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叶良茉夜凉歌小说 叶良茉夜凉歌

2020-07-29 15:01

天为谁春之千金归来

推荐指数:10分

叶良茉夜凉歌是著名作者纪梵烟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顾世子天不怕地不怕,唯一看见某人,心里慌成一片,不想和她下棋,不想和她说话,更不想看见她。叶良茉从未被人这么躲着,她摸了摸脸颊,丑?还是太凶了?为何顾小世子看见自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天为谁春之千金归来》 第十九章 撕纸钱,李利挨打 免费试读

李利今天难得好心情,大小姐与钱通交好,而钱通是他半个师父,他迟早会回到原来的职位的。今天发了工钱,他特意买了夫人安琴最爱吃的点心,和小孩子们喜欢的肉。

还没来得及进门,就看见他家小孩子不知在玩什么?李利手背在身后,笑了声:“二丫三丫,你们看,我带了什么回来?”

二丫三丫是两个小馋猫,一听说爹带了好吃的,什么也顾不得,转身就冲过来。手里白花花的不知是什么。

“爹,你带了什么?”二丫馋得流口水,将细细的手指塞进嘴里,想要绕到父亲背后去看。

三丫也缠着,忽然闻到了一阵香,“我知道了,一定是烤鸡,对不对,我都闻到……”

什么烤鸡?李利笑了,这丫头就知道烤鸡,十回问,十回能答烤鸡。

忽然李利笑容全无,手中的东西“啪嗒”掉在地上。

他终于看清楚那东西是什么。那白花花的,圆形的,中间带着方空的,可不正是纸钱?!

“哪儿来的?”夫人生病卧床,平日最忌讳这个。可小孩子不懂啊,这几个孩子,最大的不过六岁,哪里见过发丧送死人?

“哎呀!爹,你把东西都掉地上去了。”二丫囔道。

“究竟是什么啊,能拆开看看吗?”三丫好奇是不是有烤鸡。

“这纸……这东西是哪儿来的?”李利哪里听得进?话说完,也顾不上问了,冲过去,从几个孩子手中一把抢过来,纷纷撕坏,还丢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

李利这疯样子吓坏了二丫三丫,也吓坏了随后走来的哥哥们,三丫吓得开始哭,二丫一看见三丫哭,也开始哭,老四也“哇哇”哭着,哭得震天响。

可是白纸在笑,白花花的,好像惨白的幽灵,阴魂不散,碎了、破了、脏了,还在那儿嘲笑自己。

李利蹲下,用两只手用力抓,抓得指甲缝儿里也全是泥土。纸钱、泥土一起被抓起,被塞进口袋,

“娘,娘!”老大冲进去喊安氏。

街坊四邻偷偷隔着门缝儿看,只看见李利拽着几个孩子,往院子里走。

胖胖的女人道:“这李家又是怎么了?”

瘦高个子道,“管他呢,再过了病气儿,沾了霉气儿。”

“我的好姐姐诶,你忘了那叶大小姐给了咱……”

“哎呦,你轻声点儿,管他呢,你不说,我不说,叶大小姐能知道?再说了,叶大小姐能差那点钱?”

“总觉得心里头不踏实。”

“我的好妹妹啊,你不是也送过一两次吗?意思意思得了。”

毕竟拿人手短,一听她的好姐妹这么说,胖女人心中稍微宽慰些,拉着好姐妹进屋继续做针线了。

李利还没到屋子里,安氏挣扎着要起身,似乎跌倒了。李利撒丫子冲进去,见安氏疼得脸色发白,他一边将她扶起来,一边笑道:“阿琴,我今天带了好吃的……”他一看手边,竟然啥都没有,糟了,他忘记了!

他冲出来的时候,老二站在门口。

屋里那两个丫头还在哇哇大哭,听得夫人正在安慰她们,这个老二与他,隔着门框相见。进去?害怕;不进去,他也想要母亲安慰,毕竟方才看见的比起张屠夫杀猪,还恐怖!

他静静站着,忽然身后老大跑回来了,“哐当”一声将院门关上,冲了过来,跑得小脸红红的,伸着瘦弱的小胳膊,头低着,眼睛偷偷向上瞟,“爹,东西……”

“乖。”李利摸摸他的小脑袋,又看看老二,道,“老大你拆开分给弟弟妹妹,我去给你娘熬药。”

“诶!”说着,老大费力地抱着一大包吃的,走进屋里,老二见父亲走了,也冲过去帮大哥。

这边李利哪儿有心情熬药,这纸钱就是***的催命符!是***的威胁、警告。

李利生火煎药,柴火有点潮,浓烟滚滚,他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忽然有人用扇子用力扇了扇,明澈的眼睛看着他,“爹,我帮你生火。”

“诶。”说着他抹一把泪,脸上糊了泥道儿。老大纠结了片刻,道,“爹,你脸上有脏东西。”

李利擦了擦,没擦干净。老大看着着急,伸出小手,道,“不是这儿。”他还小,手指很小很瘦,擦起来一点力道都没有,但是脸上表情十分认真。

老大擦完后,就猫着腰开始生火,动作熟练至极,不输给安氏。

他也不过比二丫大一岁,可是却挑了半副家里的担子。诶,李利道,“老大,吃点心了吗?”

“妹妹爱吃甜的,我不爱吃。”

李利瞧着他瘦弱的身体,道,“爹有钱了,你爱吃什么?爹都给你买。”

他转过脸来,狐疑地看着他,目光很快就落下去,他脸上没有喜悦,而是道,“爹,我不喜欢外边卖的,就喜欢娘做的饭,等以后娘好了,再做给我吃……”

李利张张嘴,想要说话,忽然火“彭”一下子升腾了下,老大往后一躲,然后用拨火棍慢慢拨着。“爹,点着了。”

“诶。”李利起身,取出药,开始煎药。两人没有再说什么了。

服侍安氏喝完药,李利出了门,拐到东城外乱石堆上,将纸钱烧了。

月光透过松林,凄凉而恐怖,李利转身往回走,正想着该如何做,李家是无底洞,能怎么办?求钱通?求大小姐,一次两次可以,之后呢?

李利想着,刚拐进小巷,就见对面走来一个刀疤脸,木棍轻轻敲着手心,步步紧逼。“李利,没忘记还钱吧?”

“没,没有……”李利后退一步,撑着墙壁道,“大哥,容我宽限几日,等我一有……哎呦!”

棍子好像雨点一般,不断落下,李利缩成一团,只听几个人边打边骂,“你当我们是谁?宽限几天?跟阎王说吧!”

“住手!”几个人停下动作,李利歪着头看到黑暗中走来一个一身儒衫的人——余潜。身后的那人看不清楚,一身黑衣,却浑身都散发黑色冷气,好似毒蛇。

“诸位,给余某一个面子,这位兄弟的钱,我替他还。”

余潜猛然抬眼看他,脑海里掠过,他说不出“不”,他实在需要钱。叶樵老爷在的时候,他因为妻子的病,工作中偶有差错,被赵卓降为工头,如今钱通管工人,他的职位还会涨上去的。

可是……可是再这么快,也来不及,后退,他会死,他妻子会死,他的老大、二丫、三丫、老四都会死……

他说不出“不”。

月光中,他歪靠着墙,墙实在太高,因而月光照得到的地方太少。

正想着,余潜身后走出两个人,将他架起来。月光太白,好像冰刃,一瞬刺进眼中。

他们靠着墙根儿,绕过余潜和他身后的人,月光便又被墙遮着,黑漆漆的。

他迟早会走出这步的,他不是早就偷偷去看过账本吗?他脑子混沌地想,迟早会走这步的,只是早晚的问题,只是将账本卖给谁的问题。余潜不曾在他考虑范围内,但,余潜这人为何就盯上了他这个小人物了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