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养崽也养你

2020-07-28 06:03

到时候苏果还不是像其他艺人一样跪下来求她原谅。

想到以后能利用苏果赚大钱,赵丽华的心情简直升到了天堂。

一路上,赵丽华都在哼着歌。

等到她公司准备享受接下来的人生高光时,却在公司门口听到凄厉的惨叫声。

紧接着,一只老鼠朝她飞奔而来,直接落在她的头顶上。

安静、沉寂、死一般的寂静。

赵丽华傻站在原地。

头上的老鼠好像也被赵丽华吓到了。

它蹬着赵丽华的头发跳上前台,又灰溜溜的钻出公司大门。

站在门口的赵丽华放声尖叫,她怒气冲冲的踩着高跟鞋上楼。

正当她准备对苏果破口大骂时,眼前的景象让她头发发麻。

老鼠,到处都是老鼠。

黑压压的一片。

有的在桌子上、有的在水杯里、有的在人身上、还有的成群结队的压在窗户边上。

“啊!”

又一只老鼠爬到赵丽华的脚上。

她气得来回跺脚:“这是谁弄来的?”

公司里还没被吓傻的女秘书回她:“呜呜……老板……你可算来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知道今天上午有三个穿西装的男人,拿来了三个纸箱,我以为是公司的快递就打开了,谁知道这里面全是老鼠。”

“砰!”

还没等赵丽华回女秘书,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关上了。

赵丽华疯狂敲打着门:“苏果是不是你干的?你赶紧把门给我打开,啊……啊……啊!”

一只又一只老鼠爬上赵丽华的身上。

杀猪般的惨叫的惨叫从办公室里传出来。

正准备来报仇的苏果听到楼上传来的声音,眉头不由自主的皱起来。

她在车子里等了一会儿,准备观察观察情况再去公司。

还没等**坐热。

就看见一个身穿格子衬衫的男人从公司里面出来,他的身边还跟着三个穿西装的保镖。

离近后,苏果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是梁飞,他怎么在这里?

梁飞离开后。

苏果心事重重的上了楼,越往楼上走越担心。

“苏果你快放我出去,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全部都发出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放的老鼠!”

“我限你三分钟内把门打开,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翻身!啊……啊啊!”

赵丽华的话被一声声惨叫淹没。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苏果原本还挺担心的。

但听到赵丽华的声音后,她面无表情下楼去前台喝咖啡,享受赵丽华独有的惨叫声。

昨天找人强女干她,今天就要公布她的**,甚至还警告苏果说不放了她就让苏果没法翻身!

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趾高气扬的求救,这赵丽华真不要脸!

晌午的阳光有些热。

但前台的阳光暖洋洋的。

特别是伴随着赵丽华的惨叫声,苏果整个人舒爽了不少。

阳光越来越热。

办公室里的声音越来越小。

苏果感觉差不多了,她慢悠悠的起身上楼。

她故作惊讶的站在办公室门口:“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办公室的门被锁上了?”

里面。

大家战战兢兢地立在办公桌上。

外面的声音就好像救世主一般的存在,一个小职员焦急的喊。

“苏果,是你来了吗?你赶紧放我们出去,这里都是老鼠!”

他们在里面既打不了电话,也没法叫人,都快被这些老鼠折磨疯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苏果故作疑惑。

“苏果,你别给我装了!办公室里的这些老鼠肯定都是你的杰作,我劝你赶紧放我们出来,不然等警察来了,我就不是这个态度。”赵丽华尖锐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苏果翻了个白眼,她趴在办公室的门边上,故作委屈:“赵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苏果再不来门,信不信我把你的**爆出去?”赵丽华嗓子都快吼哑了。

“赵姐你说什么?什么**?”苏果打着哑谜。

办公室里。

其他人纷纷幽怨的看向赵丽华。

这都什么时候了赵丽华还在威胁苏果,她就不怕苏果不给他们开门?

现在大家都在里面,如果苏果被赵丽华气走了,那他们什么时候出去都是个问题!

众人纷纷看不下去了。

“赵姐您就别威胁苏果了,您刚刚都在那喊半个小时了,苏果都没应你一声,这老鼠明显不是苏果放的。”

“是啊,赵姐您就别提这事了,赶紧让苏果放我们出去吧。”

“对啊赵姐,这老鼠也许是仇家放的,您就别和苏果吵了。”

“赵姐,苏果平时人很好的。”

“你……你们!”赵丽华像吃了屎一般难受。

苏果在外面将里面的话一字不落的听进心里,她本想吓一吓赵丽华,却没想到这些同事还算有点良心。

既然,这样,她也就不跟赵丽华玩了。

苏果找了开锁的锁匠,把办公室的大门打开。

乌泱泱的老鼠朝门口跑来,渗得她头皮发麻。

她赶紧跑到一边,这韩景洲也太狠了。

她以为就放了几只老鼠,看那个架势怎么也有二三百只。

再看向办公室里,七八个女同事站在办公桌上,一身狼狈的像是从难民营出来的。

但要说最狼狈的还是赵丽华,她脸上的妆都花了,头发也乱糟糟的像杂草,就连身上的衣服也被老鼠咬了不少的洞。

苏果一脸担忧地看向赵丽华:“赵姐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苏果的关心对于赵丽华来说就是侮辱,她想都没想就朝苏果扑了过去。

却不想赵丽华脚下一个趗趔,踩到了老鼠,朝楼梯下扑了过去。

老鼠的凄戾和赵丽华的惨叫声在楼梯下循环播放。

苏果偷偷地瞄了一眼。

她看见赵丽华的身上挂着十多个老鼠,地上还有几只不知道是被赵丽华压死还是踩死的老鼠。

她哆嗦了一下,太渗人了。

众人也没管赵丽华,她这个时候完全是自作自受。

大家纷纷将苏果围住感谢她过来开门。

苏果笑了笑没说什么,余光落在掉在地上的新闻早报,她瞳孔一缩。

报纸上的男人浑身**,血淋淋的身体在油柏路上,那熟悉的面孔和肥硕的肚腩深深刺到了她的眼。

推荐阅读: