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幸得星光与你

2020-07-29 21:05

狭小的房间里。

散落的衣物,凌乱的床,还有卫生间传来的水声。

磨砂玻璃上,映着男人若有若现的剪影,高大,修长。

我醒过来时,落入眼帘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僵硬地躺了好几秒钟,我终于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啪!

我咬紧牙根,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怎么可能?

我居然和蔺凭川……这实在太荒唐了!

清醒过后,我顾不上酸痛的身体,匆匆穿好衣服,只想离开这里。

一打开门,面前伫立着一道人影,宛如白日鬼魅。

是何婉卿。

此时的她,眼底赤红,脸色狰狞,五官几乎要在怒火的燃烧中移位。

她甚至还穿着大红的绑带睡裙,没等来火热一夜,却荒谬地出现在了捉/奸现场。

“贱/人!”

她直接抬腿,朝我小腹狠狠踹了一脚!

我一时不妨,生受了一记,瞬间被踹倒在地。

“谈梦,你居然敢!”

眼看她步步逼近,我捂着闷痛的小腹,冷汗潸潸,别说站起来,连求救都没力气。

眼看那长长的指甲就要碰上我的脸……

“住手!”

冷冷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蔺凭川裹着浴袍,黑发的梢尾还滴着水,当着她的面,伸手将我扶起。

“没事吧?”

我咬紧下唇,苍白地摇摇头。

何婉卿气得声音都变了调。

“蔺凭川,你还护着她!这是蔺家,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跑去跟保姆过夜……你把我放在哪里!”

“说完了么?”男人的语气冷得快结冰,“我和谁睡,在哪睡,轮不到你插手。”

何婉卿梗着脖子,青筋暴起,“你睡这种女人,你嫌不嫌脏!”

我全程低着头,任由她唾骂,仿佛与自己不相干。

没想到,蔺凭川居然回答。

“在我眼里,她比你好。”

说罢,他颔首低语,“谈梦,我带你出去。”

——

这一次,蔺凭川罕见地动了真火,他命令佣人立刻收拾东西,要带我跟乔乔回东湖的别墅。

下到一楼大厅,蔺老爷子正端坐在沙发上,身边还坐着两眼红肿的何婉卿。

蔺家老爷子扶着拐杖,重重击地,“你什么意思?午饭没吃就赶着要走。”

蔺凭川俊容上如同蒙了一层寒霜,“您准备的汤,我怕是消受不起第二碗。”

汤?

霎时间,我突然回忆起,昨天刘妈特意也给我喝了一碗。

蔺老爷子拉长了脸装傻,“什么汤?”

这件事显然碰到了蔺凭川的逆鳞,他丝毫没有顾忌蔺老爷子颜面,直言不讳。

“饭桌上我喝的那碗汤,谈梦喝的汤,还有恰好出现扶她的佣人……爷爷,还要我再说下去吗?”

这时,何婉卿不可置信地看向蔺老爷子,“爷爷,为什么谈梦也喝了?您不是只给我和凭川……”

蔺老爷子丝毫不虚,“婉卿,我说过,我只要一个健康的孙子。何况,凭川宁可选择进一个下人的房间,也不留在你房里,你该问问自己为什么!”

何婉卿愤怒至极,“孙子孙子,我不是你们蔺家生孩子的工具!”

蔺老爷子老眼眯起,徐徐道,“当年凭川从外面抱回乔乔,你四处宣扬,说那是你怀胎十月生下的。如今蔺家给了你名分,你却开始忘本了?”

一句话,噎得何婉卿无言以对。

我料到何婉卿嫁进来的手段不光彩,没想到,她居然连别人的骨血也敢冒认。

蔺凭川厌烦了这种戏码,他抱起乔乔,对我说,“咱们走吧。”

“你站住!”

一句“咱们”,让何婉卿忍不了了,“我才是你的妻子,你要带谁回家?”

此时,大厅里有蔺老爷子,还有不少下人,无数双眼睛在望着。

何婉卿仗着蔺凭川有所顾忌,以此要挟。

没想到,这一回她失算了。

蔺凭川直视着她,薄唇里吐出了利刃字句。

“何婉卿,三年前你在离婚协议上签完字,就已经不是了。”

“或者说,从你为了节食,命令家里不准做饭,给一岁多的孩子喂抑制食欲的减肥药,从你虐待乔乔,把他逼成自闭……你就已经不配是了!”

霎时间,整个蔺家寂静得掉一根针都听得见。

何婉卿脸上血色尽失,拼命想挽回。

“不,凭川,不是你想得那样,你听我说……我减肥也是为了你,我以为我们会很快有自己的孩子!”

然而,蔺凭川已经厌弃到极点。

“何婉卿,我最后悔的事,就是相信你说会视如己出的鬼话。从今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