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将军:夫人她又闹和离了

2020-07-28 21:05

随后恢复如常,宋恒放下勺子笑着道:“味道是淡了些,可能是厨房的人没熬好。”

很显然这人参鸡汤是水兑的,但是他却不能再婉儿面前动怒,不能让她知道厨房的下人拿兑了水的人参鸡汤胡弄她。若她知道了,心中必然会难受。

沈婉看了宋恒一眼,他的反应与她预想的不一样呢!她以为他得知后,当下便会找厨房的人兴师问罪呢!没想到,他却找个了厨房的人没熬好的借口。

哎……这男人,果真是有了新人忘旧人啊!大猪蹄子,就是大猪蹄子,她竟然还觉得他会替她做主呢!

宋恒的反应,让秋菊也十分失望。

看来将军也变了,他以前明明对夫人很好的,如今知道厨房的人胡弄夫人,轻贱夫人竟然什么都不做。

宋恒要在秋实院儿吃早饭,这点儿菜自然是不够的,便又吩咐秋菊去厨房端了些饭菜来。

不过这个早饭,宋恒也吃得十分不愉快,因为他发现,后要来的饭菜与妻子一开始吃的,完全是两个味道。

饭罢,秋菊收了碗筷,泡了一壶绿茶来。

“夫人可想起些什么来了?”宋恒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沈婉问。

沈婉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道:“偶尔会有些画面在脑中一闪而过。”

“什么样的画面?”宋恒问。

“好像是我在码头上扛大包的画面。”沈婉说着,故作不解的看着宋恒问道:“我不是将军夫人吗?怎么会在码头上扛大包呢?”

宋恒面露愧疚之色,回道:“那时候我还不是将军,被强制征兵,你为了我娘和孩子们不饿死,便去码头上扛大包换米。”

“原来是这样啊!”沈婉低着头,嘲讽的勾了勾唇。

二人坐在一起,又说了一会儿话宋恒才离开。

宋恒走后,沈婉便凭着记忆,将藏在床下的钱匣子找了出来。

那钱匣子里,有十锭五十两种的银子,和五十两碎银子。

宋恒的月俸就一百二十两,早年封将军时皇上赏的地,宋恒都买了给那些战死沙场,或者伤了胳膊伤了腿儿的兄弟们做抚恤金了。

这将军府又没有其他进项,这一百二十两银子,要养将军府五十多号人。

而且,宋子玉再等两年就要出嫁,也得攒嫁妆,所以这原主便抠门了些,节俭了些,这才攒下了这五百多两银子。

这本是给宋子玉攒的嫁妆,但是沈婉觉得这些银子给那小白眼狼做嫁妆实在是太可惜了,所以这些银子她决定留着自己花。

沈婉从匣子里拿出了十两银子来,然后便将匣子放回了原处。

“秋菊。”

“诶”正在清扫院子的秋菊放下了扫帚进了屋。

“夫人有什么吩咐?”

沈婉道:“你拿上这些银子,出去买些米面,肉菜,油盐酱醋回来,日后我们就在院中的小厨房单独开火。”

既然那宋猪蹄子不管,她日后便自己开火吃吧!她可不想虐待自己的胃,而且这院儿里本来也有小厨房,只不过从未用过而已。

“为什么?”秋菊脱口而出。夫人一向节俭,怎么会忽然想起要单独开火呢!

沈婉翻了翻白眼儿道:“因为厨房做的饭菜实在太难吃了,我怕我再吃下去,会越来越瘦。”

秋菊今日也吃了些早上夫人和将军吃剩下的菜,开始给夫人准备的那两道,的确是难吃了些。她今早瞧见,将军也吃那两道菜了,他定然也发现了,但是却什么都没说。

“奴婢这就去。”秋菊伸出双手接过了银子。

秋菊出去了,沈婉也没事情做,便在府中转了转。府中的下人,和府兵虽然见着她,都给她行了礼,但是脸上却并无恭敬之色。

转了一圈,欣赏了也一下古代的园林建筑,沈婉便回了秋实院儿。没过一会儿,秋菊便背着一背篓食材回来了。

秋菊先是收拾了一下小厨房,随后便又将买会来的东西归置了一下。弄完便已经是正午了,因为来不及做午饭了,秋菊便又去了大厨房拿饭。

午饭是香酥鸭子,仔姜炒肉,小炒黄豆芽,还有丝瓜肉丸汤,和一盅人参鸡汤。这菜色,比以往都丰富了许多。

秋菊把饭菜摆上桌后,沈婉颇为意外,虽然还不知道味道如何?但是这菜却也算得上是色香俱全了。

沈婉坐下尝了尝,发现这味道也很是不错,而且,那人参鸡汤的味道也很香很浓郁。

难道是宋恒去说过厨房的人了?

“秋菊,你方才去拿饭,厨房的人态度有何不同?”沈婉看着站在一旁伺候的秋菊问道。

秋菊道:“好了许多呢!”

以往厨房的人都对她爱搭不理的,可是方才,却对她十分恭敬,给的饭菜也非常好。

“奴婢觉得,定是将军私下去说了厨房的人。”不然,厨房那群人也不会有这样的转变。

沈婉又问:“那厨房的人员可有何变动?”

秋菊想了想道:“并无变动,大家都在呢!”

看来着厨房的菜还是吃不得,虽然说,宋猪蹄子私下去说了厨房的人,这饭菜也变好了。但是那被说了的人却还在厨房啊!要是她怀恨在心,在她的饭菜里加料怎么办?

不是她把人想得太坏,是人心本来就这么坏。

吃了午饭沈婉小睡了一会儿,然后便去小厨房瞧了瞧,见秋菊买黄瓜回来了,便在秋菊诧异的目光中,将黄瓜切片儿覆在了脸上。

因为宋家的晚饭,是要一大家人一起去刘氏院儿里吃的。

所以,快到饭点儿时,沈婉便去了刘氏院里。

吃晚饭的时候林晴雪对沈婉格外殷勤,不停的给沈婉夹菜,还问菜合不合胃口,一副宋家当家主母的架势。

两个孩子也就是见着沈婉的时候唤了一声娘,然后便未再与沈婉说过话。

饭罢,一家人便坐在小花厅里一起聊天儿。

宋恒还询问了一下,宋子凌的课业。

“对了,”与宋子玉坐在一起说笑的林晴雪忽然想起件事儿来,看着沈婉道:“早前姐姐一直昏迷着,娘和付夫君便让我掌了家。但是我到底是年幼,不及姐姐做事妥帖。如今姐姐醒了,这掌家之权还是交还与姐姐。”

沈婉抬起了眼皮,这后宅的女人不是都挺喜欢执掌中馈吗?这林晴雪怎么还要交还出来呢!还是说,她这是在以退为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