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我家王妃又惹祸了_醉风流

2020-07-28 12:02

一本非常优秀的古风言情小说《我家王妃又惹祸了》,网络作者“醉风流”原创的一本小说《我家王妃又惹祸了》,讲述了“花娆月君墨染”之间情感曲折的故事,主角是“花娆月君墨染”的小说是《我家王妃又惹祸了》,喜欢这本小说的快来看看吧。

在线阅读地址

《我家王妃又惹祸了》精选章节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谁也没想到这燕王妃会主动提及此事。

原本君青煜和太后正等着拿此事朝君墨染发难呢,这会儿突然被花娆月自己提出来,两人也皆是一愣。

君青煜皱眉不语,太后却是眯了眯眼,轻拍了拍花娆月道:“你倒是跟哀家说说,这流星寨的土匪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天……”花娆月一张口,又是一阵泪如雨下,此时她也顾不得抹泪:“九皇爷生辰,王爷带妾身参加九皇爷的生辰宴,之后我们就准备回燕州,结果晚上在休息的客栈,有土匪闯进来将月儿掳了去,那土匪正是那流星寨的大当家,他将月儿带进了流星寨……”

后面的事情,花娆月没说了,不过就是一个劲的哭,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倒是让在场所有的男人都忍不住为之动容。

就连君青煜听到花娆月被流星寨的土匪掳了去,眼底也流露出一丝杀意来。

太后也是一脸惊讶的样子,然后震惊地看向君墨染:“老七你为何没有护好月儿?”

君墨染瞥了眼还一个劲落泪的花娆月,皱了皱眉道:“太后您也看到了,臣有腿疾,那流星寨的大当家修为高深,臣已经尽力去追了,却还是没追上。”

……这理由冠冕堂皇,太后一时被噎得没话说。

不过君墨染知道她想问什么,倒是如了她的意,又道:“虽然没追上,不过臣立刻让人回燕州点兵到了流星寨,顺利剿了匪,成功救出了娆儿。”

终于说到这个话题了,太后顿时脸色一冷,声音严厉道:“老七,你竟敢私自调兵,你可知这私自调兵是谋逆之罪。”

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君墨染,等着看他怎么回答。

谁知君墨染却是丝毫没有慌张,只淡淡地朝太后躬身道:“臣罪该万死,请皇上和太后责罚。”

没想到燕王竟然直接就认罪了,一句罪该万死,倒是打得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那些原本想要跟着参君墨染的朝臣们,此刻见他自己认了罪,都没办法再再出来了。

人家直接都认罪了,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就连太后和君青煜也都有些愣神。

不过很快君青煜就板着脸看向君墨染:“皇弟明知这私自调兵是死罪,为何不加急回来回禀,难道朕还会不同意你调兵去救表妹。”

“当时情况十分紧急,臣心急救娆儿,是臣疏忽了。”君墨染再次躬身认错,不得不说这认错的态度是十分得好。

君青煜皱着眉,一时竟没有话回了。

他若是狡辩,他倒是可以严词厉喝,如今却像是一身的蛮力无处使似的。

旁边的太后可不管这么多,见君墨染认了罪,便直接道:“虽然老七是救人心切,可到底私自调兵是重罪,念在你一心为了娆儿,哀家也就不重罚了,那就……”

“多谢姑母,月儿就知道姑母最疼月儿了!”太后的话说到一半,花娆月突然抱紧太后感动涕零地道,“姑母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若是王爷晚来一步,月儿可真就要以死护清白了,还好王爷来的及时,月儿才没用被那人侮辱。”

说着,又是一阵稀里哗啦的哭。

太后后半句“把兵符交出来”的话,卡在喉咙口难受得她想死。

太后脸色铁青地看着花娆月,突然像是不认识她了一样。

这死丫头到底在干什么?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她这样说,还让她怎么处罚君墨染!

君青煜也没想到花娆月会突然打断太后的话,看着她的目光也狐疑起来。

花娆月抬眸瞄了眼太后那张难看的脸,突然一脸感激地喜极而泣道:“姑母对月儿真是太好了,月儿真怕会因为自己而连累了王爷,还好现在没事了,月儿也放心了。以后月儿一定会孝顺姑母的。”

花娆月说着感激的话还觉得不够,又离太后远了些,跪下朝两太后磕了好几个头。

花娆月这一搞,彻底把太后给搞懵逼了。

皱眉瞪了花娆月好一会儿,太后才压下心中的怒火过去将花娆月扶了起来:“月儿这是做什么,你是哀家的亲侄女,哀家不疼你疼谁。既然老七是为了救你才私自调了兵,那哀家也就不罚他了。”

说着又点了点她的俏鼻:“你满意了?”

花娆月顿时俏脸一红,羞涩道:“多谢姑母。”

太后目光幽深地盯了花娆月几眼,然后松了她的手:“行了,你和老七这一路奔波,先下去休息吧。”

“是。”花娆月又冲着太后和君青煜福了福身,才退回到君墨染身边。

君青煜明白太后的意思,也看着君墨染和花娆月道:“那皇弟就先跟表妹下去休息吧,你之前住的星辰殿朕已经让人收拾出来了,你们暂时就住那里吧。”

君墨染皱眉道:“臣不敢打扰皇上和太后,想要回燕王府去住。”

刚刚君青煜说的星辰殿,是之前他做皇子的时候,在宫里的宫殿。至于他说的燕王府,是君青煜登基之后给他在京城安置的府邸,只是他没在那府里住过多久就被贬燕州了。

君青煜目光幽深地看他一眼,笑道:“皇弟难得回京,朕和母后都甚至想念皇弟,皇弟还是住宫里吧,也方便母后见见表妹,毕竟表妹和母后情同母女,这么久没见,总是要说说话的。”

君墨染微不可查地蹙了蹙眉,不过还是躬身应了:“如此,那就叨扰皇上和太后了。”

花娆月也朝着君青煜和太后福了福身,才推着君墨染出去。

外面,离落离清他们见两人安全出来都默默松了口气。

“走吧,去星辰殿。”

“是。”君墨染一声吩咐,离落立刻便推着他出了御书房。

花娆月带着连翘和铃兰连忙跟上。

花清雨则是恋恋不舍地朝御书房里面看了一眼,才跟着出了御书房。

因为有花清雨在,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倒是花清雨见他们不说话,憋不住问道:“王爷王妃,皇上和太后刚刚没有为难你们吧。”

花娆月闻言顿时不悦地嗔了她一眼:“三姐姐说什么呢,姑母和表哥对我这样好,怎么会为难我和王爷。”

……花清雨想看白痴一样看着花娆月。

这个白痴女人,还真以为太后和皇上对她好呢,他们不过是利用她在君墨染这里收集情报而已,难道他们真的会因为她这个白痴而放过责问君墨染的机会吗?这怎么可能!

花清雨也懒得跟她说明白,不过看花娆月刚刚的表情就知道刚才太后和皇上竟然没有责问他们。难道是要等明天。

花清雨满怀心思地跟着两人到了星辰殿。

“本王喜欢清静,你就住旁边的侧殿吧。”君墨染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花清雨,便转身进了主殿。

花清雨正好也不想跟着他们住,那样不方便她行事,这会儿听到他让她住侧殿,顿时心里一喜,便朝着君墨染的背影福了福身。

进了星辰殿,花娆月好奇地左右看看:“这就是你之前住的地方?”

“嗯。”君墨染点了点头,看向离清。

离清立刻会意地出去了。

花娆月心里一紧,立刻看向君墨染:“怎么了?”

“这里不比别处,小心点好。”君墨染看着她小声道。

花娆月立刻明白地点了点头,推着他进了屋子。

这里可是君青煜跟太后的地盘,的确是该小心些。

进了屋,花娆月连忙又关上了房门,然后蹲到他身边小声道:“是不是有人在监视我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