时当家太太的威严散发而出.

“我今天这么处罚,也是为了明珠好。有三个不晓事的妹妹,传扬出去,对明珠也有碍。人家说起来总是盛家女儿的不是。记住了,盛家女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盛府在江淮地界是有名的世家,往来无白丁,但在京城盛府没什么根基,外人都当盛府是暴发户。

宁氏神情一凛,盛菲的名声那样不堪,是她一手促成的,但现在几个姑娘也大了,马上就要说亲了。要是再传出什么不好的,盛明珠也会有影响。

盛江氏见她的神色也知道她明白过来了,放下心来。

对于盛菲,盛江氏也是内心十分矛盾,方氏的错误她不应该怨怪到盛菲身上。

再看到盛菲那打补丁的衣服,顿时泛起了一丝怜爱之心,怎么说这孩子也是她嫡亲的孙女,这些年日子过得连个体面的丫头也不如。

而且以后盛无尘回来了,万一这件事抖落出来……盛无尘对方氏用情之深盛江氏深有体会。

“哎……盛菲……”

说到这里,盛江氏陷入了沉思。

盛府偏院,华芳正张罗着家丁往房间里搬东西。

以往门可罗雀的住处,此时却热闹非凡。家丁们在盛江氏的吩咐下不停的往偏院里搬着东西,显得好不热闹。

这番待遇以前可从来没有过,往日里能不被克扣例钱就不错了,看着这一箱箱布匹绸缎,还有一些银饰,像是做梦一般。

“小姐,今日你在教训其他几个小姐的时候好威风呢!”芳华心思单纯,丝毫没有怀疑盛菲为什么会有现在的心性。

“芳华,谢谢你。”

轻轻的一声呢喃,盛菲拍了拍芳华的手,由衷的说道。

“小姐……”似乎是想起了以往的种种不堪,在盛菲这一声谢谢中,芳华顿时哭了起来,以往的心酸往事似乎又回到了心头。

“好了,芳华,不哭,我答应你,我们往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