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侯爷独宠:夫人要出逃

2020-07-30 21:06

冷院在傅府最边上,平日里没人来,加之傅宗延命令过这几日让她好好养伤,旁人不得打扰,傅挽云也不例外。

难得清静,黎绾青在院中练习飞刀。身子恢复的不错,刀刀命中靶心。

沙沙,身后草丛有异响,她头也不回的掷出飞刀。

嘭!某人狼狈落地的声音。

“你想杀人灭口啊!”

“谁让你鬼鬼祟祟。”

她继续练习飞刀,来人吃痛揉着屁股,一瘸一拐走到她身边。见她一刀比一刀狠,靶心终于支撑不住被射穿,飞刀‘嘭’的一声射进十米开外的大树中,不禁鼓掌傻笑。

“比起上回见你,你的杀气更加吓人。”

这男人叫莫羡,是她一个月前趁夜外出,路过河边,顺手从一群地痞流1氓手里救下的。

“你怕吗?”

她扭头看着他,面若冠玉,有一双很好看的小鹿眼,总是眉梢含笑,让人如沐春风。

莫羡摇摇头,却是心疼她消瘦了许多,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一切如你预料,可是,你真的要嫁给孤宿白吗?你都不了解孤宿白是怎样的人,你真的要赌上自己一生的幸福吗?”

她笑了笑,没回答,擦了擦手,走到吊床边坐下。

莫羡站在原地,脸色铁青,双拳紧攥,许久后,转身看着她,眼底一片疼惜,“小黎儿,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十天前,她要他散布孤宿白是病入膏肓不能人道的谣言。

三人成虎,加之孤宿白深居简出,鲜少与外界联系,世人信以为真。为的无非是让傅宗延打退堂鼓,重新考虑两家联姻之事,让她代替傅挽云嫁过去。

她也知这是冒险,可是为今之计,她已经没有退路。

“孤宿白是侯爷,我嫁给他就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有何不好?”

“世人皆传孤宿白久卧病床闭门谢客,谁都不知他什么情况,兴许他真的已经病入膏肓不能人道。而且孤宿白已有三个娘子,你又何苦同她人争宠?”

“她们为妾我为妻,何来争宠一说?”

论口才,莫羡真不敌她,更别说她一直逃避这个问题,只能无奈干笑。

“小黎儿,我说不过你,但这真的是上上之策吗?”

“下下策又如何。我问你,你认为这里怎样?”

莫羡不解她所问,打量四周,如实回答,“破旧不堪,非人所住。”

“这不过是肉眼可见,更莫说隐藏在这傅府之下的风谲云诡。或许孤宿白不是最佳人选,但他是唯一能使我摆脱目前困境的救命稻草。”

即便是稻草,也能救命。

莫羡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不如我带你走!”

她愣了下,虽没有看着他,也能感觉到他眼神的炙热。若说这世界是冰冷阴暗,但莫羡待她始终如一,即便没有说出口。

可那又怎样,她不妨做个傻子,不远戳破那层窗户纸,干笑几声道,“天大地大,没有我可去之处。芸芸众生,你不是我要等之人。”

“小黎儿……”莫羡好生无奈,知她性子,张了张嘴,说不出一个字。

“罢了,这傅府本不是久留之地,你更不该白天贸贸然闯进来。若是让侍卫抓住,有你好受。快走。”

“小黎儿,我……”

“小羡,多余的话不要说了。趁没人发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莫羡拿她没办法,嗯了一声,闷闷不乐走到墙边,笨拙爬墙出去。

“小羡。”

“在!你是不是改变主意,打算跟我走……”

“我是想说,我们是永远的好朋友。”

“嗯,好朋友,永远的……”殊不知‘好朋友’这三字,像针般刺痛莫羡的心房。“小苏子,我走了,你凡事小心,照顾好自己。”

“嗯,你也是。功夫不好就待在家里,别傻兮兮的大半夜出门。”

“你才傻兮兮……”

嘭!又摔了个四脚朝天,惹得她不禁勾唇浅笑。下一秒,眉头深锁,惆怅看着阴霾的天空。

山雨欲来风满楼,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她不想把莫羡牵扯进来,牵扯进这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吉凶未卜的战斗中……

翌日。

黎绾青睡得正香,被奇怪的声音吵醒。疑惑睁眼一看,房中爬着许多赤白相间的蛇。

静心一听,院外还有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傅挽云的贴身侍婢春儿。显然是傅挽云为了报仇,让春儿往她房中放蛇。

而院外的春儿和丫鬟们,正静候一场好戏。

不过,黎绾青可不喜欢成为好戏的主角。

“春儿姐,这么久没动静,那贱人不会被咬死了吧?”

“不可能,死了也该出个声啊……”

两人正疑惑,突然,密密麻麻的蛇从房间中射出,几乎占满了仰头的整片天空,乌泱泱的一片,吓得二人瘫在地上,花容失色的瑟瑟发抖。

“快……快赶走它!”

黎绾青从房中快步跑出,轻松抓起蛇,往她们跟前一递。

“你们要不要吃蛇羹?”

“啊!!”

二人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踉踉跄跄跑了。

“不吃就不吃呗,好东西都不知道享受。”

黎绾青三下五除二料理掉蛇,蛇胆做药,以备不时之需,美美享用蛇羹。

吃饱喝足,掐算时间,她稍稍收拾出了冷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