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嫡女御夫

2020-07-29 09:04

没错,此刻薛柔儿体内的灵魂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个天残少女,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高级玉石鉴定师薛柔。

脑子里混乱的记忆令薛柔双手抱头蹲下身子,身后是熊熊大火,她却觉得遍体生寒,还有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在提醒她还活着。

“大小姐……太好了,玉奴找到您了,呜呜呜……”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将薛柔儿紧紧抱住。

“嘶……疼……”薛柔儿费力的吐出两个字。

玉奴立即松开手,愣愣的看着她半响,大小姐会说话?听错了吧?随后猛的将她背在后背上,别看她身材瘦小,力气却很大,背着薛柔儿一路小跑进了一个院子。

她将薛柔儿放到床上,说道:“大小姐,快点,这是奴婢和您的银子,您快跑吧,等老爷记起您时会打死您的。”

薛柔儿脑中立即如放电影一般将这个身体的记忆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好一个命苦的女子,最后竟死的如此屈辱。

“不,我不走,我要救娘亲!”薛柔在得到薛柔儿全部记忆后决定留下来,她要替这个身体报仇,要为这十四年来所受的凌虐讨债。

玉奴噗通一声跪在薛柔儿面前,哭道:“大小姐,今日若不是二小姐将奴婢骗到大夫人那里,您就不会被冤枉了。现在奴婢求您了,快逃吧,老爷的脾气您不是不知道,他真的会打死你的。”

薛柔儿动了一下身体,她皱眉思忖:“那稳婆不是用手指将她的身子破了么?可是也不至于流这么多的血啊!”

她脑中灵光一现,血泪斑斑的脸上浮现一丝冷笑,原来是这样……她此刻已经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将自己的冤屈洗刷干净。

玉奴看见薛柔儿脸上的冷笑吓了一跳,突然觉得眼前的大小姐是那么陌生。不仅会说话了,还露出那么恐怖的笑容,她是真的吗?

想到此,玉奴试探的说道:“大夫人将奴婢买回来时奴婢就是大小姐的人了,奴婢愿意替大小姐去死。”

薛柔儿看着玉奴的脸,说道:“你是我捡回来的啊,怎么会是娘买的?那时候我八岁,你十岁。”话说的越多越顺溜,声音也由嘶哑变的婉转。

玉奴是个心思慎密的人,她又说道:“小姐,您待奴婢如亲姐妹,奴婢不能看着您送死,将来您出嫁,奴婢还得为您试婚呢!”

薛柔儿脸色一变说道:“胡说,我何时说让你试婚了?我说过将来会给你找个好婆家嫁了。”

玉奴这才露出释然的表情,说道:“真的是大小姐,你怎么会说话了?”

薛柔儿说道:“你过来,我跟你说……”主仆二人开始了咬耳朵!

玉奴听完薛柔儿的话有些犹豫,问道:“大小姐确定要这样做?”

薛柔儿说道:“没错,只有这样才能洗刷我的冤屈,否则娘亲的脸面何在?你快别磨蹭了,想必现在祠堂的大火已经扑灭,他们很快就要找上门儿来了。”

玉奴见薛柔儿目光坚定,立即起身离开屋子,到了门口她回头望了一眼薛柔儿,眼中是浓浓的担忧。

“快去吧,你若慢了,我恐怕活不成。”薛柔儿不得不威胁她一下。

果然,玉奴闻言再也没迟疑,立即撒腿就跑。

薛柔儿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破烂的如同非主流的乞丐服,不过令她欣慰的是身上的伤口都不再流血。

趁着那些人还没找上门,她忍痛翻出一件干净的衣服换上,简单的洗净手脸。镜中的那张脸与自己前世不相上下,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坯子,只是这个身体营养不良,太瘦弱了。

在她刚刚躺到床上时门就被人踹开,依旧是薛立出的脚。

“九夫人站在薛立身后,见到换洗干净的薛柔儿后脸色一沉,喝道:“贱人,居然还敢回来?”

薛柔儿嘴角一弯,泛起冷笑:“贱人骂谁?”

九夫人闻言居然没反应过来,立即说道:“贱人骂你。”

薛柔儿呵呵一笑,说道:“哦,贱人骂我。”

她话音一落屋内再也没了声息,所有人都惊讶的盯着她,怎么天生的哑巴会说话了?当众人从震惊中恢复后又想起方才的对话,个个脸上忍俊不禁的模样令九夫人臊的满面通红。

薛立眼神复杂的看着她,问道:“你是谁?”

薛柔儿起身勉强一礼,说道:“女儿拜见爹爹。”

薛立脸色一沉,说道:“我女儿生来就是哑巴,而且反应迟缓,说,你到底是谁?”

薛柔儿不惧不畏,淡淡一笑道:“女儿的确是爹爹柔儿啊,人可以作假,但胎记不能,”她将右手心伸开,里面有个绿豆大的元宝状红痣。

薛立狐疑的用手摸了摸,这是真的,那么说眼前会说话的女子正是自己如假包换的大女儿——薛柔儿。

九夫人迈步过来,说道:“老爷,姑且不管她是谁,还是早点解决了,不然明日传了出去,我们薛府的脸面何在?”

薛立闻言眼中闪过狠戾,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扔过去:“看在我们父女一场的情分上,给你个痛快。”

薛柔儿接过匕首,这匕首的鞘上嵌着一块鸡血石,入手温润,她前世的职业病立即犯了,居然不是拿着匕首自尽,而是将鸡血石放到蜡烛处烤了起来,没多久鸡血石上的红色变成了紫色。

“居然是真品,血色鲜艳凝聚不散,可惜就是不够厚,倒也算得上精品了。”薛柔儿笑声的喃喃自语却令薛立对她侧目。

九夫人站的远,没听清她说什么,如膏药一般贴到薛立身上,说道:“老爷,您看她痴痴傻傻,怕是癫狂了,不如找人送她一程算了。”

薛立仍旧没有动,甚至连九夫人的话都没听见去,一直看着判若两人的薛柔儿。

九夫人见他不搭话,以为他同意了,立即说道:“来人,送大小姐上路。”

两个家奴立即一左一右抓住薛柔儿的双臂,另一人夺过匕首抽出利刃,可对着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他居然有些下不了手。

九夫人喝道:“愣着做什么?谁杀了她,本夫人赏银百两。”

拿刀的仆人一听,立即被银子吞了良心,手中利刃向薛柔儿的心口刺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